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551章 結束了
    “二叔,懸崖勒馬,為時不晚、、、”

    望著被權欲沖昏頭腦,已經癲狂的郭懷義,郭子雄目光復雜而沉重,他攥緊輪椅上老人的手,再次囑咐道:“現在停手,主動認罪道歉,你還有一條生路。”

    “哈哈哈、、、、”

    “停手?郭子雄,你腦子是被驢踢了嘛,現在這個局面你看不清楚,誰能擋我?誰又能殺我?!”

    聽到郭子雄推心置腹的勸告,郭懷義非但沒有半分動容,反而更加猖狂,更加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他指著郭子雄,指著被雇傭兵狼狽圍剿的郭曉清,以及郭家一眾傷痕累累的手下們:

    “你,你,你?!”

    被他指著的郭家眾人連忙轉過頭去,嚇得冷汗涔涔,這也更讓郭懷義囂張跋扈,“還是這個輪椅上的癱子,你們誰能攔得住我?!”

    “二叔、、”

    郭子雄面色陰沉,他下意識掃了眼輪椅上閉目養神的老人,冷聲道:“血濃于水,你就算不念及族人之情,總得看到我父親之間的兄弟之情吧,他老人家看到郭家這幅樣子,該是何等的寒心。”

    “狗屁,老子巴不得這個死癱子趕緊去死,去死!”

    郭懷義好似一只被踩到尾巴的老花貓,忽然間發狂,瘋狂咆哮起來,他手指顫抖的指著輪椅上風濁殘年,似乎一陣風都能輕易吹倒的郭懷仁,猙獰笑道:

    “從小到大,都是他搶了我的風頭,都是他在人前顯貴。金錢,女人,地位,權力,全都是他的,我只能當一個跟班,當他的一條狗,大家都是一個爹生的,憑什么?憑什么他比我高貴,憑什么我就要低人一等,就憑他是郭家長子,就憑我是庶出?!可笑,荒唐!”

    郭懷義已經到了爆發邊緣,他臉色越發猙獰:“最可恨的,他都成了廢人了,還不愿意放手,還要把郭家傳給你這個野種,寧愿郭家被這幾個小崽子敗的亂七八糟,也不給我!我對他有什么兄弟情義,只有恨,我恨他!”

    “郭懷仁,你他.媽為什么不去死!”

    嗖!

    郭懷義怒吼一聲,猛然間抽出一把砍刀,氣勢兇悍匹練,二話不說,直接沖輪椅上郭懷仁劈下去。

    事發忽然,讓郭子雄頓時面色大變,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他下意識把輪椅一轉,用自己身體為郭懷仁擋住這一刀。

    鏘!

    一抹匹練凜冽刀光狠狠落下,緊接著卻是傳來一陣金屬交錯聲音,郭懷義手中的長刀忽然間被彈飛出去,手臂一片酸麻疼痛。

    郭懷義瞬間面色瞬變,郭子雄也一副驚愕難以置信的樣子。

    輪椅身后,忽然出現一個黑衣男子,面色冷漠,氣勢凌冽強悍,像是一座雕塑般守護著輪椅上的瘦弱老人。冰冷的收回他擋住郭懷義的長刀,淡然從容,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郭子雄復雜嘆息一聲:“二叔,一切都晚了、、、”

    “郭家黑軍?”郭懷義目光驟縮,驚恐出聲、、、、

    郭家黑軍,作為郭家最隱蔽最強大的力量,向來只聽從家主的命令。如果說黑軍出動了,那豈不是說、、、、

    “你們,太讓我失望了、、、”此刻,輪椅上的癱瘓老人忽然開口,聲音依舊沙啞虛弱,猶如枯樹磨砂。

    一股冷風,忽然飄散開來,吹動老人身上的毯子,一瞬間,郭懷仁驟然間睜開雙眼,渾濁的眼球,一片清澈冷冽,猶如刀槍般銳不可當,又似高山仰止,威嚴孔武!

    “大,大哥?!”郭懷義驚恐尖叫一聲,嚇得直接撲通一聲倒在地上,不敢相信眼前一幕。

    “爸!”而陷入廝殺困境的郭曉清等人則是面色一喜,重新煥發出熱血和生機。

    林義一刀解決掉兩個雇傭兵,眼眸微微瞇起。

    郭懷仁,這位蘇杭權力金字塔尖的男人,郭家絕對的話語權男人,此刻終于醒來,盡管他的身體已經瘦弱不足六十斤,盡管他全身仍舊癱瘓,只有兩根手指能動,盡管他看上去猶如一個廢物、、、

    但絕對沒有一個人敢輕視他半分。

    郭懷仁一雙布滿滄桑和銳利般深邃眸子的環掃當場,給人一種無限的壓力,也讓人意識模糊,仿佛又看到那個重掌大權,披荊斬棘的高大男人。

    “殺,殺了他,快,開槍!”

    郭懷義愣了兩三秒鐘,隨后馬上瘋狂的咆哮一聲,對著郭懷仁喊道。

    雇傭兵們也知道這個老人是個重要的角色,全都不敢怠慢,足有十幾把槍同一時間瞄準郭懷仁那單薄瘦弱的身體,猛地扣動扳機、、、

    嗖嗖嗖!

    近乎剎那之間,一道道黑影仿佛從天而降,迅速掠過,只見一道道刀芒亮起,像是割韭菜一般,緊接著,ksxchb.com那些雇傭兵們齊齊目瞪口呆,手中槍支齊刷刷掉落在地。

    噗、、、

    下一秒,他們脖頸鮮血迸濺,血光大作,直接見血封喉,倒在血泊之中。

    手段干脆利落,毫無破綻。

    十幾道清一色的黑軍,全都落在郭懷仁輪椅之后,氣勢清一色的冷漠而強大,卻又無比的恭敬尊敬。

    “看來,我睡了太久了,以至于讓你們都忘了,忘了我這個老頭子的手段,也罷,今天就讓你們重新回想一下、、、”

    在所有人屏息凝神,壓抑的說不出話來時,郭懷仁目光平靜,他僅能活動的兩根手指輕輕一揮,語氣從容,卻包含殺機:

   &nwww.5ltx.combsp;“區區傭兵,也www.drecra.com敢在郭家黑軍面前放肆?血洗花園,一個不留!”

    嗖嗖嗖!

    話音剛落,那些黑軍身子猶如幽靈一般驟然挑起,那些雇傭兵心寒膽顫,連忙端起槍口,準備扣動扳機射擊。

    然而,還未等他們摸到手槍,一道道刀光驟然大作,猶如死神的鐮刀揮舞,凜冽而至,毫不客氣的割斷他們的喉嚨,割斷他們的生命!

    撲撲撲、、、

    鮮血,猶如噴泉一般涌動,剎那間染紅了這個地板,尸橫遍野!

    不到十幾秒,一百多雇傭兵,盡數成為冰冷尸體!

    冷風吹過,十幾位黑兵悄無聲息回到郭懷仁輪椅后邊,安靜而詭異,猶如收割生命的死神,讓人頭皮發麻,骨頭打顫、、、

    郭懷仁淡淡說道:“結束了。”

    撲通!

    郭懷義徹底倒地,面色慘白仿佛一下子丟了三魂六魄。

    他徹底敗了,再無還手之力。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