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73章 番外 我愛我家及東篇
    苗盈東背靠在椅子上,深切凝視邱東悅。

    邱東悅一直目瞪口呆,在她看來,這個主意太瘋狂。

    “我是騙你的身了,還是騙你的心了?不都是你在騙我么?”苗盈東淡定自若地說到。

    邱東悅低下頭,看起來,還是撒謊這事兒,他要記一輩子了。

    可邱東悅擔心,就算是假結婚,也會影響苗盈東的聲譽。

    他這種上流社會的人,一旦結婚證領上了,尤其是和她,一個沒有任何社會背景的女孩領證,會是他一生的污點。

    他就真的一點兒都不在意嗎?

    “你沒有必要為了晟的事情,搭上自己的一生。”邱東悅說。

    “我三十五了,早過了適婚年齡。我命里不招女人,可能這輩子都不會碰到更合適的了!”苗盈東的口氣照樣坦然,平靜,一直坐在那里看著她。

    那是已經決定了什么事情的平靜。

    邱東悅也沒有聽出來他這話的潛臺詞——不會碰到更合適的,言下之意,現在已經碰到合適的了。

    “我家庭負擔很重!我沒什么本事,還有晟。還有許媽媽。”邱東悅繼續說。

    “你的負擔,不值一提。”

    邱東悅想想,這話也對,畢竟他那么有錢的人。

    “我沒有名媛的氣質,人長相也一般。”

    “我討厭流水線上的女人,千篇一律。再說,我曾經瞎過。”

    邱東悅在茫然地點著頭,意思是說,邱東悅丑,他瞎,看不到。

    “領了證以后,你準備什么時候離?”邱東悅繼續問。

    總要事事都想好了,說好了,她才放心。

    至于書面的契約,邱東悅倒覺得不用,因為苗盈東向來說話算話,畢竟他這個層次的人的信譽,她還是信得過的。

    而且,相處了那么久,她也知道苗盈東向來一言九鼎。

    苗盈東看著她,“再說。”

    “那你要不要跟伯母說說,我怕給你身上染了這么大個污點,伯母也不會同意。”邱東悅的手放在自己的嘴唇上。

    “領個證而已!領了再說不遲。”

    “領證代表的是結婚啊!人生的履歷都要改的,怎么能說領個證而已呢?”

    “對我來說,不過領個證而已。”

    邱東悅點了點頭,“也對。”

    他這么歷經千帆的人,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也就是領個證而已。

    不過邱東悅還是覺得忐cqslh.com忑不安,因為,往后的日子,她要長期居住在美國,可能去不了委內瑞拉,她的事業在委內瑞拉,要怎么辦呢?

    “我委內瑞拉的廠子怎么辦?”邱東悅繼續問,手指在不安地輕輕敲擊著自己的嘴唇。

    “好辦。拍賣或者并購,這些你不用操心了。”果然,對苗盈東來說,這不過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

    “那我來了美國干什么?我總不能沒點兒事情干,要不然在家要發霉的。”

    “如果你不介意,昔日邱家的船廠在我的名下,你可以干著玩玩。”苗盈東今天說話,一直是內斂而正經的,“還有問題嗎?”

    干著玩玩,父親一生的心血,對他來說,不過干著玩玩。

    邱東悅還是很不安,總覺得哪里不對,感覺怪怪的。

    可她又想不出來哪里奇怪,就是覺得她自己好像掉入了一個無底洞中,自己找不著北,也找不到要拉她入陷阱的人。

    邱東悅坐在那里,皺眉想了好久。

    而且,苗盈東的條件確實是最符合的,有錢有房,她在他的船廠里工作,也能證明自己的收入來源。

    的確是難得的上上之選。

    “想好了嗎?”苗盈東問。

    “嗯。”

    “領還是不領?”

    “領吧。我就怕會對你未來有影響。”邱東悅很忐忑地說。

    “對我來說,未婚和離婚沒有區別。離婚了可能身價更高。”苗盈東回答。

    邱東悅仔細想了想,也對,他都三十五了,還不結婚,別人肯定以為他是不是有隱疾啊,是不是同性戀啊,離婚了就不一樣啊。

    想到此,邱東悅的心就很安定了,打定了主意,“那好啊,什么時候?”

    “今天下午,我現在預約,你換衣服。”

    邱東悅的衣服都在酒店,隱約記得她沒有紅色的衣服,沒有紅色的,用白色的也可以啊。

    “你也穿白襯衣吧,我只有白襯衣。”邱東悅又說。

    “好。”

