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1078章 為什么都是你說了算?
    冷子琛的手機解鎖很簡單,因為跟在他身邊有一段日子了,所以司墨雨很清楚。www.wjxs.cc

    滑開屏幕,點開微信,果然看到很多條添加好友的申請。

    全都是一個人發來的,安寧。

    想著那個看上去二十歲左右的女孩子,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動心了沒有。

    其實看著這么多條請求添加的申請,就不難看出來,冷子琛不喜歡她。

    司墨雨抿了抿唇,拿手機的初衷是想看看有沒有,如果有的話她想幫忙點通過的。

    可是手指快要落在接受上時,她又猶豫了。

    沉默了幾秒過后,她把手機重新放回了原來的位置。

    一個人坐在那里心思復雜的吃著三明治,回想自己跟他相處的這段日子里,向來覺得能看透別人的司墨雨,覺得對這個冷子琛完全看不清楚。

    他說他喜歡男人,可為什么她總有一種不相信的感覺呢?

    可是如果他喜歡女人,那天晚上他們喝醉了,身上的衣服全都扔到了地板上,在那種情況下為什么他碰都沒碰自己?

    是因為喝的太醉了還是他真的喜歡男人?

    那她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總不至于是她自己脫的吧?

    叮咚——

    放在原地的手機又震動了幾下,司墨雨停下手里的動作,回頭看看樓梯,沒有冷子琛的腳步聲。

    回過頭,好奇心再一次驅使她拿過了手機。

    一條未讀信息在屏幕正中央,不過這次不是什么好友申請,而是戰灝宇發來的一條信息。

    子琛哥,今天中午一起吃飯,有事找你。

    很簡單的一句話,看上去沒什么問題,司墨雨沒有劃開手機,而是直接放了回去。

    男人之間的事,她不去干涉。

    當然,她也沒有干涉的立場。

    端起牛奶杯喝了一口,自己的手機在此時響了起來,她拿起來看了一眼,居然是邵清發來的。

    墨雨,你昨天晚上跟子琛在一起是吧?

    司墨雨盯著手機看了看,有些不明白這個邵清城什么意思?

    猶豫兩秒,迅速回了過去:是。

    邵清城完全是秒回:昨天晚上他去相親了,你感覺昨天晚上他回來之后的心情怎么樣?

    其實他對司墨雨的行蹤一清二楚,在冷子琛相親之前就故意透露消息給她。

    昨天晚上她作為秘書出現買單,他也從前臺那里得到了證實。

    看來這個司墨雨并不是對冷子琛無動于衷,所以現在,他就是來故意刺激司墨雨的。

    以他對這兩個人的判斷,既然登記結婚,那肯定是有事情發生才會做這種事。

    司墨雨咬咬唇,回了三個字:挺好的。

    邵清城發了個疑問的表情:真的假的?他對那個女孩子有感覺?

    冷子琛都跟他坦白沒感覺了,可是司墨雨卻覺得挺好的,這是怎么回事?

    難道冷子琛隱瞞了自己對安寧的感覺?

    應該是吧?這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你還是問他自己吧。

    邵清城嘆了口氣:他好像嫌棄人家有點兒小了,算了,既然他不喜歡,讓灝宇重新給他介紹一個吧。他那里可都是明星級別,又漂亮又性感,肯定能入冷哥的眼。

    看著邵清城發過來這么一大串信息,司墨雨心里有些發悶。

    難怪戰灝宇中午要請他吃飯,原來又是介紹女朋友。

    這個男人是走桃花運了嗎?

    怎么這么多人給他介紹女人?

    快速的回過去:我跟他交流了一下,他說喜歡男人。你跟他兄弟這么長時間了,你不了解嗎?

    手機那端的邵清城差點兒被口水給嗆死,看著司墨雨發的信息忍不住笑起來。

    喜歡男人?

    他喜歡個頭呀!

    哥以生命保證,他絕對喜歡女人。

    邵清城:不會吧?沒聽說過他喜歡男人,這貨肯定是騙你的。他的性趣向不能再正常了。對了,我跟你聊天的事千萬不要跟他提,他這個人內向,不愛說話,你要是問他這事他會不好意思的。

    司墨雨抿抿唇:好。

    剛剛發過去,就聽到身后傳來沉重的腳步聲。

    是上樓洗澡的男人下來了。

    冷子琛換了一身衣服,一身清爽的坐在了司墨雨對面。

    看著司墨雨的早餐沒吃幾口,有些納悶:不喜歡吃?是不是不對口味?

    沒有,能吃到冷副總裁做的早餐是我的榮幸,哪有不對口味的問題?

    冷子琛淡淡的看她一眼:我也不是誰都給做早餐的。

    司墨雨挑了下眉:看來更是我的榮幸了。

    吃槍藥了?

    司墨雨冷笑一聲:我要是吃槍藥,那你就是謀殺罪,在早餐里放槍藥,你是想殺死誰嗎?

    冷子琛拿起三明治看著她一臉冰冷的表情,淡淡的道:殺你不需要用槍藥。

    那你想用什么?

    冷子琛看著她沉默了兩秒,答非所問:今天出門穿什么衣服?

    衣服都在我那里,一會兒我回去穿。司墨雨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盯著他:對了,我們什么時候去辦手續?

    冷子琛假裝聽不懂:辦什么手續?

    當然是離婚的手續,你現在都開始相親了,我也不能耽誤你。我們好聚好散。

    就算是阻止了一個安寧,也還有無數個安寧跳出來。

    她沒那個美國時間來跟他玩這種幼稚的游戲。

    她現在無依無靠,也該為自己以后的生活考慮了。

    冷子琛看著她,表情有點兒生氣:說離婚的是你,說不離婚的也是你。你想離就離,不想離就不離。為什么都是你說了算?

    司墨雨一臉嘲諷的看著他:那你倒是跟我說說,你是什么打算?有婦之夫到處去相親,你覺得這說的過去嗎?

    是你自己說的,看看哪個眼瞎的能看上我這樣的?冷子琛喝了一口牛奶,放在桌面上,看著她:所以,你必須等到哪個眼瞎的女孩子看上我,而我也剛好喜歡她。到時候我們才能辦離婚手續。

    你不覺得自己這樣做很過分嗎?

    冷子琛挑了下眉:有嗎?我沒覺得過分。是你說不會有人看上我的,所以我必須得等到有結果才能跟你去辦手續。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