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卷 男人的征程 第2833章 這是個人才
    聽到白夜的話,蕭晨有些無語。

    猛龍過江?

    虧這家伙想得出來!

    而楚景田則身子一顫,差點從沙發邊緣出溜下來。

    五千人啊!

    現在動不動,就是五千人的陣營了?

    這五千人一人給他一拳,也能把他打爆了吧!

    瑟瑟發抖!

    旁邊的女秘書,也臉色煞白,這就是頂級大佬么?

    長見識了!

    “洪立平呢?他現在在哪?港城?還是龍海?”

    蕭晨沒理會白夜的‘猛龍過江’,看著楚景田,問道。

    “他最近在港城,我們都是通過電話聯系的。”

    楚景田回答道。

    “看來還真得去港城走一趟了。”

    蕭晨挑了挑眉頭,敢打他女人的主意,這事兒不可能就這么算了。

    想想龍宇軒,想想龍宮,最后被滅得連渣都不剩。

    洪立平也不能太輕松了!

    不死,也得讓他長長記性!

    “晨哥,你要親自出手?區區洪立平,區區洪家,值得你出手么?”

    白夜看著蕭晨,問道。

    聽到白夜的話,楚景田臉皮抖了抖,大佬就是大佬啊,聽聽,區區洪家……他在這樣的大佬面前,只能認慫啊!

    “有些人,還是要親自出手收拾比較好。”

    蕭晨輕笑一聲。

    “上次是火神斷了他的手,我覺得當時要是我親自出手的,他就不敢再惦記了。”

    “也是。”

    白夜想想,點點頭。

    “什么時候去,喊我一聲……這個我可以去!”

    “好。”

    蕭晨笑笑,看來去龍島沒帶白夜,這家伙耿耿于懷啊。

    “楚總,接下來,你知道該怎么做嗎?”

    “嗯?嗯嗯,知道,我馬上恢復牧小姐的工作,讓她舉辦演唱會……”

    楚景田忙說道。

    “不。”

    蕭晨搖搖頭。

    “不?”

    楚景田愣了一下,看看蕭晨。

    “那蕭爺您說,該怎么做?只要您吩咐,我一定照辦。”

    “跟牧曦雨解約吧。”

    蕭晨淡淡地說道。

    “啊?”

    聽到蕭晨的話,楚景田瞪大眼睛,解約?

    女秘書也眼皮一跳,牧曦雨可是他們公司最大的搖錢樹啊,解約了,那必定會受到影響。

    別的不說,光是捏著牧曦雨的合約……就有的是人或者公司來談合作。

    “怎么,不行?”

    蕭晨點上煙,吸了一口,緩聲問道。

    “不不……”

    雖然蕭晨語氣很淡,但楚景田依舊心里打了個冷顫。

    他覺得,他要是敢拒絕,等待他的,可能就是死。

    “蕭爺,我是覺得……牧小姐的事業發展,還是需要有個娛樂公司來幫忙策劃的,我們公司……”

    “不用,龍門集團已經成立娛樂公司,專門為曦雨服務,所以以后就不勞煩楚總操心了。”

    蕭晨打斷了楚景田的話,說道。

    “這……”

    楚景田看看蕭晨,還想說什么。

    “艸,楚景田,我晨哥是不是又給你臉了?還是你覺得龍江里缺你了?”

    不等楚景田再說什么,白夜拍了桌子。

    “不跟你計較為難牧女神的事情,你還在這兒嘰嘰歪歪的,真當我們不敢把你怎么著?”

    聽到白夜的話,楚景田身子一顫,冷汗下來了:“不不,我這也是為了牧小姐的事業考慮,既然蕭爺已經成立了娛樂公司,那我這邊肯定沒問題。”

    哪怕他這會兒,已經心疼得要死了,還是沒敢再啰嗦,更不敢拒絕蕭晨。

    除非他真的想死。

    要知道,洪立平也不是沒起過這個念頭,讓他把牧曦雨的合約拿出來。

    洪家的娛樂公司,也是非常牛逼。

    他不光要牧曦雨的人,還要……牧曦雨的人!

    也就是睡了,還得給他賺錢!

    不過這事兒給楚景田拒絕了,這是拔他的搖錢樹,那肯定不行啊!

    洪立平見他態度堅決,也就沒再提這茬,畢竟楚景田也不是軟柿子。

    真要是鬧起來了,那都沒什么好處。

    “嗯。”

    蕭晨見楚景田答應,滿意點頭。

    “龍門集團的娛樂公司,會派人過來與你談這件事情,到時候該多少違約金,就給多少違約金。”

    “不不,沒有違約金,牧小姐是蕭爺的紅顏知己,那就該在蕭爺的公司里。”

    楚景田忙搖頭,反正都已經肉疼了,會下金蛋的母雞都跑了,還要違約金干嘛啊!