    邱東悅感覺好像苗盈東現在沒那么呲毛了,也不總是皺著眉頭了,脾氣變好了。

    大概,年紀大了——

    兩個人約定好了在市政廳見,然后拍照,填寫了marriagelicense,領了marriagecertificate。

    直到拿到結婚證的那一刻,邱東悅還覺得不是真的,如同在夢里一樣。

    宋陽可是曾經說過,苗盈東一輩子都不想結婚的。

    這下好了,謠言不攻自破。

    季紅的監護人資格被撤銷了,加上她老公把晟打成了那樣,她也不好意思來了。

    以前晟跟著邱東悅是弟弟跟著姐姐,只要法庭通過,邱東悅就是晟的監護人了,邱東悅覺得,她現在各項條件都符合監護人的職責了。

    領了結婚證的當日,邱東悅把晟從醫院接了回來,晟現在很少說話,整日木木呆呆的。

    邱東悅沒辦法,晚上陪著晟睡覺。

    結婚兩天來,苗盈東很忙,和以前并沒有兩樣,沒有要求邱東悅干什么。

    所以,邱東悅是冷板凳的“契約妻子”。

    第三天,邱東悅起來以后,挽起袖子就準備做飯。

    正好,苗盈東從他的房間里出來,問了句,“苗太太,你要干嘛?”

    苗太太,這個稱呼——

    讓邱東悅心里心花蕩漾。

    好像還沒有人被叫做“苗太太”呢,人家叫徐倩都叫做“徐女士”,帶著明顯得個人印記。

    相比較之下,她還是更喜歡苗太太這個稱呼。

    因為苗先生是她很喜歡很喜歡的人呢,她愿意自己的名字之前冠上他的姓。

    就算將來有一天要離婚,至少當幾天“苗太太”讓她過過癮也好哇。

    她笑著說,“我想起來給你和晟做飯哪,我們倆住在這里,給你添了不少麻煩!總不能不勞而獲吧。”

    “做飯的事情,苗太太以后就不用操心了,有鐘點工。另外,你住在這里,也不算麻煩,委內瑞拉的廠子拍賣了,錢都劃到我的賬戶下!所以,你也不用擔心白吃白住!”說完,苗盈東就去洗手間洗臉了。

    邱東悅在他背后做了個鬼臉,果然是資本家哪。

    她做鬼臉的時候,苗盈東從前面衛生間的玻璃門里看見了,回頭看了她一眼。

    邱東悅趕緊一本正經起來。

    “不跟你計較!”苗盈東說道。

    邱東悅心情好得很。

    她是領了證以后才跟明源說的。

    大概內心的潛意識是怕明源不同意吧,畢竟太倉促了。

    明源想了想,還是把信用卡那件事情告訴悅兒了,說那套房子其實是苗盈東送給你的,卡沒丟,一直在他手里,他用苗盈東的卡給邱東悅買了房子,為的就是讓苗盈東去委內瑞拉,他果然去了。

    另外,邱東悅借宋陽的錢,苗盈東也還給宋陽了。

    “那我又欠他那么多錢了?”邱東悅膽戰地說到,怎么每次都和他有金錢糾葛?

    “反正一輩子那么長,你慢慢還唄。”明源說到,“我妹夫哥有的是錢,估計這倆錢,他根本不在乎。”

    邱東悅感覺受了一萬點的暴擊。

    不過,她不知道,她和苗盈東領了證,恰恰符合了苗盈東的心意。

    明源把這件事情也跟宋陽說了,宋陽緊緊地皺了皺眉頭。

    他給邱東悅發了一條微信:悅兒,跟苗盈東結婚,你想好了嗎?

    邱東悅回:想好了,他有錢有顏,對我和晟都好,是一個好丈夫的人選,我高攀了他那么多,為什么沒想好!

    宋陽看到這條回復,在窗前坐了好久。

    自始至終,邱東悅是一點兒機會都沒給他。

    苗盈東站在客廳里,跟邱東悅說,“媽讓我們晚上去吃飯。”

    邱東悅覺得“媽”這個稱謂挺奇怪的,因為她只叫了一兩年的“媽”吧。

    苗盈東這次不說,“你徐伯母”了,換成“媽”了。

    “那你有沒有和她說過,我們結婚的事情?”邱東悅問到。

    “說了。”

    “說沒說是假結婚的事情?”邱東悅又問。

    苗盈東盯著邱東悅的臉,皺眉說到,“邱東悅,結婚證是假的?還是你的人是假的?究竟哪里假?”

    邱東悅想想也對啊,沒有假的地方,不過,他們這是相當于契約結婚。

    他不會不明白吧?

    晚上,阿姨在家里看著晟,二東去了苗家的別墅。

    邱東悅一直忐忑不安,總之只要跟苗盈東在一起,她就覺得忐忑不安,生怕辱沒了他。

    到了苗家,徐倩挺高興的模樣。

    她拉著邱東悅的手,“我也有兒媳婦兒了,我還挺中意的。你丈夫跟我說了,邱家的船廠你來經營,沒問題!你先叫我一句媽。”

    邱東悅愣了很久,這句“媽”都不好意思出口。

    歪頭看了看,苗盈東正坐在對面的沙發上,盯著他。

    “媽!”邱東悅終于叫了一句。

    “好好!這里是苗家的傳家之寶,你挑一件。”徐倩從身后抱出來一個古色古香的小匣子,打開,里面珠光寶氣。

    “伯——媽,我從小都沒有戴過這么貴重的東西,您還是收回吧。”邱東悅說到。

    “苗家的媳婦兒,起碼的禮儀還是要有的,戴上。”說著,徐倩就給邱東悅戴上了一個翠綠翠綠的鐲子。

    邱東悅詢問的眼神看著苗盈東,苗盈東說,“媽給你的,你就拿著。”

    邱東悅恭敬不如從命。

    徐倩忽然間問到,“你們倆這結婚結的這么倉促,是不是事出有因呢?”

