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七十二章 抱緊
    寧喬喬瞇起眼看過去,出來的急她沒有帶隱形眼鏡。

    你就是這個男人的妹妹?帶錢來了么?那個角落里出現幾個男人的身影,朝寧喬喬走過來。

    寧喬喬皺了皺眉,警惕的看著這些靠近的人,小西走過來握住她的手:小喬別怕,他是我們老板,不會把你怎么樣的。

    那要看你付不付酒錢了,你要是不付錢嘛……

    老板意味不明的笑了兩聲,嚇唬寧喬喬。

    寧喬喬皺了皺眉,問道:多少錢?

    她早就料到來的是要給錢的,所以帶了錢包過來。

    不多,2700。

    老板說道。

    老板!小西驚呼一聲,很顯然老板報多了。

    這間酒吧開在學校旁邊,不可能有這么高的消費水平,而且冉文軒只有一個人,要喝多少就才能喝夠2700這個數。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顯然不適合討價還價。

    這里沒你的事。老板威脅地瞥了一眼小西。

    寧喬喬直接將錢包拿出來,數了2700遞給老板:這是他的酒錢,現在我可以帶他走了吧?

    2700是她這段時間打工掙的錢,現在又全沒了。

    老板接過錢來點了點,見錢一分不少就遞給身后的一個人,笑著看著寧喬喬:小丫頭長得挺好看的,膽量也不小,怎么樣,我們交個朋友唄,過來一起喝一杯。

    我不會喝酒!

    寧喬喬說罷就朝冉文軒走去,要趕緊離開這里才行。

    別急啊。老板一把從身后抓住寧喬喬的手臂,意味深長地笑著看著她。

    寧喬喬頓時臉色大變,掙扎著要甩開老板的手:你干什么?放開我!

    老板!她是我的朋友!你別這樣!

    小西也上來幫忙。

    喝點酒而已嘛,大家認識認識,我又不做什么,你怕啥?

    老板一邊笑著說道,一邊用大的出奇的力氣將寧喬喬往旁邊拖去。

    寧喬喬驚恐的尖叫:你放開我!放開!我要報警!

    來啊來啊,我給你抱緊,哈哈,抱緊就抱緊。

    老板故意曲解寧喬喬的意思。

    ……

    眼見她就要被拖到那個昏暗的角落,寧喬喬情急之下抓住一張桌子,奮力的反抗。

    就在這時,趴在吧臺上爛醉如泥的冉文軒忽然動了一下,抬起頭半醉半醒的朝吵鬧的方向看過來:喬喬?喬喬你在哪?

    冉文軒暈乎乎的打了個酒嗝,自嘲的笑了笑:我喝醉了,做夢了,喬喬……

    冉文軒!

    寧喬喬忽然拔高的叫喊聲讓冉文軒猛地清醒起來,甩了甩頭,重新朝那個方向看過去:喬喬?

    是我!快來救我!你們放開我!

    寧喬喬驚恐地大喊道。

    喬喬,真的是你!

    冉文軒瞳孔狠狠一縮,猛地站起身來,卻腳下一軟又摔倒下去,爬起來朝寧喬喬跑過來。

    接下來,便是混戰!

    直到寧喬喬和冉文軒還有小西跑出來,跑到離酒吧有一截距離的馬路上,三個人停下來喘氣,寧喬喬才發現冉文軒身上有多血。

    寧喬喬順著那些血跡抬起頭,看向冉文軒的腦袋,眼睛頓時驚恐的放大:冉……文軒哥哥,你……

    小西聽到寧喬喬的聲音,也朝冉文軒看過去,頓時不可置信的倒吸一口涼氣。

    只見冉文軒的頭上,有一個地方正在不停的往外淌血!

    滴滴答答的血落在腳下的馬路上,冉文軒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受傷了,捂住留學的傷口,咧開嘴對寧喬喬笑了笑:喬喬,我沒事。

    話音剛落,人便轟然到了下去。

    冉文軒!

    寧喬喬大喊一聲,接住冉文軒。

    天吶!小西尖叫一聲,寧喬喬轉過頭朝她喊道:快去叫車!

    小西這才反應過來,跑到馬路半年攔了一輛出租車,司機一看冉文軒渾身是血,怕惹上麻煩說什么也不能載,寧喬喬給了三倍的車費,司機才勉強同意,拉著冉文軒去了醫院。

    急診室里,醫生給冉文軒清創的時候冉文軒漸漸醒過來。

    小姑娘,你男朋友醒了,別動!

    醫生朝寧喬喬喊道。

    等到一旁的寧喬喬立刻走過來,來不及和醫生解釋,緊張的看著冉文軒說道:你有沒有事?感覺什么地方不舒服?

    能有什么事啊,就是腦袋被瓶子砸了一下劃了一條口子而已。醫生說道:男人哪有那么虛弱,流點血沒事。

    寧喬喬抬起頭看了一眼醫生,還是緊皺著眉看著冉文軒。

    乖,哥哥沒事。冉文軒說道。

    ……

    寧喬喬點了點頭,剛才那個酒瓶子是砸向她的,是冉文軒幫她挨了那一下。

    喲,你們不是情侶啊?是兄妹?醫生八卦道。

    寧喬喬沒有理話多的醫生,冉文軒更沒理,書生氣的黑眸直直的看著寧喬喬,仿佛要將她看到靈魂深處去。

    醫生給冉文軒處理完后離開處置室,冉文軒看著寧喬喬,開口問道:你怎么會去酒吧的?

    你怎么會去酒吧的?

    寧喬喬皺起眉反問。

    冉文軒一震,看了一眼寧喬喬說道:我……我本來是去你學校找你的,但是他們說你已經不住校了,我心里很煩,就隨便找了一家酒吧進去。

    借酒消愁嗎?寧喬喬緊皺著眉:冉文軒你多大的人了?還要做這么幼稚的事情!你是一個高學歷的海歸、是冉氏的負責人!你看看你都在做什么事情,萬一被有心人看到,你的形象都不要了嗎?

    寧喬喬氣得胸脯劇烈的起伏,難以置信的看著冉文軒。

    處理室里頓時陷入死寂,寧喬喬繼續可以聽到自己和冉文軒的呼吸聲。

    那我能怎么辦呢?冉文軒低落的聲音幽幽地說:我找你、我向你解釋,可是你都不聽,不肯再給我機會;我甚至都沒皮沒臉的去纏著你,可是你反而卻對我更加厭惡。喬喬,你告訴哥哥,除了喝酒我還能怎么辦?還能怎么辦?

    說到最后幾個字,冉文軒低下頭捂住臉,聲音有些哽咽。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