    還不如賣蕭晨個面子,這樣的話,或許還能拉上點關系。

    再者……聽蕭晨和白夜這意思,洪家估計要完了。

    只要洪家完了,那洪家在他公司入股的這些錢,肯定也拿不回去了,就當牧曦雨的違約金算了。

    “一碼歸一碼。”

    蕭晨看著楚景田,緩聲道。

    “蕭爺,我做錯事了,也該接受懲罰……您大人大量,饒了我,那我不能不懂事兒!您要是非得給違約金,那我也只能把這筆錢給牧小姐了。”

    楚景田認真道。

    “要是都不要,這筆錢……就當牧小姐在我這公司入股了。”

    “呵呵,你倒是打得好算盤。”

    白夜看著楚景田,玩味兒一笑。

    讓牧曦雨在他公司入股?

    這不就是與牧曦雨還是綁在一起,跟牧曦雨綁在一起,那也相當于跟蕭晨綁在一起。

    以后,在龍海,誰還敢惹?

    可以說,這是個很精明的商人了,能讓自己在不利的處境下,為自己利益最大化。

    偏偏,誰都說不出什么來。

    聽到白夜的話,楚景田訕訕一笑,他知道瞞不過他們。

    “行吧,到時候違約金就當曦雨在你這兒入股了。”

    蕭晨想了想,緩緩說道。

    “雖然她離開你的公司了,但未來也可以繼續合作嘛。”

    “嗯嗯,我就是這意思。”

    楚景田心中一喜,趕忙說道。

    “多謝蕭爺給這個機會。”

    “呵呵,你送錢,還感謝我?”

    蕭晨笑笑,這個楚景田,比他想象中聰明、圓滑。

    既然這樣,那他也不介意給這個面子!

    “別人想給蕭爺送錢,都沒得機會。”

    楚景田姿態依舊很低。

    “蕭爺,以后有什么事情,您盡管吩咐就是了。”

    “給蕭爺弄兩個妞兒,要最火的那種。”

    白夜看著楚景田,說道。

    “啊?”

    聽到白夜的話,楚景田愣了一下,蕭晨則差點一巴掌拍過去。

    要什么妞兒啊!

    “別聽他瞎說,今天的事情,你應該知道該怎么跟洪立平說吧?”

    蕭晨看著楚景田,問道。

    “嗯嗯,知道,我今天沒有見過蕭爺,我什么都不知道。”

    楚景田忙說道。

    “不是。”

    蕭晨搖搖頭。

    “你告訴他,讓他洗干凈脖子,等著我。”

    “啊?”

    楚景田瞪大眼睛,告訴洪立平?

    隨即,他就不斷點頭,露出討好的笑容。

    “蕭爺厲害,也只有蕭爺這么厲害的人物,在要對付誰時,才會明擺著告訴他,讓他等待著蕭爺您的宣判。”

    “……”

    蕭晨看看楚景田,他發現這家伙,真的是個人才。

    “晨哥對付他?呵,你太看得起洪立平了。”

    白夜冷笑一聲。

    “順便把我的話也告訴他,五千龍門兄弟,隨時猛龍過江,滅了他洪家!”

    “這個……”

    楚景田瞄了眼蕭晨,見他沒有反對,點點頭。

    “好,我一定幫白大少把話帶到。”

    “晨哥,我們什么時候去港城?”

    白夜轉頭,看著蕭晨,問道。

    “我的大刀,已經有些饑渴難耐了……”

    “至于么?看來去龍島的時候,真該帶著你的,看看把你都饑渴成什么樣了。”

    蕭晨笑著說道。

    “可不嘛。”

    白夜點點頭。

    “那什么……蕭爺,白大少,龍島,是哪個會所啊?”

    楚景田看看蕭晨,再看看白夜,猶豫一下,問道。

    他挺好奇,能讓蕭晨和白夜這么說,應該質量很高了。

    “……”

    蕭晨和白夜齊齊無語,會所?他是怎么想到的!

    楚景田見兩人神色古怪,心里一哆嗦,不會是自己誤會了吧?

    不是會所?

    可他們剛才說的,又是饑渴又是干嘛的,聽著就像是會所啊。

    “會所你妹,我們是去會所的人么?我們都是純潔的人!”

    白夜瞪眼。

    “是是是,您純潔,我齷齪。”

    楚景田忙點頭,反正你老大,你說了算。

    “行了,該聊的都聊的差不多了,等龍門集團那邊的人來找你吧。”

    蕭晨喝了口茶,準備去找牧曦雨了。

    “蕭爺,那牧小姐的演唱會呢?什么時候?解約之前?還是之后?”

    楚景田看著蕭晨,問道。

    “演唱會應該是牧小姐最為關心的事情了……”

    “你知道,還敢無限期延后?多虧她的粉絲都理解她,沒有多少黑粉,換成別的歌手,這會兒早就完了。”

    白夜見楚景田還敢提這茬,瞪眼說道。

    “是是是,都是我的錯,可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壞事兒。”

    楚景田先是認慫,然后又認真幾分。

    “演唱會的話題始終沒有停止過,牧小姐的人氣,比之前更高了……因為惦記而不得,所以粉絲們對演唱會才更期待。”

    “這件事情,等我問問曦雨吧,她想什么時候就什么時候。”

    蕭晨想了想,說道。

    “嗯嗯,一切聽牧小姐的意思。”

    楚景田點點頭,他覺得還是有機會,讓雙方合作進一步加強的。

    因為演唱會的準備工作,都是他們公司在做,想要短時間內開演唱會,那就離不開他們公司,無論解約否。

    ——

    晚安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