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1章 照顧好她
    展凝呆呆地看著南仲謙,他終究還是看到了。

    “他拿著你的手干什么?”南仲謙又問了一句。

    “哦,他就是要看看我的手環。”展凝回答,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還特意喝了一口牛奶。

    南仲謙低頭看了一下展凝手上戴著的戒指,沒說什么,繼續吃飯。

    南仲謙留在加拿大給汪雨做飯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所以,沒過幾天,他就回了國內了,因為汪雨的病情已經穩定了。

    展凝沒有跟著回去,畢竟汪雨病了,現在是非常時期。

    南仲謙回去,因為要處理olive分公司的事情。

    沒想到,處理分公司事情的事情,就碰到了喬與時,因為他一直盯著olive國內分公司的動向呢,在國內的時候,他就聽說了,olive的國內掌舵者是南仲謙。

    畢竟喬與時也是業內人士,他也想掌握業內尖端的動向。

    所以,在olive忙得人頭攢動的時候,喬與時來了。

    南仲謙正站在辦公室里,給展凝收拾資料,看看哪些是她需要的,哪些她不需要。

    就看到喬與時站在了玻璃門外。

    南仲謙略驚訝,但是想通了喬與時的職業以后,他就不奇怪了。

    “你怎么來了?”畢竟先前喬與時曾經和展凝有過一次初戀,南仲謙耿耿于懷。

    “我來是想問一下南總,這個olive是誰開的,我前兩天去了趟加拿大,不過沒找到這個設計師。”喬與時雙手撐著桌面,說這話的時候,挺無助的。

    呵,明明見到了展凝,展凝都沒有告訴他自己就是設計師么?

    “這個問題保密,不過到分公司開業的那一天,設計師會來的,如果你趕興趣的話,也可以來看看。”南仲謙抬眸看了喬與時一眼。

    “真的?”

    “自然。你畢竟也是業內人士嘛。”南仲謙覺得既然展凝不告訴他,自己也沒有必要說破。

    喬與時喜滋滋地走了。

    分公司開業是十天以后。

    南仲謙讓展凝回來,本來展凝對這種拋頭露面的事情不大感興趣的,不過南仲謙說設計公司如果少了設計師,那是什么樣?

    現在汪雨的病情已經穩定,雖然早就知道她得了癌癥,早晚都有那么一天的,可醫生說至少在一個星期內沒有問題的,展凝就回來了。

    南仲謙站在分公司門口替展凝迎賓的。

    展凝穿著八公分的高跟鞋,一身魚尾帶帶亮片的旗袍,頭發在后面高高地盤起,化了淡妝,人本來就年輕,這樣一裝扮,好像是降落凡間的仙子,她在口齒清晰地和別人介紹著q系列,以及olive在加拿大的發展。

    一年前,她只是南氏集團籍籍無名的小人物,沒有什么人認識她,現在她作為olive的設計師,大家都認為她是從加拿大憑空降落,可能是加拿大的華裔,因為從她的舉止談吐就能夠看得出來,她舉止高貴,談吐極有分寸。

    沒有人知道,這是汪雨一年教育的成果。

    喬與時端著酒杯,遠遠地看見展凝,他以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看著她。

    那個人明明近在眼前,卻仿若在天邊。

    他輕輕地走到了她跟前,不可置信地叫了一句,“展凝。”

    展凝正在和別人說話,聽到喬與時叫她,她挺驚訝的,說了一句,“你怎么來了?”

    “我好歹也是設計界的人,新星出現,我焉有不來看看的道理?”喬與時看了看今天展凝的打扮。

    從上次在加拿大開始,喬與時就覺得展凝變了,言談舉止,都變了,可那天早晨她穿著休閑服,他以為是過了一年的時間,她成長了,不過現在看起來,好像不是的,明明是因為她站在了更高的層次上,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

    南仲謙本來站在門口迎賓的,看見喬與時過來以后,他的目光一直追隨著喬與時。

    喬與時走近了展凝,兩個人的目光好像不大自然。

    縱然兩個人現在沒有感情了,可是沒有哪個男人能夠容得下自己女人初戀的男人。

    初戀,是一個很敏感的字眼。

    南仲謙也走了過去,站在了喬與時的旁邊,一下攬過展凝的肩膀,“那天沒有告訴喬總,olive的設計師就是展凝。”

    喬與時木訥地點點頭,其實這個結果,他早就想到了。

    南仲謙本來對珠寶就不感興趣,前段時間汪雨和南勁飛的官司打得轟轟烈烈,所有的人又把當年的事情提上日程,咀嚼了一遍,他也知道了很多。

    知道了當年南勁飛逼迫展霄云放火燒了自己,把凝花據為己有,南仲謙本來對這件事情就排斥,所以一直沒有發展珠寶業務,現在他竟然親自開了珠寶設計的公司,自然不是為了普通人。

