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四十一章 全能型種子選手
    曲夭夭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抱著腿。www.whtxt.com

    坐在床上,默默地想著心事,半晌沒有作聲。

    早上,賀飛帶她吃好早餐,把她送回住的地方。

    看看她,以不容置疑的口氣告訴她,說準了她一天的假,不用去公司后,就離開了。

    曲夭夭咬咬嘴唇,她記得和楚肖的約定,今天中午,她本來要和楚肖約好去健身,然后吃中飯的。

    可不知道為什么,向來強悍的曲夭夭,在面對賀飛逼視的眼光時。

    竟然有了一絲瑟縮,她嘆了口氣,畢竟昨晚欠了他人情。

    看他那個樣子,如果自己堅持跑到公司去和楚肖健身,吃飯什么的。

    他說不定會馬上翻臉,還沒完全恢復的曲夭夭沒有這個底氣和他翻臉。

    她只好有氣無力地找了個借口,說賀飛給她交代的任務,還差一些沒有完成。

    她可以去公司做完,誰知道賀飛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哼了一聲:“曲夭夭,你倒是積極,不用了。

    我可不想再把你抱進醫院去,你總要讓我也休息一下,我看你一個晚上了……”

    曲夭夭立刻滿臉通紅,她昨晚雖然痛得死去活來,可還有知覺。

    她記得賀飛是怎樣把她弄進醫院的,她也記得賀飛那個時候和她說過的話。

    號稱她好了后,要找她算賬。

    她只好放棄,賀飛的話,看起來不像是開玩笑。

    曲夭夭想著,他一定是心中郁悶,畢竟兩人之前并不對付。

    自己和他又沒有什么關系,讓他這樣三更半夜來回奔波,他郁悶是肯定的。

    這個時候,自己還在他的屋檐下,還是收斂點的好。

    省得把他惹毛了,她想了想,還是給楚肖發了條短信。

    說自己臨時有事,不能和他碰頭。

    楚肖那邊倒還好,只說下一次再約。

    曲夭夭處理好楚肖的事后,嘆了口氣。

    好事多磨,看來這事,還需要自己再花點心思了。

    她有些煩躁,胃里還有些隱隱作痛。

    諸事不順,好不容易取得成果,每次都因為賀飛功虧一簣。

    可現在,她對這個始作俑者還真恨不起來。

    不為別的,就為人家三更半夜還為自己奔波。

    唉!曲夭夭這樣左思右想,不知不覺就快到中午了。

    曲夭夭在床上躺著發呆,郁悶,不想說話,也不想吃東西。

    她懶得動,徹底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想,也不想做。

    誰知道這個時候,她門鈴響了。

    剛開始,她還在納悶,是誰找她。

    她想想,會不會是物業的阿姨來打掃衛生了?

    她這個是酒店式公寓,房間的衛生向來由物業負責。

    她懶懶地爬起來,也沒有換下她那件漂亮性感的絲質睡衣。

    都是女人,換什么?

    再說,曲夭夭準備開了門后,和阿姨交代幾句后,繼續返回床上睡覺。

    她懶懶地打開門,嘴里喊了句:“阿姨!”后就傻眼了。

    門外,賀飛拎著大包小包,正抬眼看向她。

    目光落到她身上,曲夭夭只好尖叫一聲。

    捂住36D飛快地竄回臥室,“砰”地一聲把臥室的門關上。

    賀飛震驚了,還沒有從曲夭夭那身讓人流鼻血的著裝中反應過來。

    就看到曲夭夭一騎絕塵,飛快地閃進了臥室。

    曲夭夭的身段本來就好,穿成這樣簡直曲線畢露,險些閃瞎賀飛的雙眼。

    他足足呆了有兩分鐘,才從剛才的情形中反應過來。

    拿著打包小包,抬腳走進了客廳。

    他來過一次,自來熟,走進曲夭夭的廚房。

    拿出袋子里的東西,開始忙活起來。

    等他忙得熱火朝天的時候,曲夭夭總算換好衣服。

    她總算恢復正常,貪婪地聞著廚房里食物的香氣,走到賀飛身邊。

    一邊和他搭訕:“賀飛,看不出來,你居然還會燒飯。”

