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四百三十五章 我想回家
    聽到林陽這話,梁衛國的心臟立刻加速了幾分,他忙開口:“林陽,你先別生氣,這件事情你義父還在爭取,你放心,我們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我義父還在爭取?他如何爭取?”林陽淡問。www.25shu.com

    “他已經去找家主了...你別擔心,你義父說了,無論如何,他都會給你還有你妻子討一個公道回來,哪怕這是再小的事!我們都會認真對待。”

    “這可不是小事!”林陽眉頭一皺,盯著他道:“我妻子受了委屈,或許對我妻子而言,只是小事,擦破點皮,拋諸腦后就算了,但對我來講,可不是!我妻子受了委屈,哪怕只有半點,都比殺了我還要嚴重!”

    林陽絕不是夸大其詞,他寧愿自己受委屈,也決不能容許身邊人受委屈!

    “我知道...”梁衛國嘆了口氣。

    “我不清楚我義父打算用什么方式來解決這件事,但我不希望我義父為了我妻子而飽受委屈,不過我答應了他,給他三天時間,所以我會耐心的等三天!”林陽閉起了目,不再吭聲。

    梁衛國聞聲,是欲言又止,最終,他搖頭一嘆,沖著旁邊的梁生道:“小生啊,好好照顧林先生,林先生,如果你有什么需求,盡管跟梁生講!老頭子就不久留了。”

    “梁老爺子先忙。”林陽點頭。

    梁衛國頷首,便轉身離開了小院子。

    院內重新恢復了平靜,但林陽的心里頭卻是再起怨氣。

    然而義父擋在那,他一腔怨氣也無處發泄,只能等待三日!

    “梁家,但愿你們別讓我失望吧。”林陽呢喃著。

    旁邊的梁生稍稍聽到了一點,是心驚肉跳。

    哐!

    這時,大門再度被人推了開來,隨后一個打扮時尚挎著個lv包包的少女走了進來。

    少女很是時尚,齊劉海,臉上掛著淡妝,五官十分精致,好似瓷娃娃一般,身材嬌小,前凸后翹,年齡大概十七八歲的樣子。

    進了門,她很是好奇的看了眼這邊的林陽還有梁生,而當瞧見梁生時,不由錯愕起來:“生哥,你怎么在這?”

    “小蝶啊?你來了?是來看你母親的嗎?她在里面吶。”梁生雙眼一亮道。

    “小蝶?你是梁小蝶?”林陽微愕。

    “咦?你認識我?”那少女奇怪的看著林陽問。

    “當然。”林陽淡淡一笑:“我叫林陽,雖然咱們沒見過面,但我相信你聽過。”

    “林陽?”

    少女愣了下,秋眸微微睜大,模樣顯得很是可愛,但片刻后她哼出了聲,冷冷道:“我還以為是誰吶,原來是你啊!你就是那個從林家趕出來的喪家之犬林陽吧?我怎么可能沒聽過你?”

    林陽眉頭頓皺。

    “小蝶,你怎么說話的?他好歹也是你干哥哥啊!”梁生急了,連忙說道。

    “干哥?他也配?我可沒有這么一個廢物哥哥!”梁小蝶可愛的小鼻子里發出一記哼聲,很是厭惡的瞪了林陽一眼,便朝屋子里跑去。

    “媽!媽!我來看你了!”

    梁生見狀,滿臉苦笑,尷尬的看著林陽。

    林陽搖了搖頭,他是懶得跟個小丫頭一般見識。

    梁小蝶總算是還有孝心,這一日都留在屋子里照顧梁秋燕,而梁平潮也來了兩次,看見林陽,他眼里是充滿了恨意,可瞧見梁生陪著林陽,便也不做聲。

    這幾個都是梁秋燕的親生兒女,林陽自然是不會跟他們紅臉,便是假裝沒看到。

    “陽兒,陽兒...”

    這時,屋子里突然響起了梁秋燕的陣陣呼聲,頗為虛弱。

    林陽聞聲,立刻走進了屋子。

    此刻屋子里,擺著兩張床,幾名穿著白大褂的梁家醫護人員正在為梁秋燕輸液,蘇顏已經好了大半,正坐在病床上,拿著個手機處理一些公務,瞧見林陽走了進來,輕輕點了點頭。

    梁平潮沒來,梁小蝶在洗漱間給梁秋燕清清洗毛巾。

    林陽沖著蘇顏頷首示意,便來到了梁秋燕的床邊。

    “媽,怎么了?”林陽輕聲道。

    “陽兒,媽拜托你個事。”梁秋燕微笑道。

    “什么事?”

    “是這樣的,小蝶突然不想去上學了,我覺得她學校里肯定是遇見什么事了,你待會兒跟著她一起去學校看看,瞧瞧是發生了什么事,如果能解決你就解決,解決不了,你就回來,跟你義父說說吧。”梁秋燕虛弱道。

    “媽您放心,沒問題。”林陽點頭。

    “好,那我跟小蝶說說。”梁秋燕笑道。

    片刻后...

    “什么?讓這個廢物陪我去學校?那我不得丟人死?我不同意,不同意!不同意!”梁小蝶氣的是連連跺腳,一把坐在椅子上,將頭撇到一旁憤怒道。

    “小蝶,聽話,還有,他是你干哥,你必須對他尊重點!”

    “我才沒有這種廢物干哥呢!你看看他什么德行,他配當我梁小蝶的干哥?他配嗎?他連他那個老婆都配不上!”梁小蝶近乎尖叫的喊道。

    “你...”

    梁秋燕氣的是渾身直顫抖,滿臉漲紅,情緒尤為激動。

    “太太,您不能動怒,您現在的血壓很不穩定,要是動了怒,會引起病情惡化的太太!”

    旁邊的醫護人員忙勸。

    但卻無用,梁秋燕還想起身說什么,情緒一激動,卻是吐出了一口血。

    這下可是把梁小蝶給嚇懵了。

    林陽也忙是上前,給梁秋燕來了一針,她方才安定下去。

    “媽,你別生氣,我答應您,我答應您還不行嗎?”梁小蝶欲哭無淚道。

    “以后,要尊敬你這個哥哥,明白嗎?”梁秋燕臉色蒼白,但尤為嚴肅道。

    “是...”梁小蝶心不甘情不愿道。

    “好吧,跟小陽一塊去學校吧!”梁秋燕躺了下去。

    梁小蝶無力的垂下了腦袋,沒再吭聲。

    時間到后,梁小蝶收拾了下,二人離開了梁家。

    卻見梁小蝶領著林陽來到了街頭的公交站臺處,竟是在這等著公交。

    林陽錯愕不已:“梁南芳都開法拉利,你居然坐公交?梁家沒給你配車嗎?”

    “那林家給你配了車嗎?”梁小蝶反唇相譏。

    林陽愕然。

    感情梁小蝶的遭遇與林陽在林家的遭遇大相庭徑啊。

    不過梁小蝶倒沒有林陽這么慘。

    238公交到了站,二人上車,約莫一個小時,總算來到了梁小蝶所在的學校:燕京師范大學。

    只是,站在了這大學門口,梁小蝶卻是踟躕不定,猶猶豫豫,始終不肯走進校門。

    “怎么了?進去啊。”林陽奇怪的問。

    “不...不...我...我想回家...”梁小蝶欲哭無淚的說道。

    “嗯?”林陽愕然。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