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1866章 收為仆人
    西恒郊外。www.1kanshu.cc

    趙家和玉虎集團的聯合車隊已經全部潰散。

    陳遇也沒有趕盡殺絕,畢竟先天級別的武者都死了,剩下來那些只是烏合之眾而已,成不了氣候,也不值得陳遇浪費力氣。

    陳遇拍拍手,解除了陣法,然后來到悠悠旋轉的玄明爐前面,用手拍了拍爐蓋,問道:搞定了沒有?

    爐蓋突然顫動,嗖地飛起。

    濃郁黑氣傾瀉而出,彌漫四周。

    老混球桀桀笑道:早就搞定了,我在陪那家伙玩呢。

    說話間,黑霧涌動,一個人影飛了出來,重重摔在地面上。

    正是之前被吸入爐中的富態老人。

    只不過現在的富態老人沒有了以前那種傲然霸氣,而是變得十分狼狽,臉上還掛著濃濃的恐懼。

    他的衣服已經變得破破爛爛,胸口位置還沾染著紅得發黑的血漬。

    他的臉色更是慘白如紙,雙目灰暗無神,瞳孔還隱隱悸動。

    可見他在玄明爐中時,遭受到了難以想象的打擊。

    摔落在地后,富態老人滾動了幾下,然后尖叫一聲,整個人蹦起來,卻不是發動攻勢,而是轉身就跑,想要逃走。

    但老混球桀桀桀地笑道:想逃?沒那么容易,你現在可是老子的玩具啊。

    說罷,兩道黑氣急速竄出,猶如兩條鞭子,纏住富態老人的腳腕,將他硬生生拖了回來。

    富態老人瘋狂掙扎,卻沒辦法掙脫,只能哀嚎慘叫,看上去凄慘可憐。

    陳遇看著有些心悸,問道:你到底對他做了什么?

    老混球得意地說道:沒什么,就是簡單折磨一下而已。

    簡單折磨一下能把堂堂混元歸虛境武者變成這個樣子?

    不信?要不你也來試試?老混球想要誘惑陳遇。

    陳遇一甩臉:免了。

    老混球拍拍手,說道:好了,我也玩膩了,現在就干掉他吧。

    富態老人一聽這話,身體劇烈顫抖,尖叫道:不、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可老混球是何等的鐵石心腸啊?給他機會的話,他甚至會毫不猶豫地把陳遇這個主人給干掉,更何況是一個陌生人?

    老混球獰笑著就要動手終結富態老人的性命。

    這時,陳遇突然開口:等等。

    老混球扭頭問道:等什么?

    陳遇說道:我來和他談談。

    說著,走到富態老人面前。

    富態老人躺在地上,滿臉恐懼。

    陳遇說道:喂,你想不想活?

    富態老人連連點頭:想,我想活!

    陳遇說道:那就跪下來,效忠于我。

    富態老人二話不說,當即爬起身,噗咚地跪倒在陳遇面前,用額頭死死地抵著地面,表示臣服。

    這般干脆,實在不像是一名混元歸虛境武者所應該有的傲骨。

    顯然,他在玄明爐中是真的被老混球折磨怕了,折磨得連尊嚴都喪失殆盡了。

    陳遇輕聲感慨道:果然,死亡是人類最大的恐懼啊。

    在死亡的陰影面前,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會選擇屈服。

    這一點,與修為深淺、實力高低無關。

    富態老人正是如此。

    陳遇想了想,自己的確需要一個混元歸虛級別的小弟,畢竟他很快就要返回江南。

    到時候,漢西省這邊就只剩下一個傅家了。

    不是陳遇信不過傅家的人,而是整個傅家也才三名武道先天而已,連一個混元歸虛都沒有,怎么鎮得住其它勢力啊?

    所以說,留下富態老人還是有好處的,至少可以幫忙穩定漢西省的局勢。

    想到這里,陳遇對富態老人說道:好,那就饒你一命,不過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手下的一條狗了,聽到沒有?

    是。富態老人以額觸地,表現出無比臣服的姿態。

    陳遇淡淡說道:抬起頭來。

    富態老人十分聽話地抬起頭,露出那張蒼白如紙的臉龐。

    陳遇抬起右手,伸出食指。

    指尖處,一滴鮮血滲出。

    然后,陳遇將那滴鮮血點在富態老人眉心處。

    血印!

    這是陳遇設下的主仆契約,直達靈魂深處。

    即便是老混球這種奇異靈體也無法掙脫這個束縛,更不要說一個小小的混元歸虛了。

    這時,老混球沖了過來,很不滿地叫道:喂喂喂,這家伙明明是老子的玩具,你搶了去,老子該怎么辦?

    陳遇瞥了他一眼,說道:放心,你的一百顆靈石,一顆都不會少。

    老混球叫道:這可不僅僅是靈石的問題!老子可是一個有原則的人,之前答應過要幫你干掉他的,可不能食言。

    一百二十顆。

    老子都說了,不是靈石的問題。

    一百五十。

    靠,你聽不懂老子的話嗎?

    唉。陳遇嘆了口氣,搖頭道:那算了。

    老混球一聽急了,趕緊變臉:誒誒誒,別算了呀。

    陳遇說道:你剛才不是說不是靈石的問題嗎?

    老混球嘿嘿笑道:的確不是靈石的問題,是靈石不夠多的問題啊。只要靈石夠多,不要說這小子了,就算是老子自己,也能賣給你。

    陳遇淡淡說道:你已經是我的東西了,不需要再買。

    老混球一聽這話,當場露出憤恨表情。

    可陳遇輕飄飄地瞥了它一眼,它又立馬變臉,干笑道:你說的對,的確不用買老子了。

    欺軟怕硬的性格,還是一如既往。

    老混球繼續說道:可你要買這小子呀,一個混元歸虛,少說也值三五百塊靈石吧?

    陳遇搖頭道:一百五十塊,你愛要不要。

    靠,他好歹是混元歸虛啊,哪有這么便宜?

    不賣算了,我把他還給你,你拿去殺了吧。陳遇一臉干脆地說道。

    ……老混球當然不愿意,如果是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它倒是可以考慮一下,但一個胖乎乎的糟老頭子,它要來干嘛?

    唉。老混球嘆了口氣,說道:好吧,一百五十塊就一百五十塊,賣給你了。

    一邊說著,一邊還狠狠瞪了富態老人一眼,仿佛在說:你丫也太不爭氣了,好歹是個混元歸虛,卻只值一百五十塊靈石,真是丟人。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