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章 劍閣之門為誰開!
    不遠處篝火在夜風中飄搖,照射之下,單鐵蛟的影子拉得很長,如狂魔亂舞。

    “單船長,我回來了。”

    呼喊聲中,李長夜便已靠近。

    “怎么去了這么久?”

    單鐵蛟頭也不抬,仍是在擦拭著長槍,如同在呵護一件精美的瓷器。

    李長夜也不隱瞞,便將遭遇大方說出。

    “哦?你倒是好運氣,放心去吧,雖說我們是來公干,但如此機遇實屬難得,平白錯過未免可惜。”

    “多謝單船長!”李長夜開始還有點猶豫怎么跟單鐵蛟開口,想不到單鐵蛟早已猜透他的心理,為他開方便之門。

    “這樣吧,我先行趕往風都,你這邊完事之后再來尋我,便約在風都星使館會面。”單鐵蛟攤開李長夜摸來的玄風部落輿圖。

    星使館是玄風部落招待外星來客的會所,若是開拓者號曾經降臨過玄風部落,星使館肯定會有記錄。

    二人說定,李長夜欣然收拾完野味,架在篝火之上,不久之后便有陣陣脂香四溢,看上去嫩肉裂張,最外層微顯焦脆,絲絲油汁垂而不落,高超的燒烤手藝連單鐵蛟都忍不住稱贊起來。

    “可惜沒有鹽巴調味”

    “人生在世貴在知足,有肉吃已經不錯了,要是能有壺酒喝就更好了”

    “哈哈”

    星光下,兩人暢懷大笑。

    第二日清晨,李長夜和單鐵蛟各分東西,滄瀾宮不遠,李長夜潛行而去。

    “奇怪!輿圖上明明顯示此處有一座鐵索橋的,怎么會沒有?”

    李長夜奔騰百里便到滄瀾山腳下,只不過面前橫亙著一道深淵,將滄瀾山與李長夜隔絕,深淵底下流淌著玄風部落三大主河之一的滄瀾江,激流涌動,云霧翻滾。

    滄瀾山絕地而起,四面絕壁深淵,實在雄奇險惡。

    原本輿圖之上標記此處有鐵索貫通,眼前卻是空無一物。

    “咦?”

    李長夜湊身靠近崖邊,驀然發現草叢中竟垂落著**條臂膀粗細的鐵索,一直垂到深淵深處,沒入云霧之中。

    李長夜哭笑不得,定是有人先至,怕后來人競爭,過了鐵索橋之后,將鐵索盡數斬斷。

    “一時之間還真沒辦法將斷橋接續,這人也是缺德的緊”

    滄瀾宮一處密道之中,姬名劍手舉火把,彎著腰,在地道中艱難地穿梭,忽然莫名周身一緊,打了一個噴嚏。

    “誰在罵我?”

    姬名劍茫然四顧。

    “鐵索既斷,又不能橫渡虛空,眼下若想過去,還有一條路”

    李長夜的目光不由得落在深淵之下的滄瀾江

    “罷了,拼一次!洛神步近在咫尺,如此機緣,怎能放棄!”

    李長夜咧咧嘴,心中自然又是一通臭罵之前砍斷鐵索的人。

    “阿嚏阿嚏阿嚏”

    密道中,姬名劍如小雞啄米,噴嚏一個接著一個。

    “定然是那只如花狗,不就是弄塌了一座破墓,等我出去拿你燉湯!”

    李長夜順著崖壁摸索,借著垂落的老藤輾轉攀爬,落腳之處,碎石紛紛,也就是他身法靈活,換了一般人早就摔死不知多少次。

    “已經下潛一百來丈還未到底”

    李長夜忍不住抬頭仰望,深淵橫亙,如同一道撕裂的傷口。

    “再來!”

    李長夜深吸口氣,再次下潛,云霧正濃,已然分不清方向,只得憑感覺亂走一氣,虧得疾風步伴身,不然當真是寸步難行。

    江河流水聲轟鳴作響,要是不小心墜落決然是生機全無。

    更深處,下潛三百丈,云霧稍霽,已經能看清滄瀾江奔騰的流水。

    “崖壁之上有字!”

    李長夜抬頭,豁然發現滄瀾江對面的崖壁之上鐫刻著幾列文字,字體浩大,百丈外李長夜還能看得清晰,細看是一首短詩。

    “盤古劈崖百里險”

    “崢嶸崔嵬聳云端”

    “劍閣之門為誰開”

    李長夜默念著,詩中莫名折射出一股寂寥滄桑,一種孤悲惆悵。

    “好像還缺少一句。”

    李長夜咀嚼回味,卻總覺得意猶未盡,滿腔情緒沉悶心胸,苦思卻不得解。

    “現在可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

    李長夜強行打斷陷入迷障的自己,此刻上不著天下不著地,還是找尋出路最為關鍵。

    橫在面前的是百丈長河!

    “壁字銘刻在深淵下,從上面看不到絲毫痕跡,著實奇怪”

    “還有這壁字缺失越看越是心中堵塞”

    李長夜克制不住自己。

    “劍閣之門為誰開?”

    “劍閣之門為誰開!”

    李長夜又開始陷入反復沉吟刻詩的死循環之中。

    “為誰開?”

    “為誰開!”

    李長夜背靠絕壁,望著百丈外的壁字失神不已,底下是奔流不息的滔滔江河,卷起幾丈高的**。

    于此界,李長夜可謂是滄海一粟,渺小之極。

    “為我開!”

    李長夜雙目圓瞪,霍然喊出。

    “百里險崖,聳立云端,是為劍閣。天門常開,天下人皆可進,天下人誰能進,只在一念之間。”

    “我知道了,幽幽滄瀾,劍閣之門,便是在我身后!”

    劍閣之門早已敞開,腳下絕壁,誰進,劍閣之門便是為誰開。

    李長夜抬頭仰望自己依靠的這座絕壁,先前只顧著對面的滄瀾宮,根本沒有在意近在咫尺的絕壁之門。

    “此壁之上也有刻字!”

    身在絕壁,李長夜根本沒有辦法一眼盡覽,只能上下摸索,一點一滴將壁字推敲出來。

    “有百劍兩字!”

    “來!”

    “連峰去天百劍來!”

    李長夜雙目炯亮,興奮異常,一般以武者修為來說,劍氣最遠離體三丈,所以有一劍三丈說法,百劍便是三百丈!

    也就是說,絕壁之下三百丈,便是滄瀾劍閣入口。

    “不知劍閣和劍心閣是否指的同一意思?”

    李長夜上爬到三百丈,并沒有發現什么,又橫向沿著三百丈高度挪移,右行數十丈,才和對面壁字平齊,眼前也終于發現了新世界。

    絕壁之上,一座青云石梯蜿蜒曲折,通往石洞深處。

    “或許很久之前,這才是滄瀾宮真正的入口!”

    李長夜忽然有一種奇妙的想法。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