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潛力
    而被夏夢惦記著的小茜茜,一點不知窗外事。她此刻正背著小手,在客廳里走了一圈又一圈。

    玩積木膩了,飛機模型給拆了,毯子上也因小人兒焦躁,弄臟了很大一片。精致的小牛仔,精致的小臉上也到處是吃東西染的痕跡。

    臟兮兮的,大眼睛像掃描儀,尋找著能夠繼續惹奶奶發火的勾當。小小的人兒,言行舉止,隱約帶著種能讓人一眼看穿的心機。

    她在吸引奶奶注意力,想趁機哭鬧一番。

    騙人,大人都是大騙子。

    媽咪說帶自己去玩,見不到人。奶奶說帶自己去玩,又不肯去。家里,一點也不好玩……

    龔秋玲開始還有心情哄她,逗她。接了女兒電話以后,不禁憂心忡忡。

    女兒在電話里告訴她,讓她近期務必不要送孩子上學,連不必要的出門都需要全部減少,一切等她回來再說。

    大概是有人意圖綁架自己的孫女兒,仔細去問,也得不到太具體的答案。

    耳旁動靜瑣碎,視線所及,是小人兒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桌上的紫砂茶具。怕她真的弄壞,會傷到自己,龔秋玲勉強笑著從后把茜茜抱了起來。

    “寶貝兒,今天外面會下大冰雹,真的不能出去玩。萬一,冰雹砸在腦袋上怎么辦,很疼的。”

    茜茜轉臉,童真無邪,順勢捂住了腦門:“茜,茜茜見過冰雹。就,就圓圓的,這,這,這么大……”

    龔秋玲拿紙巾幫孩子抹了抹小嘴,順便用手指刮了下孫女鼻頭:“又小結巴了。”

    “茜,茜茜才,才不結巴。”

    龔秋玲應付著孫女,又抱去臥室給她換了套衣服。后坐在沙發上,祖孫兩人,一個看動畫片,一個看著動畫片走神。

    不知道過了幾分鐘,廣告打斷了全神貫注的小人兒。茜茜扭了下身子:“奶,奶奶。茜茜如果不喜歡你,你,你會不會氣……”

    龔秋玲恍神:“不會啊。我知道茜茜嫌棄奶奶,不想跟奶奶在一起。那等爸爸媽咪回來,茜茜就去跟他們睡在一起好了。”

    茜茜懵懂疑惑:“爸爸,愛茜茜嗎?”

    龔秋玲毫不猶豫的點頭:“每個人都會愛茜茜。”

    小丫頭眉開眼笑,眨著大眼睛:“茜茜,這,這么可愛呀。”

    龔秋玲忍不住低頭親在了她頭發上:“嗯,園長媽媽也跟奶奶說,最愛茜茜。”

    “那,那爸爸不理茜茜。不,不跟茜茜視頻。媽,媽咪不理茜茜,也不,不跟茜茜視頻。”

    龔秋玲疏于解釋,就是心都快化了。忙摟緊了點:“媽咪肯定會跟茜茜視頻,咱們這就視頻給她。爸爸嘛,都說過了,要工作,要賺錢……之所以不接茜茜的視頻,是沒有信號。嗯,你看,咱們家停電的時候,是不是不能看電視,爸爸工作的地方也是停電,停好多天了……”

    “等爸爸那里來電的時候,一定會先找茜茜。來,奶奶手機里有爸爸錄像,咱們一塊看,不看動畫片了。”