    邱東悅臉色一沉,畢竟結婚這是給苗盈東招黑的事情,苗盈東是為了晟。

    “都談了這么久了,心血來潮就突然結婚了。”苗盈東說到。

    邱東悅感激的眼神看了苗盈東一眼。

    “你都三十五了,竟然干這種心血來潮的事兒?”徐倩又問。

    “嗯,對,就是干了!”苗盈東回答。

    回去的路上,邱東悅一直看手上的鐲子,自言自語地說到,“以后干活,把鐲子摔碎了怎么辦?”

    “放心。以后你干活的機會很少了。”

    邱東悅心想,果然苗太太是一個養尊處優的職業啊。

    到了家,苗盈東打開門以后,邱東悅先一步進去了,看看晟怎么樣。

    “姐姐,你回來了?”晟問。

    “嗯,晟今天怎么樣啊?”邱東悅問。

    “很好。就是想你和苗叔叔。”

    苗盈東坐在了沙發上,對著晟說,“以后別叫苗叔叔了,叫姐夫!來,叫一個我聽聽。”

    和晟同樣驚訝地還有邱東悅。

    苗盈東坐在沙發上,等著晟叫他。

    晟看了邱東悅一眼,邱東悅也覺得,一下子從叔叔下降到“姐夫”,這個坡度可夠大的,他怎么肯自降身價,他可是比晟大了二十歲,這姐夫的年齡差!

    “姐夫。”晟不懂“叔叔”和“姐夫”的區別,反正,苗盈東讓他叫什么,他就叫什么唄。

    晚上,邱東悅哄晟睡下以后,又去伺候苗盈東睡覺。

    她不知道他的假結婚里頭,包含不包含妻子的義務這塊兒。

    不過,如果有的話,邱東悅不排斥,相反,她還挺喜歡的,她很喜歡床上的苗盈東。

    反正之前兩個人做過不止一次了啊。

    喜歡一個人,不單單是喜歡他的外在,他的內里,也喜歡他在床上的樣子。

    他洗了澡以后,邱東悅把他的床給他鋪好了,服侍他躺好,睡下。

    邱東悅跪在他的床上,輕聲問到,“ethan,還有沒有別的事情啊?”

    苗盈東睜開雙眼問她,“你想有什么事情?如果你想的,我沒想到,你提醒我。”

    “哦,沒了!”邱東悅羞赧地說到。

    原來是她自作多情,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

    邱東悅回到自己的房間里,睡在晟的旁邊,晟睡的很安靜,很好。

    第二天早晨,是周六。

    邱東悅想去船廠看看。

    這幾天她總是在家閑著,覺得很無聊,而且,她這么年輕,生命總不能在碌碌無為中成長。

    他們家的早飯也是鐘點工做,吃完了飯以后,邱東悅實在閑的無聊,開始擦地。

    “放著,會有人干。”苗盈東說。

    “可我實在無聊啊,快發霉了!”邱東悅說完,繼續拖。

    苗盈東不管了。

    他還是跟往常一樣,半躺在沙發上,假寐。

    萬年不遇的大閑人。

    邱東悅想去邱家的船廠看看。

    雖然是自己的船廠,可她從來還沒見過,也不知道在哪。

    晟在那邊安靜地看書。

    “ethan。”邱東悅輕聲叫了一句。

    苗盈東沒回答。

    邱東悅心想,剛剛起床,就躺在沙發上睡著了?不應該啊。

    她走近了又叫了一句,“ethan。”

    還沒有沒回應。

    “東!”邱東悅坐在了他的沙發旁,叫他。

    還是沒回應。

    推了推,他也沒答話。

    可能是不想搭理她。

    邱東悅走開了,剛剛站起身來,手就被他拉住了,邱東悅吃驚地回頭,“你沒睡著啊?沒睡著,你怎么不理我啊?”

    “你該叫我什么?”苗盈東睜開眼睛問她。

    邱東悅自小家庭概念很淡,畢竟和父母生活的時間很短,養父母早就身亡,在的時候每日為了生活疲于奔命,很少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所以,邱東悅對這些不了解,正如她不了解520的含義一樣。

    從來沒有接觸過,從來沒有往這方面想的人,如何會憑空有這樣的概念?

    邱東悅想了想,“我該跟晟叫你叔叔?還是東哥呀?”

    很認真的神情。

    真是蠢得厲害。

    “叫老公!”他說。

    邱東悅的臉驀然紅了。

    老公,多么親切地稱呼,曾經她以為終她一生也不會有的。

    站在那里不答話,結個婚,要換好多稱呼。

    “明天還去不去船廠?”他問她,手還拉著她的手。

    “去啊!”邱東悅以為他看到自己表情不自然,這個話題打住了。

    “那叫老公!”他又說。

    軍閥作風!

