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三百八十五章 頭疼的左齊
    南湘將這份幸運,當做一個偶然。又或江夜宸演技好,塑造的“形象”完全就像個萍水相逢的買家。

    主臥床上,江夜宸也躺了下來,出租屋里南湘已經進入夢鄉,而他卻望著身旁的空著的枕頭,眸光寒冽。

    說不明為什么要注冊那一個賬號,為什么打破了平靜,甚至破了他規矩,去找他發誓再不理會的人。

    為了一千萬支票就離開他的虛榮女人。從離婚起,他徹底看透南湘。

    但他不管,既然他過的不好,南湘也不能和別人過的幸福。

    是她把他生活打亂的,理所應當負點責。

    請柬上的婚禮日期,定在正月二十。

    南湘用她新的手機號,聯系了蘇眉,她可不敢等到婚禮那天再和蘇眉見面。以妮子火爆的脾氣,不會顧大喜之日,肯定要追著她胖揍一頓。

    而且蘇眉也懷孕了,還是三個月的身孕,她還沒恭喜她當上準媽媽,蘇眉一定有很多話題與她分享。

    和她想的如出一轍,接到南湘電話,蘇眉激動的語無倫次,然后化身教導主任,在電話里“批”了南湘一個小時才算完。

    誰能想到這出口流利的姑娘,還是一年前站在她身后有些膽怯的小護士。

    女人找到愛情,變得自信,是幸福的成長方式。

    “我給你伴娘服都備好了,晚上你來我店里一起試試,我等會就和左齊來接你!哼,我還沒說爽呢,等見面在削你,不許再鴿我哦!”

    蘇眉在電話里,威逼利誘。

    “蘇眉,我已經是孩子的媽媽,不能做你的伴娘,而且我晚上還有事情的。”

    南湘想到還要交給那位“無聊人”先生線稿,沒有同意。

    “不管不管嘛!不許再找借口,我們老家沒這樣的風俗,我一定要你和我一起見證。你這干媽不來,我就不試婚紗了。”

    蘇眉撒嬌。

    “左齊真的把你寵壞了。”南湘無奈。

    蘇眉大概怕南湘真的不來,突然更委屈了。“湘湘,你到底來不來嘛,你是不是不想我結婚,不想我幸福?否則,你怎么舍得拋下孤苦伶仃的我一個月不管,你都忘記我們這幾年的革命友誼了,我要上吊!”

    “怎么可能呢?這幾年,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南湘頭大了,她最應付不了別人來軟的了。

    “那就說好了,快給我地址!在線強行索要!”蘇眉馬上笑了。

    “你懷孕晚上不要出來奔波了,我忙好就來奶茶店找你。”

    南湘妥協了,線稿白天她就完成了,發給那位買家就好,應該可以空出點時間約一約。

    “愛你,不見不散!”蘇眉熱烈的響應。

    手機登錄上“心設”賬號,南湘將做好的線稿定稿,發給了那位“無聊人”。

    對方竟沒有在線,在她疑惑的點進聊天處,發現有留言消息。

    ———晚上有事,晚些上線。

    不是說要的很急嗎?

    南湘回了一個嗯,快速將線稿在線發送過去了。

    她的任務完成了,至于對方看不看得上她的線稿,這樣一來,她也可以騰空去見蘇眉。

    金銘爵白天打了零工回來,吃了南湘送去的飯菜,累的倒頭就睡了。

    南湘不打算驚動他,找了輛車坐去蘇眉店里。

    因為影樓就在奶茶店隔壁,左齊任性的包下了整間影樓,隨蘇眉試個過癮。

    蘇眉在奶茶店等著南湘來了,然后才一起進了影樓。

    可是令南湘驚愕的是,今晚參與蘇眉試婚紗的不僅自己,左齊也帶了江夜宸和紀云川來!

    于是影樓等待區變成了這樣的一番情景,一個區域以蘇眉娘家人包括南湘為一陣營,另一個區域以左齊兄弟幾個坐成一組。

    人多不那么尷尬,但南湘壓力還是不小的,只要有江夜宸在的地方,她就沒法做到心無旁貸。

    蘇眉換好婚紗,從試衣間走出來,南湘這一邊的蘇家人都站起來,她也跟著站起身。和江夜宸坐的位置就隔了幾張椅子,簡直如坐針氈。

    “壞女人,晾了我那么久才理我,我都想出相思病了,晚上你可得寸步不離的陪著我,不許偷偷跑了!”

    蘇眉出來第一時間,還是找南湘吐槽,南湘看著穿婚紗的蘇眉,一時也忘了旁的煩惱,發出真心的贊美,“小眉,你穿上婚紗真好看。”

    婚紗于南湘是個“跨不過去的坎”,或許也是她的終身遺憾,所以看到蘇眉穿上潔白的婚紗,她的心情是很激動的。

    “我給你選的伴娘服也絕對好看,肯定美過我這個新娘子,快進去試試。”

    蘇眉臉頰紅紅的,叫了影樓的人,“您好,請帶我的好朋友去試禮服。”

    “對,我們小眉要做最幸福的新娘,看看這一身,多好啊。我的女兒,這一晃就二十年,怎么過得這么快,你都要嫁人了。”蘇眉的母親是一個忠厚的婦女,看著女兒穿上婚紗,幸福的落淚了。

    蘇眉的父親也是老實人家,看妻子落淚,也濕了眼。

    蘇眉心疼地抱住父親母親,“媽,這么高興的時候你哭什么,他們家人對我很好的,我身上的首飾,這個項鏈,還有耳環,都是左齊媽媽他們給我從國外帶的。他的爸爸媽媽本來也要過來的,可是左齊奶奶說兩個人國外時差沒倒回來,所以才沒來的。”

    她說著,提起裙擺喊左齊,“左齊,你杵那干什么,還不過來?”

    南湘也幫著蘇眉提裙子,視線跟著放到了一邊的男人們身上。

    幾個男人氣場各有迥異,坐前面的紀云川看了看縮到后排的左齊,調侃道,“老丈人和岳母舍不得嫁女兒潸然淚下了,你這個準女婿不過去示好示好?”

    “可別了吧,別給我亂取外號,我聽的瘆得慌。”左齊抱了抱手臂,一臉不情愿,狀態比以前差了很多,從知道蘇眉懷孕起,他就沒怎么自在過。

    “你不愿意,難道等著人家給你架過去?孩子還有幾個月都要生了,你就認了吧。”紀云川哪不清楚左齊的花花腸子,調侃的更甚。

    左齊白眼,“白嬌放棄你,你是輕松了啊,沒良心!”

    他看向前面一直看手機的江夜宸,拍了拍他的肩。

    “哥今天叫你們來,就是幫忙的。”

    “老江,你靠譜,我信你的。想想轍吧,你用什么辦法讓南湘死心塌地和你離婚的?這不,你前妻今天也在,要不你替我去擋擋,我一看蘇眉穿婚紗,我頭就疼了。”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