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兩千九百三十八章 拍下來
    “咦~~~~~”

    百曉在一旁起哄:“來來來拍下來拍下來。”

    約書亞立刻遞上已經打開拍照功能的手機。

    司徒云涼在誰面前都很淡然,百曉拿著手機在一旁拍這難得一見的場面,寧喬喬卻是轉過頭有些好奇地看著郁少漠,之前久兒為難他,她想到他肯定會從司徒云涼身上找回來,卻沒想到他竟然會提這種要求,畢竟這種話有點……太不郁少漠了。

    很快,三分鐘過去。

    司徒云涼陰沉沉地瞥了眼郁少漠,淡聲道:“繼續。”

    又一輪真心話大冒險開始。

    這次,易拉罐卻是在云懿面前停住了。

    大家都愣了下,這云懿和郁少寒……貌似不能像他們這樣開玩笑。

    云懿看著面前的易拉罐瓶子,抬眸看向正好坐在她對面的司徒云涼,只見司徒云涼也淡淡地看著她,道:“選一個吧。”

    寧喬喬眼神一閃:“這……唔。”

    剛說了一個字,郁少漠將一個雞腿塞進她嘴里,注視著她道:“一直沒怎么吃東西,趁熱吃一點。”

    郁少漠的好意她當然不好拒絕,寧喬喬將雞腿拿下來,聽見云懿說道:“真心話吧。”

    寧喬喬松了口氣,選真心話就好,她真怕他們提出過分的要求,比如讓云懿去親郁少寒一下,雖然這樣的要求聽起來很不符合司徒云涼的身份。

    “那我就隨便問個問題。”司徒云涼停了一下,低沉的聲音波瀾不驚地道:“云小姐最近一次說謊是什么時候?”

    他語氣很正常,這個問題其實也沒什么,畢竟他和云懿不熟,司徒云涼也不是那種會八卦的問云懿‘你有多喜歡郁少寒’的人,就像是隨便提了一個問。

    但是聽在云懿耳里卻是完全不同,她抬眸看了眼司徒云涼,淡淡地道:“我沒說過謊。”

    “云小姐竟然是這么誠實的人,這么多年都沒說過謊?”司徒云涼道。

    云懿:“我失憶了,不記得以前的事,過去我有沒有說過謊不記得了,但是醒來后我沒有說過。”她停了一下,繼續道:“還有,你這已經是第二個問題了,是不是應該開始新一輪的游戲了?”

    司徒云涼:“你說的對,那就繼續吧。”

    游戲繼續,接下來分別是約書亞和百曉中招。

    最讓人驚奇的是百曉中招是因為約書亞喊停喊得太快,而約書亞在百曉選擇大冒險后,果斷要求百曉吻他一下,也是看得在場的觀眾們無語凝噎,倒是他自己一臉蕩漾。

    令人聞風喪膽的黑手黨老大變成這樣,寧喬喬簡直沒眼再看。

    ……

    又玩了幾輪,司徒云涼提出要去上洗手間,游戲便先暫停。

    “沒有水果了,我去取水果。”寧喬喬說道。

    “你坐著吧,我去取。”云懿站起身道。

    寧喬喬正要說不用,忽然想到云懿在他們這么多人中難免會不自在,讓她有點事做也好,便點頭同意了。

    別墅里。

    司徒云涼關掉水龍頭,抽了一張面巾紙將手擦干,轉身走出衛生間,忽然看到站在走廊上的女人,表情淡淡的:“云小姐。”

    他腳繼續朝前面走,沒有一絲要停留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

    就在兩人擦肩而過時,云懿聲音忽然響起,不同于剛才在花園里的平靜,冰冷的語氣有些凌厲。

    “嗯?”司徒云涼腳步停下,轉過頭微微挑眉:“云小姐是在和我說話?”

    云懿抿了抿唇:“道上赫赫有名的涼哥,你就不用再跟我裝傻了吧,你早就認出我來了,不是么?否則你跑步怎么會遇到我們的車,剛才還玩什么真心話大冒險,難道你那些話不是在試探我?”說著,她停了一下,聲音又冷了幾分,眼里多了幾抹殺意:“你到底想干什么?”

    司徒云涼表情淡淡的:“這話是不是應該我問你,你藏在郁少寒身邊又想干什么?大名鼎鼎的十一小姐。”

    十一小姐,是云懿在外面用的代號。

    云懿身體一僵,抬起頭望著他:“你告訴他了?”