    邱東悅要拉開自己的手,卻怎么也拉不開了。

    早晨的陽光打在她的臉上,細細的一層絨毛。

    苗盈東只盯著她,不說話。

    他又捏了捏邱東悅的手,意思很明顯了:不叫就不放。

    “老公,你能陪我去船廠嗎?”邱東悅不看他,徑自看向前面的地面。

    “乖了。好。”苗盈東連說話,都帶著幾分興高采烈的勁兒。

    邱東悅拖地的時候,苗盈東接了個電話。

    是南瀝遠打來了。

    “盈東,你結婚了,也不說一聲是嗎?要不是我給姨媽打電話,我還以為你的身份是未婚。”南瀝遠說到。

    “結個婚,至于大張旗鼓嗎?”苗盈東問。

    “三兒要給你慶祝,我也給你慶祝,你們也算是苦盡甘來了。中午,說定了,我定好了酒店給你發微信。”南瀝遠掛了電話。

    他知道一般苗盈東周末都大閑人。

    閑事他懶得管。

    苗盈東和邱東悅說了,讓她換衣服,一會兒出去吃飯。

    及至那一刻,邱東悅才隱隱有了一種感覺,以后她和苗盈東是綁在一起的一對人了,去哪都要一起,不能夠單獨了,以后,她要對他負責任,出門什么的,都要告訴他。

    帶上晟,兩個人出發去了南瀝遠定好的飯店。

    三兒和南瀝遠已經在等著了,遠遠地看見邱東悅,她就叫起來,“悅兒,悅兒——”

    忽然間想起了什么,邱東悅已經走過來了,三兒改口,“現在不能叫悅兒了,得叫苗太太,你可是苗家掌門人的媳婦兒了。以后花錢,隨便,反正我大哥錢多的是!www.tuzur.com是不是,大哥?”

    “別貧嘴!”苗盈東輕喝一句,“瀝遠,你不管管你媳婦兒?”

    “也對,盈東你的媳婦兒在花錢方面是不用管!”

    “對,我媳婦兒向來節約。”

    邱東悅讓晟坐在旁邊,他在安靜地吃飯。

    三兒也挺喜歡這個孩子的,雖然心智不全,但是不討人嫌,反而惹人憐,和季紅是兩個品種。

    上來三文魚了,邱東悅夾了一筷子,放到了苗盈東的盤子里。

    “悅兒,悅兒,可不能這么寵你老公的。否則男人會習以為常,你可得改改。”三兒揚著頭說。

    南瀝遠“啪”地打了一下她的后腦勺,“真是無法無天了!”

    苗盈東重新給邱東悅夾了一筷子,說到,“苗太太,好好補補,利于將來生養。爭取和三兒一樣,生三個孩子。”

    邱東悅差點兒一口菜噴出來,她詫異的神情盯著苗盈東,意思很明白:這可是契約婚姻,你是當真的嗎?

    苗盈東根本沒接她的表情。

    席間,四個人討論了很多公司的事情,三兒和邱東悅討論了很多女人之間的話題。

    三兒以前是想讓大哥和悅兒好,這樣凸顯一下二哥的身份的,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她越來越覺得邱東悅作為一個妙人,真是讓人離不開啊,她懷孕的時候,邱東悅照顧她很好,從來不發脾氣,很細心,有著傳統女子的韌性,后來,三兒是覺得和邱東悅的關系好了,大哥的女人,也就是她的妯娌,自然得關系很好了。

    如果弄一個不認識的人當她的大嫂,那三兒是一百個不服氣。

    吃完飯,苗盈東想去船廠,他覺得反正出來了,就帶邱東悅去看看。

    不知道苗盈東是故意還是去船廠只有這一條路,他也選擇沿著長島的海岸線走。

    上次,邱東悅跟他說了委內瑞拉的海岸線很美很美。

    他打開了窗戶,說道,“美國的海岸線也很美!”

    這是邱東悅第一次,如此仔細地看美國的海岸線,然后說了句,“是很美。”

    美到這里可以當她的家。

    到了父親的工廠,邱東悅不僅咋舌,這個船廠比她想象中要大很多。

    “爸爸的船廠。”晟說。

    原來他以前來過,他又想爸爸了。

    邱東悅和苗盈東一邊走,苗盈東一邊給她介紹各個職能部門。

    邱東悅“嗯嗯”地應著,她覺得,讓她管這么一個船廠,很有難度哎。

    “你要不想來上班,讓媽管。反正都是咱們自家的產業。”苗盈東說到。

    毫無征兆的結婚,讓很多生疏的關系,一下子變了親切。

    苗太太,自家——

    這些詞,真的讓邱東悅心中蕩漾著漣漪啊。

    過了兩天,相關機構審查邱東悅的監護人資格,這就是邱東悅和苗盈東結婚的意義所在么。

    基本上所有問題都是苗盈東回答的,因為邱東悅害怕自己的回答有閃失,喪失了監護人資格。

    人家問邱東悅的固定居所,苗盈東回答了他和邱東悅共有的財產,林林總總,房產大概七八處,人家又問邱東悅獨立的經濟能力,苗盈東說邱東悅在他的手下供職,他還給邱東悅開了一份收入證明,供養十個八個的孩子完全不成問題,最關鍵,晟和苗盈東的關系很好。

    人家看了邱東悅幾眼,說過幾天正式給邱東悅文件。

    不過邱東悅猜,應該沒有問題。

    回來的路上,邱東悅問苗盈東,“事情辦妥了?你是不是要和我離婚了?”

