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兩千八百八十一章 他開始懷疑自己
    她一天到頭都看不到幾次他看到電視,他竟然在廚房里看電視?而且就算看電視,平板也不可能黑屏沒有一點聲音吧,不是應該是視頻播放界面才對么?

    腦海中一個念頭閃過,寧喬喬忽然明白了幾分,他該不是在看菜譜吧?

    “不可以嗎?”郁少漠冷著臉道。www.1kanshu.cc

    本來他想瞞著她,現在卻沒被她看到了,當然更不可能承認自己在看菜譜這種事。

    他語氣很不爽,寧喬喬也懶得和他說那么多,看了眼旁邊幾分準備好的菜,有些好奇地道:“你要炸薯條嗎?”

    “什么炸薯條?”郁少漠皺起眉。

    寧喬喬將那盤土豆條拿過來,道:“這個不是要炸薯條么,可是這個食物是高熱量啊,太不健康了,還是別做這個菜了吧。”

    話說完,寧喬喬忽然發現郁少漠表情有些不對勁,頓時反應過來什么,詫異地道:“你該不是想做土豆絲,但是把土豆條切得太大了吧?”

    郁少漠的俊臉頓時更難看了。

    果然她猜對了。

    “噗……”

    寧喬喬直接沒忍住笑噴了。

    “你笑什么?!”郁少漠俊臉陰森地盯著她。

    寧喬喬嘆了口氣,嘆了口氣道:“你以前是會做飯的,把那些都忘光了么?”

    郁少漠皺起眉,搖了搖頭:“沒有印象。”

    所以他才會把最簡單的切菜也弄成這樣,寧喬喬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將土豆條放下,拿起刀準備先處理魚。

    “給我。”郁少漠忽然道。

    “啊?”寧喬喬愣了下,轉過頭看了看他,道:“你不記得以前的事了,做起來不方便,還是我來做吧。”

    主要是她實在不想委屈自己的胃吃黑暗料理。

    郁少漠英眉微皺:“今天是我……體驗生活,所以我來做,你可以在旁邊教我。”

    他差點就把話全部說出了。

    “那好吧。”拗不過郁少漠,寧喬喬只好將刀遞給他。

    郁少漠走過去站在菜板前,拿著刀比劃了一下,準備下手切。

    “等一下!”寧喬喬叫住他:“你打算怎么做這條魚?不同的做法,切法也是不同的。”

    “還有這種講究?不是切了就行了么?”郁少漠皺眉。

    “當然不是,你先說你要做什么。”

    “……松鼠桂魚。”

    這么復雜有難度的菜么,寧喬喬挑了挑眉:“那你先把魚肉切成十字刀花。”

    郁少漠站著沒動。

    “你切啊。”寧喬喬等了一會,忍不住催促道。

    郁少漠皺了皺眉,冷著臉看著她:“什么叫十字刀花?”

    寧喬喬:“……”

    ……

    做飯的過程中,廚房里一直傳來寧喬喬的聲音:

    “等油熱了就可以將菜放下去了。”

    “快翻菜啊,要糊了!”

    “誒!你用那么大力氣干嘛,菜都被弄出去了!”

    “該放鹽了。”

    “……你放成糖了!天吶!你連糖和鹽都分不清嗎?!”

    “寧喬喬,出去!”郁少漠忍無可忍的聲音響起。

    寧喬喬有些無語的看了他一眼,明明是他弄錯了,竟然還趕她走,走就走!

    沒有她幫忙,看他還怎么做飯!

    寧喬喬轉身便朝外面走去。

    “站住!”

    走到門口,身后忽然傳來男人硬邦邦的聲音。

    “干嘛?”寧喬喬停下腳步,轉過頭看過去。

    郁少漠皺著眉瞥了她一眼,低沉的聲音有些不太自然:“接下來該放什么?”

    ……

    一小時后,五道菜終于完成。

    郁少漠坐在位置上,皺著眉不悅的看著餐桌,顯然這幾道菜的賣相不符合他的審美標準。

    寧喬喬倒是沒覺得有什么,拿起筷子道:“好了,可以開始吃了。”

    她挑了一些蔬菜送進嘴里,微微皺了皺眉,也沒說什么,咀嚼了幾下將菜咽下去,伸手去挑第二塊。

    “別吃了!”

    郁少漠皺起眉,大手伸過來一把握住她拿著筷子的手腕,俊臉有些陰沉:“我讓廚師重新給你做。”

    他看到她皺眉了,對她來說這些菜的味道并不好。

    在做菜之前,郁少漠很有自信,雖然他沒有這方面的記憶,但是認為憑自己的聰明才智照著菜譜做不成問題,但是沒想到自己過于自信了。

    寧喬喬愣了下,有些奇怪的看著他:“為什么不吃?你失憶后自己第一次做的東西,你不打算試試嗎?”

