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浮華夢斷徒生憶第409章 日日來求
    “為何會突然想要出宮?”煦兒在此之前雖然提出過讓他帶他出宮玩,但從未有過出宮居住的念頭。www.25shu.com

    煦兒十分上進,之前跟著周太傅讀書,這段時間周太傅告假,他每日亦然堅持花幾個時辰讀書練字,功課不曾落下。

    “皇叔,母妃寢殿里有一副字,是父王留下的,上面寫,江水不爭先后,爭的是滔滔不絕,煦兒不解其意,但最近好像明白了!”趙煦看著趙恒,目光十分平靜。

    趙恒驚嘆趙煦的早慧,可更擊中他內心的是自己的無能。

    所有的一切他都無力阻止,他的自以為是在一日之內盡數被摧毀。

    權力面前,他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也許陸玉庭說的沒錯,想要不受制于權力就要先得到權力。

    “皇叔答應你!”趙恒摸摸趙煦的頭。

    趙煦模樣乖巧,氣質已和太子哥有幾分神似,尤其說剛才那句江水不爭先后時,那個情景……恍若隔世。

    當年的他便如同今日的煦兒,他當年能順利跟隨外祖離開皇宮,太子哥也在父皇面前說了不少好話。

    如今時空流轉,場景倒換,卻是故人不在,今非昔比。

    御書房

    趙恒跪在地上:“父皇,求父皇恩準煦兒和皇嫂離宮!”

    皇上身上穿著明黃的寢衣,他已經躺下,聽說趙恒覲見,便立刻起了。

    這孩子急脾氣,深夜覲見,必然是有要事。

    房間內溫暖如春,皇上坐在床榻上,臉上表情晦暗不明。

    “今日之事,你可是有怨言!”皇上看著跪在地上的趙恒道。

    是他今日派御林軍抓了高家兄弟,他知那高家兄弟是老五派在煦兒身邊保護他的人。

    煦兒落水一事蹊蹺,他不瞎,能看得出來不是意外而是人為。

    可太子妃直接下令杖斃了煦兒身邊伺候的小太監。

    太子妃外柔內剛,行事穩妥,和太子十分相配,當年是他親自為太子挑選的,太子在世時太子妃也未做過杖斃宮人這種事。

    可她若有證據便不會如此,如此雷厲風行的杖斃小太監便是把錯都歸在底下人伺候不周上,護住了皇家的臉面。

    當然,他知道,太子妃還是怪他的,因為安慶殿伺候的宮人是他派去的。

    而他杖責高家兄弟一則是為了皇室顏面,讓所有人都知道護主不周的代價,再則提醒眾人此事到此為止。

    免得,此事鬧大,被那些臣子拿來說道,老五又要被加上一條監視皇侄的罪名。

    趙恒今日倒十分平靜,并未和皇上置氣:“兒臣不敢,父皇如此處理自有父皇的深意!”

    皇上點點頭:“你既知此,為何又提煦兒離宮之事!”

    “父皇可還記得兒臣當年為何離宮?若當年兒臣沒有離開皇宮,也許早沒有現在的五皇子,今日煦兒離開也是同樣原因,至少能保住太子哥唯一血脈……”

    趙恒跪地不起,皇上聽完并沒有發怒,沉默許久后才道:“朕困了,退下吧!”

    趙恒倒沒有忤逆,只道:“兒臣明日再來!”

    父皇一日不同意,他便日日來求,直到父皇同意為止。

    第二日早朝,皇上下了一道圣旨:先太子妃姜氏看護皇孫不利其為罪一,教導宮人無方其為罪二,令皇上憂心其為罪三,念其為皇家誕下皇孫有功,特留其性命,即刻前往皇陵向祖先請罪,朕念成王年幼喪父,不忍其母子分離,特許成王陪其一同前往,欽此!

    此圣旨一下,滿朝嘩然,守皇陵無疑是被貶,被徹底驅逐出京圈。

    皇上當年親自帶大先太子,對其疼愛超過任何一位皇子公主,朝中不是沒有皇上要立小皇孫為太子的傳言。

    之前皇上突然封小皇孫為成王就有些令人費解,如今,又讓其隨先太子妃守皇陵。

    大齊建國一百多年,前去守皇陵的皇子都是犯了錯被貶,且都是至死都沒有再回過京城,如今成王……只怕也是回不來了。

    皇上此舉,是要棄了成王了。

    趙恒心如明鏡,皇上心里到底還是念著太子哥的。

    皇上讓即刻出京,姜瑜甚至來不及整理太多東西,但能看得出,心情是松快的。

    安慶殿里宮人進進出出,姜瑜卻十分平靜,只收拾了幾件冬日的棉衣。

    到了皇陵,沒有這些規矩束縛,她可以慢慢做。

    守皇陵是不許有宮人伺候的,但玉嬤嬤堅持跟著,她是先太子奶娘,又伺候太子妃多年,早已如親人一般,皇上便允她一同跟隨。

    姜瑜出宮,晴姑姑也來相送,自太子去后她就鮮少走動,也是前些日子才剛回宮。

    “娘娘此去多保重!”

    “晴姑姑也要多保重!”姜瑜欲行禮被晴姑姑攔住了,晴姑姑拍拍她的手:“折煞老奴了!”

    玉嬤嬤看著晴姑姑也是紅了眼睛,如今先皇后宮里的老人也就剩她們了,此一去,只怕再難相見了。

    趙煦還未從驚嚇中緩過神來,依舊病懨懨的,卻在馬車要出城門時堅持下車給趙恒行禮:“侄兒多謝皇叔!”

    “進去吧,好好照顧自己還有你母妃,皇叔得空便去看你!”趙恒扶起趙煦。

    瘦瘦小小的,才剛過了他腰,趙恒彎腰抱起趙煦,親自將他放入馬車。

    趙恒要將上次姜瑜給他的玉佩還給姜瑜時,姜瑜卻笑著拒絕:“五弟留著吧,會有用的!”

    “這是太子哥之物,理應由皇嫂保管!”這次出宮匆忙,皇嫂應未來得及收拾太子哥的舊物。

    “不必,以后,我日日能見到他,無需這些身外之物,五弟在京中一切小心,多保重!”

    “保重!”

    馬車并不起眼,晃晃悠悠的出城,趙恒站在那里許久不曾離開,手里捏著那枚玉佩。

    西北路途太遠,姜家護不住他們,看守皇陵無疑是最好的去處了。

    唯一不好便是皇嫂背著污名離開,不過,皇嫂未必在乎這些。

    皇陵有重兵把守,他們在那里絕對是安全的。

    趙恒轉身,不遠處停著一輛馬車,那馬車熟悉,馬車上的人他更熟悉。

    趙恒徑自朝馬車走去:“你怎么來了?”

    “我聽說娘娘帶小殿下今日出宮,特來看看!”陸瑤其實是不放心趙恒。

    他性子耿直,先是三哥,又是小皇孫,只怕他難以接受。

    她當日真該想辦法殺了江源,一次不成就再試幾次,也許就不會有這些事來。

    可惜,江源已經進京,他這一番計策,打的趙恒和三哥措手不及,趙穆對他只會更加信任,已經來不及了。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