    “我什么時候說過和你離婚?”

    “我們結婚的目的是為了晟啊,你那么嫌棄我,討厭我,怎么會和我在一起,你如果不討厭我,也不會趕我走了。”邱東悅委委屈屈地說到,低下頭。

    苗盈東輕笑。

    邱東悅又皺著眉頭說,“我今天聽人家的意思,好像只要我有固定的居所,固定的工作就可以的,沒說非要結婚。我本來就是晟的姐姐啊,有監護人資格。”

    她承認,在這方面,她腦子挺慢的。

    “哦?是嗎?”苗盈東輕聲咳嗽了一聲,“那是我聽錯了?”

    邱東悅也有幾分不解。

    晚上,邱東悅哄晟睡下了。

    她睡不著,想去客廳想想晟的事情。

    正好苗盈東也從他的房間里出來。

    兩個人在客廳相遇。

    “你也沒睡著啊?”邱東悅問。

    “對。”他答。

    “你呢?”她又問。

    “我枕邊缺人,也沒睡著。”

    “哦。”邱東悅慢半拍地還沒想出來這個“枕邊缺人”是什么意思。

    還沒想完,就一把被苗盈東抱了起來,抱進了他的臥室里。

    最近天干物燥。

    把邱東悅放到了自己的床上以后,他開始解自己的衣服。

    然后解邱東悅的衣服。

    手在撫摸她,讓邱東悅戰栗,緊緊地攀住了他的脖子。

    苗盈東的吻落在邱東悅的唇上,身上。

    從白皙到淤青,邱東悅的身子在起伏著,承受他的霸道。

    邱東悅口中細碎的呻吟聲,抓他肩膀的聲音,她在床上一遍一遍地叫著,“老公!”

    苗盈東并不放過他,因為“老公”這個稱呼。

    他恨不能要她到天亮。

    也確實是要她到天亮的。

    邱東悅醒來是很久很久以后了,她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是騙我結婚的嗎?你想結婚為什么不直接說?”

    苗盈東側著身子,他的胳膊被邱東悅枕著,“騙多有意思!”

    “我不覺得有意思!”邱東悅說到,“我要跟你離婚。”

    “結婚證藏在哪兒你都不知道,怎么離婚?”苗盈東一把攬過了邱東悅。

    小時候,他不知道該找一個什么樣的女子,他家庭幸福,家里富可敵國,沒有任何的情感缺失,他一個人讀書求學,到處旅游,見過的女人多了,便越來越沒了感覺,他對女人想得很少很少。

    邱東悅進入到他的生活,純屬意外,甚至是算計的結果。

 &nsomway.combsp;  不過慢慢地,她身上柔媚,楚楚可憐的氣質吸引了他。

    大概真如顧二所說,他不招女人吧。

    邱東悅隱忍,克制的性格,她懂得處處替他著想,什么事兒都以他為先。

    這在現代女人身上,真的不多見了,甚至根本見不到。

    她不但把自己的重負扛在肩上,甚至也要扛上別人的。

    對她來說難如登天的事情,對他不過舉手之勞。

    他變態地喜歡這種優越感。

    他變態地喜歡她在他身下掉淚的樣子,楚楚可憐。

    他的腦子里一次一次地閃過想強要她的念頭,可是一次一次被她倔強的眼神擊碎。

    知道她有男朋友,所以,在一次做的過程中,他騙了她,說他不是處男了!

    苗家的男人,哪有那么容易失身哪?

    更何況,他這種不招女人的體質。

    “你不想嫁給我么?”他問她。

    “如果你娶我是真心的,我嫁你也是真心的。”邱東悅說到。

    “年前舉行婚禮吧?”他問。

    “好啊,你說怎樣便怎樣吧。”邱東悅笑了笑,攀住了他的脖子。

    邱東悅活了二十三年,第一次覺得這么這么幸福。

    因為他在身邊。

    兩個人抵著額頭,在笑。

    婚禮是相當急促的,頗有些閃婚的意思,不過規模那是相當的大。

    邱東悅的婚紗很好看,苗盈東的新郎服裝也很帥,邱東悅一直在笑著。

    別人都說她釣了著名的鉆石王老五,只有她知道,她不是存心的。

    顧家的所有人都來了,孩子們也都來了,苗盈九的肚子微微隆起,也來了。

    “苗先生,我自小在孤兒院長大,將來會很節儉,久了會是一個黃臉婆,你嫌棄嗎?”邱東悅眼睛里閃動著小星星問到。

    “不嫌棄。苗太太,你老公年紀比你大很多,將來可能需要你照顧,你會嫌棄嗎?”苗盈東問她。

    “苗先生難道不知道苗太太的特長是照顧人嗎?”邱東悅反問。

    婚后,邱東悅報了很多班,誠如婚禮上所說,她克儉持家,隱忍耐勞。

    而苗先生,現在真的很幸福很幸福!