    茜茜乖巧,小手指嫻熟解開了手機鎖。

    滿是失落的小臉,聽到視頻里自己的咯咯笑聲,情緒很快就變的歡樂起來。

    她看得專注,不知不覺熟睡。

    龔秋玲怕吵醒孩子,坐著一直摟在懷里。盯著孫女熟睡的小臉,怔怔若癡。

    她在想,她爸爸若是在身邊,肯定能把孩子保護的好好的,或許都沒人敢有對付孩子的心思。而自己,除了謹慎小心,提心吊膽把孩子委屈圈在家里,別無它法。

    ……

    韓東注定不可能得知關于家人的任何消息,他也不允許。自己電話頻段被盯上,進而給家人帶去不必要的風險。

    剛來a境,是一段熟悉又很難適應的生活。但漸漸的,隨著一點點把工作鋪開,把訓練初步帶入正途,個中所承受的壓力,讓他潛意識中催眠著自己極少去碰可能導致負面心情的人和事。且,他也不留給自己去想工作之外事情的時間。

    白天,盯在演練場。晚上,或一個人習慣于繞著場地,一圈又一圈的跑。或利用場地的工具,將自己所有力氣耗盡,一覺沉濃。所自我訓練的強度,快接近于在十六處之時的那段銘心刻骨的時間。

    好處是顯而易見的,就像工作一般。過了壓力期之后,精力,體力,腦力,都逐步活躍起來。

    訓練場,近傍晚。圓日下,站的是一排又一排的軍人,有東方面孔,有a境面孔。每排成線,每人如雕塑。躬身,端槍,單腳斜斜懸空,一動不動。

    韓東穿著軍裝,閑庭信步,由每排的空隙中散步。眼神無銳氣,甚至有些溫和笑意。但所過之處,一些堅持不住的軍人,亦強提潛力,顫顫巍巍的抖動著,消耗著。

    就是這個看上去快沒軍人氣質的年輕人,能夠讓人生不如死。z國人訓練強度本高,亦覺得在a境的這些天,難捱到極點。他們所熟悉的韓東,風格變了,變的像是個只會糾正的機器。

    第一天,因為有兩名a境軍人被練到昏厥,出現了騷動。甚至兩個國家的人險些上演全武行,驚動了包括庫卡將軍在內的半數部隊高層。

    沒用,庫卡將軍都沒能夠邁進場地一步,被強行攔阻在外。a境鬧的最兇的幾個軍人,每一個,都被干脆清除出了訓練隊伍,換人補上。

    簡單直觀的行使權力,導致余下的所有人,再也不敢跳出來。

    沒有人愿意當懦夫,尤其這次演練將在全世界的目光下展示。這將是無與倫比的榮耀,也將是他們守護家園,守護a境最后的一道防線。

    劉旺在訓練隊伍中,他綜合素質是最差的。每一天,也都是最狼狽的那個。他眼角余光注意到韓東即將路過面前,端著槍的手開始抖的如同篩子。黃豆大小的汗滴,一顆一顆滾落。駐地面的一只腳,幾番欲要軟下跪倒。

    韓東腳步放慢了些,停步直視:“實在堅持不了,算了吧!”

    劉旺本能力竭聲嘶:“要堅持!”

    “算了,你是文職,可以不參與訓練。”

    劉旺缺了組織言辭的力氣,依舊嘶聲高昂:“要可以!!”

    韓東笑笑,摸著口袋點了支煙:“嗯,就這樣,喊。”

    踱步離開,身后是劉旺鬼哭狼嚎,含糊不清的喊叫聲。每一聲,兩秒鐘。每一聲,都讓場地所有堅持不住端槍的軍人,將槍口又抬高了一些。

    場地內,訓練靜寂而殘酷。軍營入口,莉娜風塵仆仆從外帶人走了進來,腳步如風。

    她剛剛參與一場營救性質的談判,用三十名叛軍俘虜,成功換回了被困的兩百多名市民。驚心動魄,勾心斗角的談判,早已經習慣了。

    當然,也習慣有時間就拿著望遠鏡,站在高處去觀察訓練場。

    她至今看不懂,少少的一段時間。韓東是怎樣,讓一群素質參差不齊的人做到完全統一的。盡管這些人還處在訓練階段,可那種氣勢震撼到了她。

    西點留學過的她,從未考慮最簡單的東西,能夠激發一個軍人多范圍的潛力。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