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23章 且看我這一劍
一門兩位劍道巔峰尊者,殘陽劍派在中域劍修眼中的地位是無人能及的,現在卻出了一個把他們批判得一無是處的人,這種反差跟震撼,讓場中的氣氛都變得有些微妙和尷尬起來。
林天淡然開口,他收手而立,看向趙賢,再次開口說道:"說得直白一點就是。你們受到了條條框框的約束,殊不知,天下大道,哪來的框架?一個人走出來的道,并非一定是唯一的,一百個人走出來同樣一條道,就有一百種方式,只要能成功走出來,你們何以見得是錯的?"
"你們說這是劍心,我硬要說這是劍術,你比不過我,難道我說的就是對的?你繼續領悟。說不定劍心能比我的劍術更強,我說一是一,你大可以說一是二,只要你內心夠堅定。無人能左右,那你就能把一變成二。"
林天接連開口,幾番話說下來,讓場中所有人全都沉默了。
劍道修士開始沉默,不是劍道修士趕來看熱鬧的那些修士,也陷入了沉默。
因為林天此言,并不僅僅適用于劍道,而是適用于任何道,包括靈清子他們在內,都暗自思襯,最后發現林天此言,居然沒有什么不對!
無法反駁即真理。
趙賢額頭見汗。不甘心的咬牙反駁道:"你這是歪理!劍心就是劍心,怎么會變成劍術?"
"那你說,我這一劍,是劍心還是劍術?"
林天反問。
"這自然便是劍心,你領悟劍心比我深刻罷了。"
趙賢沉聲說道。
"那我說我元嬰境領悟劍心,你為何不信?"林天再問。
趙賢啞口無言。
林天再看向場中的那些劍道修士,語氣變得凝重和嚴肅起來,說道:"不管你們是怎么想的,只要你們足夠堅定,哪怕今生成就不能達到巔峰,也絕對不會弱,怕的是你們自己內心都不夠堅定,別人說什么就是什么,你未曾領悟,何以見得別人說的一定是對的?殘陽劍派說劍心需要尊者境界才能領悟,那是因為他們是這個境界領悟的,你們沒有見過更弱的時候領悟劍心,所以就理所當然的把這個當成信念,這也導致你們不入尊者,根本不可能領悟劍心。"
說到這里。林天話鋒一轉,冷笑道:"即便你們有些人入了尊者,也抱著以為只要入了尊者就能夠領悟劍心的想法,反而遲遲不能領悟。我說的,可對?"
杜木復渾身震顫,說不出話。
那些被林天目光所及的劍修,全都低下了頭,這一刻,他們不敢再有任何小覷!
包括趙賢在內,都是一語不發,他已經被堵住了嘴,想不到任何話語來反駁林天,既然這樣,還不如保持沉默。
最要命的是,他心里竟然有了一絲悔意!
被林天幾番話給說的!
同一道的修士。對道的感知是非常敏感的,林天剛才露出那一手,已經讓他們察覺到了其中的劍道境界,也就是他們認為的劍心。這是做不了假的。
"敢問先生,既然先生說內心堅定即可,難道就不需要分辨對錯么?"
又有一位劍道尊者,開口問道。
稱呼已經跟杜木復一樣,下意識變成了先生。
"對錯誰定?"
林天疑惑反問。
那尊者一怔,對錯誰定?
自己給自己發問,卻被問住了,沒有答案,或者說他不知道答案。
其他人也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卻沒有人能夠想出一個讓人信服的答案。
林天自解道:"對錯強者定,世間的綱常規則,哪一條不是強者定的?我從外界來,暫且不說,就說這中域,弱肉強食,金玄宗自認為強,所以來欺壓靈清宗,結果靈清宗更勝一籌,金玄宗滅,殘陽劍派強。所以杜木復來此,靈清宗上下忐忑不安,爾等站隊便立即選擇殘陽劍派,我與杜木復論劍道。爾等依然還是無條件相信杜木復,卻認為我在撒謊,是也不是?"
無人開口說話。
靈清子幾人一臉汗顏,在得知殘陽劍派會來找麻煩的時候,他們的確上下都在忐忑不安,只因為殘陽劍派是六大勢力中排行第二的強大勢力,他們不是對手,倘若他們比對方強。就不會有忐忑一說了。
林天繼續開口道:"強者理論,這個不用我多說了吧?你們各自都清楚,既然這樣,為什么你們不能成為那個強者。去走出自己的路,讓別人來附庸你們?沒有嘗試過,就不要說不可能這三個字。"
對這些人說完后,林天又轉頭看向杜木復。語氣變得有些嚴肅起來,沉聲道:"你天賦不弱,此前說你道是對的,但是方向歪了想法錯了。若是不做點什么,你也難以信服,你且看我這一劍。"
言罷,林天喚出輪回劍。整個人沖天而起,直沖天際,對著天穹便是一劍刺出。
對的,是刺。不是斬。
這一劍,劍芒驚天,如同天威,周遭天地,全都失去了顏色跟聲音,眾人眼中耳中心里識海,全都是這一道劍芒,全都是這一劍。
論威力,足以讓五座神橋的尊者趙賢都為之側目,但是對杜木復來說,卻并不算什么,他可以輕易做到。
論氣勢,這一點是夠了,可太花哨,不夠樸實無華。
但就是這么一劍,卻讓杜木復神色大變,渾身震顫,在輕微發抖,眼底深處,浮現出一抹驚恐之色。
在場的能跟他一樣反應的,一個都沒有。
姜武神色狂熱,他仿佛看到了當初那一道頂天立地的身影,也是那一道身影,教會了他想做什么,需要自己去做,他當年手持黑魂劍,殺了半個星域,只為消滅仇人。
蘇煙柔美眸異彩漣漣,這,才是她心目中那道偉岸的影子!
靈清子眉頭緊鎖,陷入了一陣沉思。
于剪沉眉不語,徐慶面露疑惑,蔡玉不知所以。
即便是趙賢,也只是在思索,面露難色,他發現自己看懂了林天這一劍,卻又看不懂。
這很詭異也很矛盾,卻偏偏的確如此。
唯獨杜木復,臉上除了驚恐之外,別無他色。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