    (他們的小劇場還有孩子,會在后面的總番中!相當相當不舍得離開東哥呀!愛東哥!下面開始顧家的總番!)

    顧二降生記

    “老公,我懷孕了!”姜淑桐抬起頭來,看著顧明城。

    顧明城看了姜淑桐一眼,然后猛地把她從椅子上抱起來,去了樓上,放到了床上。

    上樓以后,他啃吻著姜淑桐的脖頸,輕撫她的小腹。

    姜淑桐覺得身體熱熱的。

    “這個孩子,是屬于我的了!完完全全是我一個人的。”他在姜淑桐的耳邊說到。“ken也是你一個人的!咱倆的。”姜淑桐說到。

    “不一樣。”

    姜淑桐知道,顧明城一直芥蒂,她離開的那幾年,和adam在一起的那幾年。

    這個孩子來的好像正是時候,顧清源同意兩個人結婚了,這對姜淑桐來說,對一個女人來說,無論如何都是天大的喜事。

    愛一個人愛了這么多年,終究都希望有結果的。

    沒名沒分地跟著他,縱然有了孩子,可心里也不踏實。

    更何況,顧明城是這樣的鉆石王老五。

    “明天去領證吧?”顧明城在姜淑桐的耳邊說到,他的唇相當性感,帶著蠱惑姜淑桐的力量。

    “好啊!這個孩子,好像真是我的福星呢。”姜淑桐又說。

    “是我們的福星。”

    姜淑桐下樓吃飯的時候,是顧明城抱著她下去的,第一個孩子的時候,沒有呵護好,第二個自然要好好對待,從此,顧明城就是兩個孩子的爸爸了。

    姜淑桐吃飯,就差顧明城喂了,姜淑桐也愈發侍寵生嬌起來,加上這個孩子,她吐得特別難受,幾乎要把膽汁都吐出來了,天天生不如死,人也瘦了一圈。

    顧明城現在不怎么上班,天天在家里陪著她,畢竟她離開他四年,畢竟兩個人曾經經歷了那么多。

    姜淑桐常常躺在床上和顧明城說過去的趣事,畢竟之前痛苦太多。

    晚上姜淑桐會被這個孩子弄得翻來覆去好難受,她常常頭疼地說,“我睡不著覺!臭小子。”

    顧明城會一把把她攬到懷里,讓她朝外,她的身子貼著她。

    顧明城發現,姜淑桐肚子起來的過程,越來越性感。

    顧明城漸次見證了一個生命的成長。

    處女座女人的嬌俏和柔媚在她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顧明城抱著抱著姜淑桐,身體就熱了,硬了。

    他的唇會不自覺地磨蹭姜淑桐的背,把姜淑桐的頭發弄到前面。

    “如果你忍不住,就來吧。”姜淑桐對著自己的男人說。

    顧明城會抬起姜淑桐的一條腿,進。

    但每次都進的不是很深,怕傷著孩子。

    有時候在做得過程中,姜淑桐會突然地呻吟一聲。

    “怎么了?”顧明城在她身后問到,緊緊地抱著她,這樣進的力量才會大。

    “孩子胎動了一下,一下從這邊滾到那邊去了。嚇死我了。”姜淑桐拍著胸口說到。

    顧明城停止了一下身后的動作,隨即,他撫摸著姜淑桐的肚子,“臭小子,天天讓你媽睡不著覺,老打斷我和你媽的正事,看你出來我怎么收拾你!”

    縱然這么不受爸爸的待見,顧二還是出來了。

    他降生的那天,天降祥瑞,紫氣東來。

    之前,顧明城并沒有給他取名字,不過看到他的那一刻,顧明城說了一句話,“一眼萬年,是為永恒。叫顧為恒吧!這是我親自取得第一個孩子的名。”

    姜淑桐躺在床上,剛剛生了孩子,她知道是一個男孩,小時候看不出來長得像誰,不過很多顧明城的朋友來都說,這個孩子長得像顧明城,像姜淑桐的地方少。

    “大概他基因強大吧。”此時的姜淑桐已經和顧明城領了證,舉辦了盛大的婚禮,兩個人又去國外旅游了一圈,姜淑桐這是心情最好的時刻,有兒子有丈夫。

    ken也跟著顧明城來看她。

    姜淑桐對著ken說,“這是你弟弟哦,你叫顧行疆,他叫顧為恒。”

    ken好像有些擔憂,“我的名字是媽媽起的,弟弟的名字是爸爸起的,是因為爸爸不喜歡我嗎?”

