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032章 前途不可限量
    之后,葉小白只能將王安曉送回了宿舍。www.wjxs.cc

    看來,這妮子,對于六塊錢的麻辣燙,理解不夠深刻啊!

    有必要的時候,要給她好好是上上課,不能隨便說六塊錢的麻辣燙,還有一本簽名書的故事。

    丫丫的,都是很內涵的,很容易讓悶騷的人,誤會什么。

    接下來,葉小白準備返回自己的宿舍。

    而就在這個時候。

    空氣中,傳來了一股淡淡的強者氣息。

    葉小白的眉頭一皺,繼而嘴角微微上揚,憑借氣息判斷,他知道來者是誰。

    不多時,就傳來了恒天的聲音。

    “葉小白,我們找個僻靜點的地方一敘。”

    “好。”

    葉小白回了一聲。

    下一刻,葉小白原地消失不見。

    再度出現的時候。

    已經是來到了京都的嬌軀外。

    這里,非常的空曠,除了一條公路之外,就是荒地。

    恒天負手而立,“我本來以為,你和葉小白是孿生兄弟,現在是冒充葉小白出來安撫大家的情緒,但,今天一見,我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是葉小白,而不是什么孿生兄弟,這讓我太意外了。”

    說話的同時,恒天緩緩的轉身,望著葉小白,眼中滿是驚詫之色。

    葉小白聳了聳肩膀,笑著說道,“莫非,恒兄,你希望我死咯!”

    “哈哈,那倒不是,只是感覺當時的情況,你斷然是難以逃生的,能給我說一下,你是如何做到的嗎?”

    恒天大笑起來。

    “這個……”

    葉小白摸了摸鼻子,說道,“其實,都是不戒大濕救的我,關鍵時刻,他動用了他的佛門至寶,否則,我肯定活不了了。”

    聞言,恒天點了點頭,他記得,當初的確是有一道金光一閃而過。

    恒天不由自主的腦補起來:看來就是不戒大師的佛門至寶了。

    “原來如此,那不戒大師了?”

    恒天繼而問道。

    “大師他受傷太嚴重,現在在某個秘密的地方,療傷,恐怕很長的一段時間,都看不到他了。”

    葉小白嘆了一口氣,神情也變得悲傷起來。

    “大師吉人自有天相,佛主會保佑他好起來的。”

    恒天也非常的同情,“好了,謝謝你能夠給我這個面子,回答我這么多的問題,那我們就此別過,再見。”

    “等一下。”

    在恒天準備開溜的時候,葉小白卻是喊道。

    恒天停住腳步,轉身好奇的望著葉小白,“葉老弟,還有事?”

    自從在太平洋上的并肩作戰之后,他們之間的關系,不知不覺,就開始以兄弟相稱,不用刻意說明,卻是不由自主,誰也不會拒絕,順其自然的接受。

    葉小白點了點頭,“我曾經和你有一次約戰,本來計劃一年后的,但……我想提前,免得,以后發生了什么意外的話,就欠了你一戰,那樣的話,我就算是死了,也不會瞑目的,所以……我希望現在能夠履行這一戰。”

    額!

    恒天沒想到,葉小白竟然要說的是這個。

    而且一幅冠冕堂皇的理由,好像讓人還挺感動的。

    不過,自從那一戰之后,恒天也知道,葉小白的真正戰斗力,是無法和混元強者媲美的。

    也知道,當初葉小白推諉,是緩兵之計。

    難道,這小子兩個月歸來之后,就牛逼了?

    恒天本來也是個好戰分子,他點了點頭,“好……那我就領教葉老弟你的高招了。”

    葉小白伸手一擺,“請!”

    恒天的混元氣勢頓時攀升到了巔峰。

    葉小白也將戰意,催生到了極致。

    神級巔峰的實力,一覽無余。

    恒天的眼中,掠過了一抹失望,神級巔峰,對于很多武者來說,很牛逼了,但是,在恒天的眼中,這修為,還差得遠。

    “轟!”

    “小心了!”