    不過,因為展凝消失了一年了,所以,喬與時沒汪她身上想。

    看到南仲謙攬著展凝肩膀親熱的樣子,喬與時知道南仲謙對自己還有芥蒂,而他,對展凝確實也還沒有死心,他轉身離開了。

    或許現在的展凝,只有南仲謙才能夠配的上吧。

    喬與時覺得今天來了,是自找尷尬的。

    展凝也不說話了,歪頭看了看南仲謙。

    分公司開業以后,展凝因為沒有設計的心思,所以,暫時從加拿大調來了很多的珠寶銷售,畢竟這些都是孤品,所以,中國市場和加拿大市場沒有主次之分。

    展凝返回了加拿大,汪雨當然要問展凝開分公司的情況,她那么強勢的一個人,不問就奇怪了。

    展凝就說南仲謙弄得挺豪華的,各方tcmdianxue.com面也都很符合自己的心意,就是缺少了汪雨,畢竟汪雨才是olive的主心骨,現在主心骨不在,當然少了很多的東西。

    汪雨冷stjixin.com哼一聲,“追老婆當然要煞費苦心了。他有錢,燒錢本來就是他的強項,將來等你嫁給他了看看,看看他還有沒有這么好的耐性。”

    展凝低下頭,沒說話,對人生的事情,她了解的還太少,她搞不清楚汪雨是怎么想的。

    還有什么叫“追老婆”呀,南仲謙明明都已經追上了呀。

    展凝以為汪雨的病會很快好起來的,可是沒有,她越來越孱弱,越到后期,仿佛一夜之間一瀉千里,汪雨的頭發做化療做的都快掉光了,昔日風華絕代的樣子早就不見,展凝現在見到的只是一個日日消瘦的中年女人。

    她有時候會趴在汪雨的床上哭,哭以前也沒有媽媽的照料,現在終于有媽媽了,可是媽媽離她越來越遠了,昏迷不醒,睡著的時間比醒著的時間都長。

    偶爾一次,展凝聽懂了媽媽的話,“南仲謙怎么還不來?”

    “他國內的公司很忙,可能暫時來不了。”展凝哭哭啼啼地說了一句。

    然后,展凝就開始催南仲謙,讓他無論如何都快一點,媽媽可能快不行了。

    南仲謙說了一句,“知道了。”

    就讓秘書給她定了去加拿大的機票,一路上,他的思緒翻飛。

    對汪雨的感情,不僅僅因為她是展凝的母親,更因為他年輕的時候就非常崇拜這個女人。

    現在,她年紀大了,脾氣也漲了,因為父親的緣故,對他也有了很深的成見,他是多么希望回到十六年錢。

  www.wuzhuyu.com  那時候,嬌滴滴的展凝,總是叫他“仲謙哥哥”。

    展凝看到南仲謙進了病房的門,上去就抱住了他,開始叫,“仲謙哥哥,哥哥,媽媽她……”

    南仲謙緊緊地皺了一下眉頭,他的目光瞥了一眼我躺在床上的汪雨。

    汪雨正對著他微弱地招手。

    展凝緊緊地跟著他,一步也不離開。

    南仲謙走到了汪雨面前,汪雨一下子把展凝的手放在了南仲謙的手里,說道,“拜托了,照顧好她,我這一輩子就這一個女兒,她才這么小,你好好對她。”

    “我知道了。”南仲謙的聲音亦是哽咽。

    汪雨輕笑了一下,然后闔上了眼睛。

    這一刻,展凝真的繃不住了,真個人靠在南仲謙的懷里就哇哇大哭起來。

    畢竟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情,她也承受不住。

    南仲謙邊拍著她的肩膀,邊說,“以后你有我。”

    展凝的哭聲更大了,從此和她有血緣關系的人都不在了,這個世界上,真的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展凝覺得老天爺真的好不公平,為什么這樣對她?

    好在有南仲謙在,她什么都不需要考慮,展凝整日穿著黑色的衣服坐在沙發上,南仲謙處理汪雨的后世,把她的骨灰灑在了大洋深處,這是汪雨的愿望,她希望回歸大海。

    展凝這幾天瘦的沒有人樣了,眼睛很大,凸顯著。

    只要南仲謙閑下來,她就趴在他的懷里哭,好像小時候丟了玩具再也找不到的小孩兒。

    南仲謙拍她的肩膀,撫摸她的頭發,讓她安心,他會一直陪著她。

    展凝還是抑制不住的哭泣。

    南仲謙覺得,既然汪雨不在了,加拿大展凝以后肯定還要回來,不過是以探親的身份回來的,不會常駐了,這棟房子,可能以后作為兩個人度假的地方。

    回中國的時候,展凝依依不舍地又看了這里一眼。

    就是在這里,汪雨把她從一個丑小鴨培養成為了一個淑女,可是她的母親從此不在了。

    飛機上,展凝的半個身子都靠在南仲謙的身上睡了一大覺。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