    姜淑桐也有這種擔憂,畢竟ken有幾年的時間都不在顧明城身邊。

    看顧明城現在抱著顧為恒,在逗顧為恒的樣子,姜淑桐就知道,有一種感情,從小看起來的確是不一樣,無論你怎么想做到平等,都不可能一碗水端平的。

    姜淑桐住的是單人病房,所以,ken和姜淑桐說什么話,顧明城都能夠聽到,而且,聽的很清楚。

    “ken,你多慮了,爸爸不會對你不好的,相反,會對你更好。你弟弟,一看就是個調皮蛋。”顧明城看著顧為恒的小手抓著他的衣服。

    心變得軟軟的,第一次見這么大的寶寶,一個頂天立地的大男人,心竟然突然變得溫柔如斯。

    姜淑桐的這個月子,是他照顧的,幾乎無微不至。

    大男子主義的人,一旦開始照顧人了,那是會讓人受不了。

    喂奶,姜淑桐瘦了差不多十斤。

    顧明城曾有有一次在想,姜淑桐喂奶的時候他沒有見過。

    遺憾又惱怒。

    不過這次,他見到了。

    姜淑桐的胸漲了很多,圓滾滾的,白嫩嫩,看著就特別有欲望。

    不過,咳嗽——

    顧二從小時候就天生聰明,不過也天生搗蛋。

    從小沒少挨顧明城的打,第一次打顧二的時候,顧明城還覺得下不了手,可是時間長了,也就打皮了。

    顧二上墻掏鳥窩,下河抓魚,經常干一些不著調,又在孩子天性之中的事情。

    有一次,他大概四歲的時候吧,下河去游泳,他是和顧行疆哥倆去的,背著顧明城。

    顧行疆已經快十歲了,他也淘,但是和顧二比起來,只能小巫見大巫。

    有人看到哥倆兒在人工湖里游泳,這個人工湖是半山別墅附近的物業設施,打電話給了顧明城。

    顧明城一咬牙,去了人工湖,看到哥倆在人工湖里游得特別開心。

    顧明城看了看灌木叢上兩個人的衣服,挑了顧為恒的拿走了。

    回家了。

    姜淑桐問他干什么去了。

    他說,“收拾你兒子去了!”

    姜淑桐挺擔心的。

    她看衣服就知道,顧明城收拾的是顧二,顧二從小挨揍挨習慣了。

    顧明城第一次抽下自己的皮帶抽顧二還是去年的事情,顧二哇哇大哭啊。

    找他媽。

    姜淑桐看到顧明城這樣打自己的兒子,也心疼。

    不過顧二這次犯了大錯了,和別的小朋友打鬧,差點兒撞到高壓線上。

    姜淑桐已經說過顧為恒好幾次,姜淑桐比較和風細雨,所以,顧二根本不聽。

    就是那樣,顧明城才決定拿皮帶抽顧為恒的。

    姜淑桐眼淚汪汪地說,“他才多大,你就抽他,你要抽他,先抽我!”

    “慈母多敗兒!我要是現在不管他,將來明城集團就毀在他的手里了。”

    那一刻,姜淑桐才明白,顧明城早就決定把明城集團交給顧二了。

    可是他為什么不交給老大呢?

    這廂,姜淑桐替顧二擔心著。

    那廂,顧為恒游完泳以后,可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嘍。

    “我的衣服呢?我的衣服呢?哥哥,我的衣服呢?為什么你的衣服在,我的衣服就沒有了?”夏天的太陽下,顧二光著身子在轉,很著急的樣子,顧行疆也幫他找,可還是沒找到,“是不是被爸拿走了啊?爸若是知道你私自下水,你肯定又是一頓皮帶抽,顧二,怎么辦?”

    顧為恒愣了一下,又跳下了水,從水里撈了一條魚上來。

    “顧二,你抓魚干嘛?”顧行疆問顧二。

    “你甭管。”

    顧二一邊走,一邊捧著這條魚,渾身赤溜溜的,當然了,小孩子嘛,別人也不說出什么,更何況大夏天的中午,路上也沒幾個人。

    顧行疆和顧二回了家。

    看到顧明城坐在沙發上,姜淑桐忐忑不安地坐在一邊。

    顧明城開口之前,顧二就說,“爸爸,明天是你的生日啦,為恒還小,不能掙錢,只能去河里抓了一條魚,祝爸爸長命百歲,永遠愛媽媽!”

    顧明城生在7月29日,獅子座。

    這個星座的男人,大男子主義很重。

    顧為恒的這個謊,顧明城何嘗看不出來?

    但是這個孩子才四歲不到啊,就會這么討爸爸的歡心,顧明城頓時覺得心里軟軟的。

    這個孩子,他從小抱到大,時常以來,他的心里都會軟軟的。

    會哭的孩子有糖吃,顧二不像老大那么懂事,他不懂事,他淘,但是往往這種時候,他很會討顧明城的歡心。

    所以,顧明城最喜歡顧二,并不僅僅因為他從小長在他身邊的緣故。

    顧明城的火氣瞬間消了,他攬過顧二的脖子,抵在自己的額頭上,“以后老二不能自己跑出去游泳了,知道不知道?我和你媽多擔心?”