    郁少漠皺起眉,看著她沒說話。

    寧喬喬笑了笑,挑了一些菜放進他碗里,道:“你嘗嘗吧,雖然談不上是什么美味,但是我覺得還不至于到咽不下去的地步。”

    郁少漠看了她一眼,眼神沉了沉,看了眼碗里的菜,拿起筷子送進嘴里。

    如她所說,味道是真的不怎么樣,但是也不至于到難吃的想讓人吐出來。

    寧喬喬拿著筷子的手墊在下巴下面,看著他道:“現在你相信我說的話了吧,反正都已經做好了就將就吃吧,再說了,你知道現在幾點了么,要是等廚師重新做我會餓死的,都怪你,剛才我都說讓我來做了,你又不答應,非要你來做,現在好了吧……”

    她一邊說,一邊拿起筷子吃飯。

    郁少漠看了她一眼,俊臉有些陰沉,卻也沒說什么。

    寧喬喬后知后覺反應過來他沒說話,抬起頭見他沉默的吃著飯,眼里閃過一抹復雜的情緒。

    她忘了,這頓飯是他為她準備的,所以他才堅持要親自做。

    剛才她說的話貌似有些過分了。

    沒再說什么,寧喬喬低下頭繼續吃飯。

    誰也沒有再講話,餐桌上的氣氛很沉默。

    另一邊角落里。

    管家和幾個保鏢在暗中觀察情況。

    “凱斯管家,郁先生和小姐好像也沒有格外浪漫啊,這是怎么回事?”

    “沒有鮮花沒有紅酒,就連之前準備好的燭臺都被小姐收拾餐桌的時候拿走了,說好的浪漫的晚餐呢?”

    “郁先生廢了那么大的勁最后就是這個結果?”

    保鏢們議論紛紛,他們期待看到的是寧喬喬和郁少漠共進燭光晚餐的浪漫畫面,現在什么燭光浪漫都是浮云,只剩下晚餐了。

    凱斯朝餐廳看了一眼,冷笑一聲,繼續看著自己的手機。

    “管家,你怎么不發表意見?難道你一點都不關心嗎?”保鏢好奇地問道。

    “我在向傲少爺匯報,原本安排好的計劃全都被你們這兩個蠢貨毀了!要不是你們放小姐下樓,讓她沒了驚喜感,事情會變成這樣嗎?”凱斯氣憤不已地道。

    “不要呀管家,告狀這種事不符合你的身份!”

    “我們也是一片好心,誰知道結果是這樣。”

    ……

    “什么聲音?”

    聽到那邊角落里傳來的動靜,寧喬喬疑惑地看過去。

    郁少漠眼睛都沒眨一下,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吃飯。”

    寧喬喬看了看他,也沒說什么,低下頭繼續吃飯。

    人在餓的情況下,再不好吃的東西都是好吃的。

    雖然這些菜的味道和廚師們做的比起來差得遠,寧喬喬還是飽飽的吃了一餐,坐在沙發上拿起遙控器準備看電視。

    手里的遙控器忽然被搶走,寧喬喬抬起頭疑惑地看著郁少漠:“你干什么?”

    “出去走走。”

    郁少漠看著她道。

    “啊?”寧喬喬一怔,搖了搖頭:“不要,我不想出去,你自己去走吧。”

    “吃了飯就坐著,寧喬喬,你都快成了一頭豬了!”

    郁少漠忽然一把將她拽起來,帶著她朝外面走去。

    他才是一頭豬呢!

    寧喬喬沒好氣地瞪著他的背影。

    走出別墅,郁少漠帶著她朝大門外走去,此時天已經黑了,別墅區亮起一盞盞路燈,遠遠近近的一些建筑籠罩在燈光下,沒有風,路邊的數都變得非常安靜。

    寧喬喬跟在郁少漠身邊,心情有些恍惚,老實說距離上一次她這樣和他散步,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是不是一直都讓你很失望?”身邊忽然響起他低沉的聲音。

    “什么?”

    寧喬喬轉過頭疑惑地看著他。

    “我說,好像你從找到我后,一直以來對我的感覺都是失望。”郁少漠道。

    寧喬喬眼里閃過一抹錯愕,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的看著他。

    “為什么這樣看著我?”察覺到她的眼神,郁少漠轉頭朝她看過來。

    寧喬喬眨了眨眼,眼神疑惑地看著他:“郁少漠,你沒什么事吧?”

    郁少漠眉頭一皺:“我能有什么事?”

    寧喬喬更奇怪了:“沒事你干嘛要問我這種話?”

    郁少漠眼里閃過一抹不在自然的情緒,皺著眉轉過頭看向另一邊,低沉的聲音有些緊繃:“我只是忽然發現很多事情我都做不好,比如今晚的菜……”

    本來是想表現一下的,結果根本沒有他想要的效果。

    在做菜之前,郁少漠其實很自信,即便要面對陌生的公司事務,但是他接觸之后發現處理那些事情易如反掌,反倒是今天的事給了他挫敗感。

    寧喬喬眼神閃了閃,詫異地道:“你因為沒做好今天的菜就懷疑自己了?”

    她實在不覺得這是失憶后的郁少漠會干的事情。

    郁少漠皺起眉:“因為這和你平時吃的東西味道相差太多了。”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