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326章 大結局謝謝你,謝謝大家
    傅步寧從此以后都很沉默,我和傅南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過我們都知道,經歷了這番變故,她這樣的表現挺正常的。

    不過傅南衡已經和我說了,對傅步寧的事情,一句話都不要問,我就遵守他的話,對傅步寧的起居照顧到無微不至,對陳漢霆的事情,一句話不問。

    傅步寧本來是一個小公主,現在突然沉郁了不少,我知道每個女孩子的青春里都會經歷這樣一段事情,所以,我沒有說話,傅南衡也假裝沒有看見。

    我知道最近兩個人都沒有聯系,沒有通信,他們手機也很少聯系的。

    大概半年后的一天,傅步寧忽然間喜笑顏開的模樣,這種時刻對她來說,實在太難得,我也挺高興。

    問到傅步寧怎么了,她說,陳漢霆的一個同學跟她聯系了,說陳漢霆的女朋友是假的,當年為了騙傅南衡,也是讓自己死心,從此不和傅步寧聯系,因為他覺得傅步寧始終是爸媽的小公主,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最近半年,他很艱苦地從底層崛起,開了自己的公司,現在已經小有規模。

    我并不像傅步寧這樣樂觀。

    一個男人,在困境的時候不和一個女孩子聯系,突然從困境中走出來了,又聯系,雖然我并不懷疑他對傅步寧的心思,可是他通過一個朋友的口吻說出來是什么意思?以為步寧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么?他尊重步寧嗎?

    他的這種心思是否是太陰暗了?

    我不相信是他的朋友主動發的,是他授意的也不一定,這種人的心思深不可測,我不想讓傅步寧再繼續和他聯系了。

    我和傅南衡說了我的想法,傅南衡說,兒女自有兒孫福,對傅步寧,還是要密切監視,但是千萬不能讓她看出來,一旦有風吹草動,馬上告訴他。

    我同意了。

    傅步寧每天開心地去上學,放學回來也挺高興的,并沒有什么情緒上很大的波動。不過應該陳漢霆還是沒有和她聯系,因為并沒有信件來往,傅步寧也沒有整天

    捧著手機,如果真是戀愛中的人,應該不會這她這種狀態的。

    我一直以為她會因此影響學習的,可是沒有,她學習非常用功,晚上都學習到很晚,每天早晨都去跑步,她皮膚很白,跑了步以后,臉變成了粉紅色,清純動人,活力十足,也很健康。

    如果陳漢霆如此這樣影響了傅步寧,我對兩個人的事情是不介意的。

    有一天,傅步遠回來跟我說,有一個劇組去他們學校選演員,他選上了。

    我本來對這事兒也不怎么上心的,傅南衡同樣也不關心,就是覺得小孩兒玩玩的,他跟我們說了那個導演的名字,還說了劇組里幾個演員的名字,有些挺如雷貫耳的,不過因為隔行如隔山,我和傅南衡還是沒有放在心上。

    我對他的要求是,只要不耽誤學習,可以嘗試一下的,他體育很好,長得也帥,愛好也多,總把他束縛在書本上,我覺得很殘忍。

    聽說他在劇中演的是男三號,傅南衡對演員這個職業從來沒有關注,對這個兒子除了本身的疼惜,并沒有職業上的規劃,就是任由這個孩子自由發展,所以傅步遠其實才是我們家里最幸福的人。

    男三號的戲份其實并不多,不過因為他個子長得很高,所以看起來已經是一個大孩子了,聽說他演的的是一個什么富貴人家的少爺,倒是挺符合他的身份的。

    拍戲是在京城和橫店兩處,他去橫店的時候,我全程跟著,我曾經去探過他的班,好像演的還不錯。

    看著眼前這個高高大大的少年,恍然想起了他小時候,因為淘氣被抱到飄窗上,他偷偷地順著窗簾下來,去了樓上哭的事情。

    真是一別經年,不知不覺,就已經過去十年了。

    他眼睛清亮,幸福的模樣可見一斑,他是傅南衡最愛的孩子,現在我發現,他也是我最愛的孩子啊,因為他凝結著我和傅南衡最相愛的時刻,他性格明朗,活潑,而且很多細小的時刻,不想讓人知道,雖然大多數人都看不出來他的良苦用心,可我還是一眼能夠看得出來。

    傅步遠看見在片場外面的我,忍不住笑了一下,是那種包容的笑,高高在上、卻不自知的貴氣讓所有的人都為之傾倒。

    我也對著他笑了一下。

    步遠大概在橫店待了兩三個月,他的戲拍完了以后,他就回北京了,然后加緊時間學習,我一直在監督他。

    傅步云在美國耶魯大學學習工商管理,還有房地產的課程,傅南衡說現在的房地產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現在他不想過分發展南衡地產,想找一些新的項目,發展成為集團,這個任務就交給傅步云了。

    所以,傅步云任務其實非常艱巨。

    因為傅南衡也曾經在美國留學過,而且,這些年來一直在涉足商業,所以,他和傅步云之間并沒有什么代溝,傅步云和自己的爸爸溝通起來,非常謙遜,常常和爸爸探討未來商業的發展,傅南衡會提出自己的意見,如果傅步云覺得爸爸的意見很有建設性,第二天他會和自己的老師提出意見。