    “為恒知道了,為恒以后再也不私自出去了!”顧二認錯的態度可乖了。

    這也是顧明城越來越喜歡他的原因。

    并不是因為他乖,正是因為在不乖之后變現出來的懂事和乖張,更令顧明城珍視。

    所以,他一直喜歡顧二,一直一直喜歡。

    顧為恒也在手把手地逐步把商業知識教給顧二。

    顧行疆從小喜歡學醫,顧明城覺得將來他可能從事醫學的可能性比較大,所以對他比較放任。

    顧二逐漸長大,上了小學一年級,脾氣略有收斂,不過還是挺放肆。

    他有一個同學,叫做趙世祖,也是一個富二代。

    趙世祖每次見到顧二,都跟見到天神一樣。

    不過顧二對這種上趕著的人,著實沒大有興趣。

    不過趙世祖每天都跟著顧二,是顧二的跟屁蟲,趙世祖家的產業比起顧家差很多,二來,顧二天生就有一種領導氣質。

    顧二不怎么待見趙世祖,不過趙世祖會打高爾夫,因為他爸爸的緣故,他爸爸是一個業余高爾夫球手,沒事的時候就教趙世祖。

    趙世祖一技“高爾夫特長”傍身,倒是讓很多小女孩挺著迷的。

    小小年紀這可不得了。

    有一次同學聚會,班里很多女生都圍著顧二轉了,顧二是那種極招女生的體質,桃花泛濫,不過顧二一個也沒看上,小學生嘛。

    再說了,小學的女生向來發育比男生早。

    不過顧二對這事向來開竅很早的。

    因為他經常半夜睡不著,會從他和哥哥的房間去到爸爸媽媽的房間,每次去,都是爸爸在媽媽的身上,看到顧為恒來,顧明城會問,“怎么了?老二?”

    姜淑桐會推顧明城,顧明城不為所動。

    久而久之,顧二就對這件事情了解了。

    不過,那些女同學,她是一個也看不上。

    聚會的時候,趙世祖說他會打高爾夫,邀請同學們去高爾夫球場。

    顧二沒去,聽說女同學都去了,都被趙世祖的高爾夫球技,迷的五迷三道的。

    同學回來,說起來那天的事情,龍飛鳳舞。

    “等將來,我找一個厲害的媳婦兒滅了他!”顧二說到。

    “干嘛找一個厲害的媳婦?你親自滅不行嗎?”

    “我親自滅,那多費事!”顧二說到。

    顧二不知道,此時他命定的媳婦正在美國,剛剛上小學,著名的theandersonschool,她哥哥,今年剛剛考取了著名的stuybesanthighschool,兩兄妹皆是人中龍鳳。

    都被徐倩教導的相當有禮貌,相當識大體。

    現在的他們還沒有任何的交集,交集要到十幾年后,三兒去寧城,假意幫人相親,卻不小心回身撞了南瀝遠開始。

    此時,顧二已經有了妹妹,在三年之前。

    顧明城怕再有個兒子,吵得他不得安寧,再想顧二這么頑劣,他非頭疼死不行。

    他和姜淑桐避孕了幾年,在顧二出生五年以后,有了嬌滴滴的顧三兒了。

    取名——顧念桐。

    這個名字也是顧明城親自取得,因為他心心念念姜淑桐。

    姜淑桐是他這一輩子的生死劫,一旦沾上,就再也去不掉了。

    顧念桐出生的時候,正逢顧明城很想要一個女兒來當小棉襖的時候。

    姜淑桐生產前,他就已經決定了,只要這個女兒一出生,就把全世界最寶貴的珍寶都給她。

    顧念桐的名字是顧明城早就起好了的,他個人非常非常喜歡這個名字。

    顧念桐的出生,是顧明城,顧行疆,顧為恒三個男人陪著去的,都在期待是一個女兒。

    顧為恒心想,以后他有妹妹了,他再也不是家里的老小了。

    顧念桐的出生是家里境況最好的時候,顧明城的經濟情況達到了頂峰,那是他最風光的時刻,海城顧明城,人人敬仰。

    三兒出生后,顧明城并沒有那么激動,他只是抱起三兒,感慨萬千。

    沒想到他顧明城和姜淑桐周折萬千,沒想到在有了兩個兒子后,竟然還有一個女兒,他相當知足。

    他俯下身去,親了姜淑桐一下,“謝謝了,老婆!”

    自從生了這個孩子,姜淑桐喂奶的時候又開始瘦,本來也不胖,后來想胖也胖不起來了。

    轉眼,三個孩子都大了,姜淑桐卻不老,顧明城神色之間更加從容穩健了,這些年,唯一的變化就是錢越來越多。

    他已經決定把顧為恒和顧念桐送去美國讀書。

    顧為恒讀哈佛,顧念桐讀私立高中。

    顧念桐偶然的一次回國去找她同學玩,從此開始了那場命定和顧家,苗家,南家三家人的交集!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