    司徒云涼不答,也沒有跟她繼續說下去的興趣,語氣淡淡地道:“你最好早點從他身邊離開。”

    說完,他抬腳便走。

    他沒有說有沒有告訴郁少寒,而是要求她從郁少寒身邊離開,如果她不離開,他就會做什么……

    云懿腦子里一片混亂,血液里的殺心漸起,眼神定定的看著前面不遠處司徒云涼的背影,身體一動忽然閃電般沖了上去。

    察覺到身后那幾不可聞的腳步聲和一陣撲過來的殺氣,司徒云涼身體稍微往旁邊撤了一點,避開云懿攻擊的掌風,電光火石間兩人已經交手了十來招,各自退到一邊,中間隔開五六步距離。

    司徒云涼玩味的挑了挑眉,看著眼前眼神陰森的云懿:“你不是我的對手,上一次沒殺掉我,那就應該明白自己沒這個本事了,而且和我在這里動手你想清楚后果了么,只要我稍微弄出點動靜,外面的人都會進來,看到你做了什么,你確定要這樣做?”

    “……”

    云懿冷冷地盯著他,咬著牙沒說話。

    司徒云涼也沒再說什么,轉身朝外面走去。

    “我對郁少寒沒有惡意。”過了兩秒,身后忽然傳來云懿的聲音,司徒云涼腳步一頓,轉過頭,只見云懿握緊拳站在原地,定定的注視著他:“他救了我,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我沒想傷害他和任何人!”

    云懿雖然沒有把話說明,但是這話的意思基本上是:她不希望司徒云涼再在郁少寒面前說什么。

    “是么?”

    司徒云涼淡淡地道。

    “當然!”云懿上前一步,冰冷的眼神有些急切的看著他:“你可以去問、去查,如果我真的做了對他不好的事,隨便你怎么處置我!”

    她沒有想錯,果然,雖然已經過去了這么多年,司徒云涼還是記得她!

    而她不能也不敢讓郁少寒知道她曾經的那些事,如果他知道了……大概他會很反感厭惡她吧。

    “云小姐,你說笑了,我哪有那個立場來處置你。”司徒云涼淡淡地道。

    云懿瞳孔一縮,冰冷的聲音幾乎從牙縫中擠出來:“你到底想怎么樣!”

    如果司徒云涼不想管這件事,那他又何必要一再試探,而現在他試探了、引起了她的警覺,她甚至連軟話都說了,可是他又說他沒有立場管。

    云懿發誓,如果不是因為在這,她早就一刀捅上去了!

    “我不想怎么樣。”司徒云涼還是那副淡漠的神情,看著她道:“如果說我真的想怎么樣的話,那我大想勸你一句:有點自知之明;現在不是你想不想傷害他的問題,是你們云家要傷害他,這段時間他公司受得那些損失都是因為你,還有,等他知道了你的過去,你確定他還能接受你?”

    云懿瞳孔一縮,忽然有種窒息感籠罩著她。

    司徒云涼什么都沒再說,轉身離開了。

    云懿看著他背影越走越遠,忽然發出一陣猛烈的咳嗽聲,捂著脖子靠著墻喘著氣。

    ……

    下午,他們跟寧喬喬還有郁少漠告辭,走在回去的路上。

    這個時間的別墅靜悄悄的,只有微風吹動樹葉的聲音,所以前面的吵架聲顯得格外清晰。

    “我求求你了,這次是我真的錯了,你原諒我一次好不好?”

    “你每次都這么說,可是你有哪一次真的知道錯了?抱歉,我真的不想再繼續死循環下去,我們分手吧。”

    “就因為這樣一點小事你就要和我分手?你不愛我了嗎?”

    “珊娜,這真的不是小事。”

    “可是你說過你愛我的,你說過你永遠都不會離開我,你不是說我們永遠會在一起嗎?為什么你要騙我!為什么?!”

    “那是因為我說這些話的時候,不知道你會變成這樣。”

    “不,我不會和你分手的,我求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只見不遠處停著一輛車,一名穿著睡衣的年輕女人站在車門邊,緊緊抓著駕駛位里的男人,不讓他開車離開。

    “我求求你了,杰克,你再原諒我一次吧,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了,我不想和你分開……”

    似乎真的因為男人堅持要分手,女人嚇得哭了出來。

    云懿停下腳步看著他們,眼里閃過一抹復雜的情緒。

    “怎么了?”郁少寒也跟著她停下,轉過頭看著她道。

    云懿眼神一閃,抬起頭朝他笑了笑,壓低聲音道:“他們在吵架,我們還是先別過去了吧,不然會很尷尬的。”

    郁少寒也沒說什么,陪她站在原地。

    云懿看了看他,道:“郁先生,你下午還要去公司嗎?”

    郁少寒看了她一眼,輕輕搖了搖頭:“不去了。”

    云懿點頭:“哦,那公司里沒有需要你忙的事么?”

    郁少寒轉頭朝她看過來,眼神有些深:“云懿,有什么話你可以直接說。”

    “……”沉默了一會,云懿還是沒忍住,眼神閃了閃:“我想說……嗯,郁先生,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做錯了……或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你會不會原諒我一次?”

    郁少寒挑眉:“那要看你做的是什么了。”

    “……”

    云懿很想說,如果是殺人放火那種事呢。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