    所以傅步云雖然出國了,可是經常視頻,我們都知道他是一個非常沉穩的孩子,覺得很放心,他還不到二十歲,就一個人去了美國,有時候我也挺擔心的。

    “我不也是很早就出國了嗎,有什么問題。”很明顯傅南衡并不把我的擔心放在心上。

    陳漢霆來了我們家是在半年以后,我不知道他是基于什么心態來的。

    我也ycgdjt.com很想看看步寧是什么態度。

    轉過了一年,又長大了,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孩子長大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以為自己還沒有老,可是孩子真的長大了。

    傅南衡冷眼旁觀陳漢霆。

    我覺得這兩個成年男人,相互看的目光中有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

    具體是什么我說不上來,可就是覺得傅南衡有些不大服氣。

    四十幾歲的人了,我還第一次在他的身上看到這種神色。

    因為不服氣,所以,對待陳漢霆的態度就冷冷,讓他去找傅步寧,但是只給他半個小時的時間。

    “謝謝叔叔,夠了!”

    這次再見陳漢霆,我覺得他簡直帥得迷人,這種讓日月黯然失色的顏值是我從未見過的。

    我和傅南衡出去了,我心里忐忑不安,總覺得放任自己十五六歲的女兒這樣談戀愛,是一件特別不負責任的事兒。

    我把自己的擔心告訴傅南衡。

    我倆正走在綠樹開滿了枝椏的春天的馬路上,“戀愛沒有早晚之分,只有“有”和‘沒有,’很多早早結婚的人是因為他們早就遇見了那個對的人,步寧這樣小公主的身份,我也希望有一個人真心愛她,我這個當爸爸的也就放心了!”

    我點了點頭,他的戀愛沒有早晚,只有有和沒有的觀念,我還是覺得挺新穎的。

    路上碰到了jessica,她一直沒有去美國留學,本來步云出國的時候,她哭著喊著也要出國的,可是dick也很倔強,他讓jessica上大學之前必須要在中國,可能要讓她培養自己的中文功底,那時候jessica鬧絕食,上吊,鬧了好久,可是終于還是沒有拗過自己的爸爸,乖乖地呆在了中國,從此和傅步云沒有那么多的聯系了。

    jessica是越長越漂亮,可是好像和傅步云的距離越來越遠,因為步云說的好多事情,她聽不懂,似乎并不是步云的靈魂伴侶。

    可是我又覺得,如果一個人因為另一個人聽不懂自己的話就不喜歡的話,這種邏輯關系就錯了,因為只有一個人先不喜歡一個人,才會對她不懂自己的話很介意的。

    當年,傅南衡的很多話,我也不懂的——

   www.moLoocare.com; 年輕人的事情,自己說了算了吧。

    我和傅南衡說傅步云最近一直和我們視頻,可是暫時還沒有回國的打算。

    jessica挺失望的,說步云也不回來。

    我和傅南衡對著笑了一下,小女兒的心思。

    雖然當年我們也是這么過來的,可是現在看他們,覺得好幼稚。

    回了家,陳漢霆已經走了。

    傅南衡竟然抬腕看了看表,“半小時剛到,守信用,還不錯!”

    “真矯情,還看表!”我嘀咕了一句。

    然后,我就看到傅步寧像一只小鳥一樣地從房間里飛出來,一下子撲到了我的懷里,說了一句,“媽媽”!

    感覺好高興呢。

    “怎么了?”我問了一句。

    “他沒有,他真的沒有!”傅步寧一直重復著說他沒有,我不明就里,不知道這個他沒有指的是什么。

    “什么沒有?”我問了一句。

    “他沒有女朋友,他朋友給我說了他消息的事情他是才知道,因為知道我已經知道了他的情況了,所以他才來看看我怎么樣了,現在他的事業起步了,他說了,不需要爸爸的幫助,他爸爸的病也在一點一點地好起來,媽媽,我好欣慰呀——”她抱著我,一直都沒有松開。

    “那你先前為什么一直那么努力的學習,媽媽不懂啊!”因為在我的印象里,失戀的人都會喪失理智,什么都干不好,和掉了魂一樣。

    “媽媽,當時我心里抱著最壞的打算,做的卻是最上進的決定,不能因為他,而失去了全世界啊,我還是爸爸媽媽的好女兒,kaokuaixun.com我還有自己的學業,即使沒有他,我也要做一個最好的自己!他對不起我,總不能我也對不起我自己吧!”

    傅步寧的話,簡直讓我大吃一驚,這情商根本不是一個這么大的女孩兒說的話呀,這情商,也分明不像我,像他爸爸,我懷著步寧的時候,一個人去了海南,他一個人在海南建起了dk樂園,后來我和他也帶孩子們去玩過,還有密云的dk樂園,那才是真正的好地方,是一生當中最美的時光。

    不對啊,最美的時光一直在前頭。

    “吃飯吧。”我心情很好,阿姨已經把飯端上了桌。

    說不出來為什么,我忽然擁抱住了旁邊的傅南衡,“謝謝你,給了我這么充實的一生,謝謝你一直這么寵我,讓我活在一個年輕人的世界,謝謝你,真的——”

    聲音哽咽,有些泣不成聲。

    他撫摸了一下我的頭發,說了一聲,“傻瓜!都這么多年了!”

    然后他拉著我的手,我拉著步寧的手,下樓吃飯去了。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