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沈星州的霸氣示愛
慕子溪一手捂住了嘴,眼淚瞬間滾落了下來。
她不敢置信,眼前這一幕是真的。
這么多年來,哪怕是在夢中,她都不敢想。
沈星州眼里滿是忐忑,帶著撒嬌道,“老婆……”
慕子溪的心房里顫動不已,試探著朝男人伸出了手。
男人的嘴角快咧到了耳后,迅速將戒指從盒中取出,輕捏著她的手,戴進了她的無名指。
“不準反悔!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真正的妻了!”沈星州將絨盒放到一旁,起身將女人狠狠地摟進懷中,心里滿是失而復得的僅幸。
他此生的摯愛,幸好,他們都還在。
“星州,我也愛你。”慕子溪靠在他的懷里,低低道。
沈星州的嘴角彎成了一抹弧度,“我知道。”
“我也只有你一個男人。”
沈星州想起那個心理醫生說的話,心里一陣抽痛,他沙啞道,“我知道。”
慕子溪一愣,從他懷里抬起頭來,“原來你都知道了,可是,如果我沒病的話,我會有其它男人的,當初,我是真的準備離開你。”
沈星州眸中滿是疼惜,帶著薄繭的手緩緩摩挲她白皙的小臉,深情道,“沒關系,是我要說對不起,因為我媽,才導致我們分開這幾年。”
慕子溪搖了搖頭,“不,不怪阿姨,天下哪個當母親的,都希望自己的兒女有出息,天下父母心,站在她的立場,其實我能理解。”
如果她當年不離開沈星州,就沒有如今的沈星州。
但他們倆肯定還是幸福的。
沈星州望著如此善良的愛人,只想吻她,以表達自己的愛意。
實際上,他也這么做了,他捧著她的臉,輕輕柔柔地吻了上去,仿佛對待一件珍寶,吻她的唇角,她的鼻梁,眼瞼,額頭,如此反復,最后又落回她的唇瓣,漸漸滑至她的脖頸。
男人火熱的大掌沿著她的衣服探了進去。
仿佛天雷勾動地火,一切是那樣的自然。
慕子溪回過神來的時候,是男人猛然將她占據。
她一驚,想起懷孕的事來,但顯然現在是不可停下來了,她還準備給他驚喜呢。
于是她伸手撐在了他偉岸的胸膛,撒嬌道,“輕點,疼。”
男人被那嬌媚的聲音勾得差點失了魂,他真想狠狠地,將她占據,將她融到他的骨血之中。但她說疼,于是他壓抑了自己,變得極是溫柔。
慕子溪感覺自己的體力真的差了很多,比起以往,男人真的夠收斂了,她卻還是好累。
她感覺筋疲力盡,腳趾頭都不想再動一下。
惹來男人的低低輕笑,寵溺地吻著她的額角,起身去浴室拿了濕巾為她清理。
而后,他擁著,滿足地閉上了眼睛。
這段時間,她沒睡好,他亦然。
三天后。
云州市所有的廣告屏,全都被換上了一個男人對女人的告白。
幸好我們都還在原地,今天我娶你,不離不棄,一輩子!沈星州永遠愛慕子溪!
沈星州的霸氣示愛,使得慕子溪感到幸福的同時,又羞澀不已。
云州市里所有女人都羨慕至極,當然,這不包括蘇暖。
蘇暖看到滿屏新聞都是那兩個人的愛情,氣得將電腦砸在了地上。
“慕子溪!我要你不得好死!”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