    一邊把小手深向盛好菜的盤子里。

    賀飛看了一眼饞得像只小貓一樣的曲夭夭,毫不憐惜地打了一下她的手。

    嫌棄地吼她:“曲夭夭,你洗手了嗎?去!洗好手再來吃東西。”

    曲夭夭不甘心地縮回手,不滿地看看賀飛。

    喊道:“要你管,反正都是燒給我吃的,我自己都不嫌棄,要你嫌棄?”

    賀飛兇她:“誰說給你一個人吃的,我辛苦半天也有一半所有權吧!

    再說,曲夭夭,你要是吃了不干凈的再進醫院。

    還不一樣要折騰我,你趕緊的,給我洗手去。

    再啰嗦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一口都不給你吃。”

    曲夭夭看著暴君一樣賀飛,恨恨地跑到水槽邊,開了水洗手。

    等賀飛把做好的飯菜擺上桌,看著曲夭夭狼吞虎咽地吃著他做好的飯菜。

    眼神中滿是笑意,嘴上去嫌棄地說:“曲夭夭!你慢一點。

    看看你自己,像什么樣子,餓死鬼投胎的嗎?

    喝點湯再吃,暖一下你的胃。

    對了!我說,曲夭夭,你好歹也是女人,你就不能給自己做點吃的嗎?

    話說,我在想,我要是不來,你是不是打算中午又不吃東西?”

    曲夭夭一邊喝著湯,一邊瞟了她一眼。

    抱怨道:“賀飛,你怎么好意思說這話。

    我餓成這樣,還不是你害的。

    本姑娘在上海從來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

    我就知道你直男癌,誰說女人一定要會做飯的?

    你不知道的嗎?上海這邊很多女人都不會做飯的。”

    賀飛一汗,盯著她,問道:“我問你,曲夭夭,你在上海都是怎么活下來的。

    你不做飯,誰做給你吃?”

    曲夭夭看看他,像看怪物一樣,說道:“我家都我老爸做飯的。

    實在不行,家里請的阿姨也能頂上。

    我和我媽都不動的,主要是我老爸。

    我媽說,阿姨燒的菜沒有老爸燒得好。”

    賀飛險些驚掉了下巴,盯著曲夭夭,說道:“有阿姨,你媽和你還使喚你爸?”

    曲夭夭不屑地看著賀飛,說道:“喂!賀飛,注意你的語氣。

    什么叫使喚?我老爸最喜歡燒菜了。

    阿姨燒的他看不上,說我和老媽不愛吃。

    你大驚小怪什么?你自己不也會燒菜嗎?”

    她邊說著,邊夾了一口菜塞進自己口中,作陶醉狀。

    笑嘻嘻地說:“嗯!話說,賀飛,你燒菜的技術還真不錯。

    簡直是全能型種子選手嘛!

    有潛質,再多練練,沒準就能趕上我老爸了。”

    她說著說著,像是想起了什么。

    眼神一亮,上下打量著賀飛,看得賀飛發毛。

    她壞笑道:“這樣吧!賀飛,看在你這么有潛力的份上。

    本姑娘在北京這段時間,就特批你進入我的廚房。

    時不時幫我弄頓飯什么的,免費給你當食客,練練你的廚藝。”

    賀飛大汗,鄙視地看了她一眼,說道:“曲夭夭,想什么好事呢?

    還免費給我當食客,誰稀罕?我告訴你,要不是看你昨天那個死樣子。

    我才沒心情燒飯給你吃,我一個大老爺們給你燒飯,你想得出來的。

    也就是你,我老媽老爸都沒吃過我燒的飯。”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