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15章 生不如死
    半夏從女子的恐懼中可以看的出來,她對巫谷的恐懼。www.wjxs.cc

    巫谷到底是什么地方,竟然能夠讓人如此害怕?

    她面色沉下看向苗清蕙:“想要害人,也要你能活著出去在說。”

    苗清蕙眸光瞬間轉變成狠毒,怒道:“你要殺我,你也會死。”

    聽到這句話,那女子眼眸中的恐懼更驚。

    “本君的妻子也是你這種賤人可以威脅的?”

    男子冷聲開口,半夏回頭就見月北翼冷著一張臉走進來。

    月北翼扶住半夏的肩膀,冷眸掃向苗清蕙。

    那眼神冷的讓人渾身顫抖,苗清蕙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君主的廬山真面目。

    她一顆心緊縮,君主的容貌讓女子為止瘋狂。

    她更是喜歡的緊,可想到這樣豐神俊逸美若天神冷似天魔的男子竟然是半夏的夫君她嫉妒的要死。

    她不甘心這樣完美的男子應該是她的夫君,只寵她才對。

    她當時就抬眸看向月北翼道:“君主。”

    “請君主將小女留下小女子,小女子知道一種巫國秘術可以讓人長生不老。”

    在苗清蕙心里,這世上的人就沒有不想長生不老的。

    所以她肯定自己拋出這個橄欖枝,君主一定會接好,而且以后對自己另眼相看。

    “如果讓本君像怪物一樣活著,本君寧愿與心愛之人相守到老。”

    月北翼說完,就面色沉冷不容反駁道:“來人,將這個女人丟進萬獸園。”

    苗清蕙渾身驚顫,沒有想到月北翼竟然不在乎長生。

    她立刻求道:“你們不能殺了,我死了君后也活不了,你們放了我快放了我。”

    月北翼絲毫沒有將她的威脅當回事,半夏也不以為意。

    “求求你們放了我,君后,君主你敢殺我我就拉著君后給我陪葬。”

    “君主,君后,我錯了放過我吧嗚嗚嗚……”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放開我嗚嗚嗚……”

    就這樣,苗清蕙在哭求掙扎中被人拖走。

    那女子還在瑟瑟發抖,渾身都在顫栗。

    半夏問道:“引蛇之事你可參與?”

    女子立刻磕頭道:“罪女雖然沒有參與,可是知情未報。”

    “既然并沒有參與害我且念你被人威脅,本后便饒你一命將你潛回巫國。”

    “君后大人,罪女自知罪孽深重不可原諒,可萬萬不能回到巫國,就算離開這里罪女都會被抓住被遣送到巫谷,君后大人若是如此還不如給罪女一個痛快。”

    半夏挑眉,看向月北翼。

    月北翼道:“她既然會巫術,留著或許有用處。”

    半夏想了想:“那就留下吧!”

    女子立刻磕頭:“感謝君后君主不殺救命之恩。”

    月北翼拉著半夏的手道:“我帶你過去。”

    半夏跟在月北翼的身邊,來到另一處牢房。

    半夏抬眸看去,上面寫著‘瀾’字。

    牢頭趕緊將這間牢房給打開,立刻露出里面的場景。

    瀾看到門外的君主與君后二人,立刻跪下抵著頭。

    “瀾,你可想好如何死?”

    瀾,將頭磕在地上:“屬下深知犯下大錯罪孽深重,任憑君主處置。”

    月北翼冷笑一聲:“本君倒是想讓你死,可君后求情本君只能網開一面。”

    瀾,猛然抬頭看向君后,不得不說君后美的驚人。

    她的眼眸如月般醉人,一身氣質出塵,若仙子一般給人一種距離感,不能觸碰只能欣賞。

    他問道:“君后大人,為何救罪臣?”

    半夏看著他清秀俊美的臉,道:“被人蒙蔽做出愚昧錯恩之事,犯下罪名足以處死。”

    瀾,地下頭,君后的話說在他的心坎之上的確是他錯了,錯之至死。

    見他低頭,半夏才又道:“不殺你并非本后心軟,不過是給你一個贖罪的機會罷了。”

    瀾,聽完,內心感激真心實意的在地上磕頭道:“罪臣,謝君后大人。”

    半夏轉身不再看他,月北翼扶著半夏的肩膀離開。

    瀾,被釋放心存感激,只是少了以前的那種高傲。

    此刻,地獄牢籠之內,真如同地獄一般。

    各種刑具掛在墻上讓人觸目驚心,光是聽到里面慘絕人寰的叫聲就足以讓人不敢靠近。

    “啊啊啊!!!”

    “哈哈哈,你叫的越大聲,本殿的心里就越舒坦。”

    “影哥哥,求求你放放過我嗚嗚嗚……”

    月北影邪氣的笑容瞬間收起,將靈雀的最后一根指甲生生從她肉里剜出來。

    “啊啊啊!!!”靈雀痛苦的慘叫。

    月北翼這才放下剜肉的刀,嘴角勾起邪冷的弧度。

    “當初你陷害本殿的時候怎么沒有手下留情?當你知道認錯人學喜客棧追殺我們的時候,你怎么就沒有放過我們?”

    一句句的質問,讓靈雀陷入恐慌。

    她寧愿一死也不想受這種非人的折磨,簡直讓她生不如死。

    接著就看到月北影拿出另一套刑具,這種刑具叫碎眼刀。

    這種刀尖很細,并不是將人戳瞎而是活生生的將眼珠子給戳碎。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我錯了我錯了嗚嗚嗚……”

    月北影仿佛沒有聽到她的求饒一般,反而道:“如果將一雙眼睛都戳碎,那還怎么看到以后我每天對你的刑法,所以本殿就網開一面戳碎你一只眼好了。”

    靈雀拼命的搖頭:“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對我嗚嗚嗚……”

    “怪不得昨天聞你身上帶著血腥之為,原來你是找到樂子。”

    婉約清揚的聲音響起,月北影回頭看去。

    果然是一身儒雅的京墨,他總是那樣文質彬彬仿佛一位大儒一般讓人一看就是有學問之人。

    他黑臉,這件事被京墨撞破,若他告訴嫂子嫂子會不會覺得自己是狠毒之人。

    甚至,會不會因為他的狠厲而害怕自己。

    他開口問:“你怎么來了?”

    京墨已經走到他的身邊,拿起他手中的刑具。

    靈雀以為自己得救了,立刻沖著京墨道:“大公子,大公子救救我,救救我嗚嗚嗚……”

    京墨嫌棄的看了一眼她血淋淋的手,這才回答月北影的話:“來跟你學習,你可有意見?”

    月北影一聽,當時就笑了:“你可擔任過大理寺卿,對于刑法之事比本殿熟悉,還需要跟本殿學?”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