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8章 連勝十輪
    十座擂臺皆已有主,第一輪攻擂拉開帷幕,李長夜在其中修為最低,一時間成為眾人眼中的軟柿子。

    “區區二牛之力也敢搶擂主?這小子不怕一輪游?”

    “不自量力,博人眼球罷了”

    “勝他我臉面無光,誰愿意將他踢下來!”

    李長夜站在風口浪尖,遭受擂臺之下的連連不絕的奚落嘲諷。

    “憑你也想守擂,我代在場的英雄豪杰請你下臺!”

    人群中躍出一道身影,徑直登上第十擂臺,渾身勁服包裹,身手也算干凈利落,只是言語之中對李長夜率先搶擂頗有微詞。

    “你算什么東西!也配請我?”

    人敬一尺,李長夜還一丈,人惡一寸,李長夜十倍奉還。

    來人修為也不過三重武者,李長夜抬手便是一記元氣秘法箭,他并不想太早暴露自己的武技,元氣秘法箭最是適合。

    來人險而又險地避開了元氣秘法箭,竟不敢接下李長夜的一招,但李長夜瞬發三道秘法箭此人頓時手慌腳亂,直接被轟下臺。

    第一輪李長夜守擂輕易拿下,顛覆了場中大部分人的眼球,先前之人氣勢滔滔,但上臺還沒站穩腳就被李長夜打落擂臺,再也沒有人敢小覷李長夜。

    “兄臺厲害!我來討教!”

    也有人不以為然,認為李長夜不過仗著高等武技巧勝一個三重武者。

    此人登臺之后渾立馬調動身元氣搶先出手,不給李長夜瞬發秘法箭的時間,想要以修為壓制李長夜。

    “連珠箭!”

    李長夜并無蓄勢,手掌中一次連發三道秘法箭,破空擊去。

    連珠箭并不是單純的瞬發三道秘法箭,而是一箭三分,本源只有一道元氣,第一層修至大成一分為三,第二層一變三,三化九,第三層三九之數,修為越深,連珠疊得層數越多。

    三箭定擂臺,李長夜再勝!

    臺下嘩然,此刻所有人都開始意識到此人絕不是如想象之中那般魯莽登臺嘩眾取寵,而是決心守擂。

    “在下武者四重,會一會兄臺!”

    “我看四重武者也不是小兄弟對手,在下不才,五牛之力,向小兄弟請教。”

    “全都走開,看得我手癢難耐,我要與他比試,誰敢擋我!”

    李長夜啼笑皆非,不管自己弱小或是強大,都有一批人等著要與自己戰上一場,偏偏自己還拒絕不了。

    “要戰可以,但請排隊!”

    李長夜無畏,戰意昂然,征戰星際實為人生快事。

    戰四重武者,李長夜一十三招敗敵。

    戰五牛之力,李長夜施用完整洛神步,連珠箭險勝。

    再戰五牛之力,李長夜被迫施展少澤劍,勝!

    “李兄弟深藏不漏啊!比我想象之中還要強!”

    單鐵蛟的目光毒辣,五輪守擂戰下來,李長夜的身形動作只局限在腳下丈許方圓的區域內。

    余下又三輪,李長夜動用一次少商劍。

    八輪守擂戰下來,其余九臺擂主早已不知換了幾波,唯獨第十擂臺仍是被李長夜掌控,一時間在場中傳得沸沸揚揚。

    “我得盡力再贏幾局,怕是過不了多久便會有八重甚至九重的武者注意到我這邊!我現在憑借完整的洛神步和元空劍戰五六重武者問題不大,就算面對七重武者也能立于不敗之地,但是要勝恐怕不易,除非我能突破三牛之力或是元空劍再上一層!”

    一鼓作氣,李長夜連下十輪。

    最后上臺的竟是一位九重武者,顯然對李長夜頗感興趣。

    “在下連番激戰,氣海枯竭,已無力再戰,此輪棄權。”

    李長夜自認不是對手,果斷棄擂,自此李長夜以十輪守擂成績暫列第一。

    攻擂戰仍在繼續,后續登臺的實力皆是不俗,像替代李長夜的第十擂主便因為無人挑戰,自動晉級下一輪,已然連勝六輪,相信超越李長夜是遲早的事。

    “十輪的成績并不出眾,只能算中等偏上,不過入渦神洞已成定局。”

    攻擂戰漸入尾聲,李長夜估摸著自己的成績。

    “全賴昆元船長早有預見,讓李兄弟陪我降臨齊楚星,不然這次我也只能空手而回,眼巴巴望著核舟入洞”

    “僥幸而已。”

    兩人靜待攻擂戰結束,到時候百人名單也會公布于眾。

    “武者九重的并不多見,算上你之前對上的,一共五人,你進入渦神洞之后要多加小心,保不準里面就有城主府的人混在其中。”

    “恩,真正有威脅,還是這五人,別的我不敢說,逃命的本事我自認不弱,但在這五人手上,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走脫。”

    李長夜眉頭深皺,說到底還是自己修為太低,洛神步神話武技也難彌補如此大的差距。

    “實在被逼得走投無路,也只能挪用鎮壓魔影封印的元氣,到時候我的修為應該會有所增幅,面對九重武者也會有些底氣。”

    煉器協會行事也是雷厲風行,招募戰結束之后不過三炷香,百人名單便被張貼出來,第十擂主曹圣天以連勝二十四輪居于榜首,李長夜以連勝十輪處于第二十二位。

    也就是說,第十座擂臺從頭到尾只有兩位擂主,李長夜和榜首曹圣天。

    “明日一早煉器協會南門堂集合,到時候便可乘坐棗核飛舟闖進渦神洞!”李長夜心頭滾燙,已然有些期待。

    “只不過此行要受煉器協會制約,恐怕并不能隨心所欲”

    煉器協會雖然將名額分封,但飛舟的掌控權還是在煉器協會手中,李長夜等人還是得聽其安排,恐怕到時候城主府的百人名額之中也會有煉器協會的棋子。

    總之,煉器協會棗核飛舟在手,便掌握著主動權。

    “今日借著守擂之戰將洛神步上下兩冊互相印證,受益頗多,回去之后要好好參悟,此次入洞我能依仗的主要還是這一門武技”

    李長夜自然不會放過練手的機會,不但連珠箭、少澤劍和少商劍已然爛熟于手,就連商陽劍也略有試手。

    商陽劍精在“變”字,招無定式,一法百門,靈活巧變,隔空控穴,善于控而不在乎挫,尤其對元氣的操控敏捷程度要求極高。

    “此劍甚合我心意!”

    李長夜躍躍欲試。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