    恒天出手了,狂暴的力量,匯聚成一點,對葉小白沖殺而來,沒有留情。

    他知道,一旦開戰,就不能留情,留情就是對對手的侮辱。

    “劍三。”

    葉小白隨即使出了最強的一劍。

    面對混元級強者,葉小白不敢怠慢。

    感應到了葉小白的劍三。

    恒天的眼睛一亮。

    “好強的劍道修為。”

    恒天忍不住贊嘆起來,繼而真元一轉,恒天的速度快到了極致,宛如一道光一般,讓人無法捕捉起其運行的痕跡。

    “風雷變。”

    恒天的身上,頓時涌現出了雷暴的聲音。

    只讓這郊區外,仿佛要下一場巨大的雷陣雨一般。

    這風雷變便是迎向了葉小白的劍三。

    因為恒天不敢小覷葉小白的劍三,這劍道的釋放,讓他有了一種生命被威脅的危機感,所以,恒天必須要全力以赴的應對。

    心中暗道,“怪不得這老弟,竟然敢和我叫板單挑,原來,竟然憑借神級巔峰的境界,領悟出了這么強的劍道……不可小覷,了不起啊了不起……”

    轟!

    下一個瞬間。

    風雷暴和劍三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恒天本來以為,會爆發出驚天動地的轟炸聲音。

    但沒想到的是,對方的劍三,竟然一點威力都沒有,宛如紙老虎一般。

    “額……這也太弱雞了吧!”

    恒天一愣,隨即發現,那葉小白竟然也是假的,只是一道虛影。

    “不好!”

    恒天頓時感受到了,身后的傳來了強大打危機感。

    回頭一看,竟然看到葉小白的一指點了過來,那指頭蘊含著真正劍三的力量。

    “竟然可以做到虛實相生,轉換自如,太了不起了……我靠……”

    恒天當然沒有因此認輸,“轉風雷。”

    第二個大招準備釋放。

    而葉小白哪里會給恒天這個機會。

    在恒天被這劍三震撼的時候,葉小白一指點出的時候,精神力頓時凝聚,目光掠過了一道凌厲之光。

    “攝魂。”

    這是無極九式的第五式。

    恒天的目光隨即呆滯了一秒。

    只是這么一秒。

    葉小白的劍三,便是抵達了恒天的眉心。

    狂暴的力量,在指間不斷的咆哮。

    但卻沒有真正的點出。

    恒天也隨即回過神來,看著葉小白指著自己眉心的手指頭,苦笑道,“我輸了。”

    他知道,葉小白剛才的那一秒的時間,就可以憑借這劍三,將自己轟殺成渣,但對方點到為止,真的是萬分感謝。

    而葉小白也知道,恒天作為混世強者,他目前的修為,是無法用攝魂攻擊對方的,而恒天會中招,那也是剛才被劍三的攻擊,所震撼,那一刻,精神狀態有虛可趁。

    否則,葉小白也斷然無法成功的擊敗恒天。

    劍三的威力雖然強悍,但最多也只能和恒天斗個旗鼓相當。

    不過,一切都是葉小白的精于算計和布局。

    恒天也是光明磊落,輸就是輸了。

    何況,自己輸給了一個神級強者,他也不好意思,要求再來一次。

    葉小白收回了劍三的攻擊力量,本來被劍意充斥的空間,隨即趁機了下來。

    而誰也沒有看到,這片空間的冬蟲等,早就在葉小白的劍三的余波下,灰飛煙滅。

    而就算是那一段公路的水泥地面,也成為了粉塵,用腳踩上去的話,就會像是踩在沙灘上。

    “僥幸。”

    葉小白抱拳行了一禮。

    “葉老弟,過獎了……呵呵,葉老弟的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啊!”

    恒天苦笑起來,想當初,自己就輸給了林醫神,現在,竟然又輸給了葉小白,看來,自己注定是無法成為都市傳奇青年的代表啊!

    或許,這就是命吧!

    而通過和恒天的一戰,葉小白算是真正的檢驗了自己目前的戰力,可以媲美混元級強者了,哪怕是面對老牌強者,也不用畏首畏尾,至少還能夠有自保的實力。

    “恒兄過獎了。”

    葉小白謙虛了一句,“再打一次,我未必能贏。”

    “呵呵,但不管怎樣,我輸就是輸了,你那句碾壓龍組的話,現在算是名正言順了!我本來打算等你十年,沒想到,這才兩三年的時間,你就已經達到了這樣的高度,真的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十年啊!”

    “哈哈……”

    恒天在的笑聲,在空氣中回蕩,而原地現場,哪里還有他的身影。

    葉小白看著恒天離去的方向,摸了摸鼻子,“但愿,他不要被打擊得太慘,我真的是僥幸贏的,不過,真的再一戰,我還是能夠憑借攝魂大法,對其進行意識攻擊,而劍三就可以對其進行摧毀性的打擊。贏面還是很大的。真希望,能夠遇到一個血族,或者西方的那些所謂的教主教皇,讓我試試劍,看看,是否能夠成功的割下他們的腦袋。”

    接下來,葉小白方才返回了京都,回到了校園的宿舍,躺下休息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四點過。

    ……

    ……

    恒天來到了他兩個師傅的面前,將葉小白情況,進行了匯報。

    得知葉小白就是葉小白之后,天樞和木勺,還是十分的震撼的,甚至還是不愿意相信。

    但當他們得知了,葉小白之所以能夠逃脫升天的原因之后,他們方才松了一口氣。

    他們作為武道中人,自然也知道,有些人,身懷異寶,的確有令人不可思議的功能。

    那不戒和尚來路神秘,而且武功極為高強,能夠身懷什么異寶,似乎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看來,這都是那小子命不該絕。”

    木勺點了點頭。

    “嗯!”

    天樞也點頭。

    “對了,師傅,后來那葉混世,還挑戰了我,結果,我打輸了。”

    恒天又道。

    聞言,兩個師傅的面色皆是一變。

    “你說什么?你輸了,那小子不過是神級強者而已,你竟然干不過?”

    天樞十分的生氣的喝道。

    “是的,徒兒無能。”

    恒天跪在地上,不敢抬頭。

    “說說,你是怎么輸的?”

    木勺冷靜下來,問道。

    恒天隨即將戰斗的情況,進行了簡單的描述。

    聽完了恒天的描述之后。

    天樞捋了捋胡須說道,“原來那小子,竟然領悟出了他自己的劍道,劍三,而且竟然可以虛實轉換,真真假假,還有攝魂大法那樣的另類玄功輔助,你這是輸得不冤,只是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來歷,為何可以學到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武功,天賦還那么的強。”

    要知道,恒天雖然是混元級強者,到現在,也都是按部就班的修煉天樞和木勺系列的武功,而還沒有達到,可以領悟自創屬于自己的武道。

    而那葉小白,還沒達混元級,就已經自己領悟出了三招強大的劍法。

    這天賦,簡直不要太恐怖。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想,他應該是來自他爺爺的傳授吧,血殺王去了小羊村,現在都音訊全無,我相信,葉混世的爺爺,定然是一個世外高人。”

    恒天隨即分析道。

    提及世外高人。

    天樞和木勺,似乎同時想到了什么,虎軀一顫,片刻后,方才回過神來。

    “好了,既然那小子是曠世天才,你輸給天才沒啥,畢竟你本來也不是什么絕世天才,能夠有現在的成就,就很不錯了,做人不要強求,尊崇本心就好,不要自尋煩惱,反而讓自己失去了前進的可能。”

    天樞冷靜下來,說教道。

    “是,師傅。徒兒謹遵師傅教誨。”

    恒天虛心受教。

    “對了,師傅,我想去那小羊村,拜會一下葉小白的爺爺,不止你們二老,是否同意呢?”

    恒天隨即又道。

    “嗯,想去就去吧!這不是什么大事,記住了,不管對方是高人還是菜農,人家都是老人家,要尊敬老人,明白嗎?”

    木勺吩咐道。

    “是,師傅,請師傅放心,我會遵守禮節的。”

    恒天又道。

    “去吧!”

    天樞和木勺同時揮手。

    恒天隨即離開了這護國地下宮殿。

    ……

    ……

    而在炎華的魔都。

    這一天,忽然爆發了一個驚天的大案子。

    有不下二十人,橫尸街頭,而且慘不忍睹,竟然都是億全身的血液被放干的方式死亡。

    警方飛快的介入,進行調查。

    而且魔都的治安,也進入了一級戒備,晚上娛樂場所,全部停業,讓整個魔都的人民,都處于一種十分惶恐的狀態中。

    都擔心,自己會遇到那個變態的殺人狂魔。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