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1268章 是不是你干的
    “老王他們帶著人趕過去,發現那個人躺在街頭的垃圾堆里頭,的確是李澤天,并且,他的身上有個優盤,里面有一段錄音,是他在說著他自己對你的仇恨,因為想要對你下手卻失敗,于是轉而開始把目標改成是我還有我肚里的孩子。www.25shu.com以及他從策劃到實施,對我下毒謀害我孩子的整個過程。等于是全盤地交待了。”

    “老王他們拿去找技術科鑒定和分析過了,那段錄音的確是李澤天本人的聲音,沒有合成和造假,就憑這段錄音,已經可以定李澤天的罪了。”

    “但是,李澤天人已經徹底的瘋了,所以人一旦靠近他稍微碰他一下,他都會嚇得大叫起來,包括隨時隨地都會突然失控大叫,或者是恨不得拿頭去撞墻。嘴里頭不停地喊著疼,喊著放過他,還有報應之類的。”

    “老王他們請了精神科的專家來鑒定過,目前的結果來看,已經可以判定李澤天為精神病,完全的神經失常,連最起碼的自理能力都沒有,已經不能稱之為一個正常人了。”

    “而且,他的癥狀跟一般的精神病人又不太一樣,他的感知神經似乎出現了某些問題,就是身體幾乎所有的部位,都會不停的會感覺到疼痛,不停地韓折騰,臉都扭曲變形了,要說是假裝那不可能。明明什么樣的接觸和傷害都沒有,但是他卻總是會感覺到劇烈的疼痛。”

    “專家的推測結果是這樣,但是卻找不到任何原因,因為根據檢查來看,他身上只有一些軟組織挫傷,腦部并沒有嚴重的傷害,暫時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而且,即使是按照之前接觸的案例來說,也沒有人是他這樣的癥狀。”

    “所以,即使是專家也根本沒有辦法解釋他為什么會突然間瘋掉,而且,瘋的這么的徹底。”

    張曉蕓說完,就死死地盯著王旭東,她的身體還是極度的虛弱,可是她的神情里頭還是那個無所畏懼的女警官。

    王旭東坐在床頭聽著張曉蕓說著,等她說完,他才淡淡地說著:“善惡到頭終有報,他對一個沒有出生的孩子用這么狠毒的手段,不管是死刑還是判個幾年,都未免太便宜他了,也只有這樣的下場,對于他來說是最合適的。”

    “王旭東。”張曉蕓看著他,眼神像是要刺穿他一樣:“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我知道除了你沒有別人,只有你,你有這個動機,他害死了我們的孩子,你恨他,所以要斬草除根永絕后患,你不會去殺人,一方面是因為那樣違法而且太明顯,最主要的是你覺得那樣太便宜他了。”

    “而且,你有這個作案時間,老王他們那么多人跟著你,卻被你甩掉了,這以后的時間里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沒有人能夠證明,而這個時間對你來說,對付區區一個李澤天是足夠了。”

    “最重要的是,只有你有這個能力。”張曉蕓盯著王旭東說著,“要說李澤天是他自己的原因,他就這么莫名其妙忽然間發了瘋,那我不會相信,也沒有人會相信,一定是發生了什么,有人用了什么手段給予了他非常強烈的刺激,所以才會導致他有這樣的結果。很可能這種手段非常的特殊,所以專家也檢查不出來。”

    “王旭東,不要不承認,只有你有這個能力。最起碼我不知道任何一個別的人有這個能力,而且跟李澤天有這么深的仇恨,要這樣去對他。對你來說,讓他生不如死比讓他死了更好,而且,這樣來說罪行也減輕了。”

    張曉蕓說著,就這么看著王旭東,像是要從他臉上找到答案。

    王旭東笑了,笑著拿出煙,想到張曉蕓的身體,又收了回去:“我也希望你說的都是真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我親手替我們的孩子報了仇。對于他這樣的人,的確是死有余辜,而我對他也只有無比的恨。”

    “但事實并不是這樣,首先我的確沒有這個能力,你也說了,就連精神科專家都找不出來原因,我要是有那么厲害的話,早就去做醫生了。事實上,我并不是全能的,我也想有你所想象的那么厲害,可是我并沒有。”

    “昨天我心情很不好,想一個人靜一靜,所以自己開著車瞎轉了大半夜,后面就回家去了。我沒有跟任何人說,就只有我自己,所以,我確實找不到人證,但是你如果非要說李澤天這個情況是我做的,同樣的你也找不到任何的證據。”

    王旭東平靜地看著張曉蕓:“可能,就如同李澤天他自己所說的那樣吧,報應,一切都是報應,也許是我們的孩子在冥冥當中為他自己報了仇。”

    張曉蕓皺著眉頭看著王旭東:“王旭東,你說這話你自己信嗎?報應?如果真有報應,那老天就該有眼就不會讓這一切發生。”

    “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話你拿來對我說,是對我撒謊和欺騙成了習慣了嗎?”

    王旭東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刀子狠狠地扎了一下,他沉默了一會才說道:“曉蕓,我不明白我做錯了什么讓你對我有這么深的誤會,但是我們相處這么久,我真的沒有欺騙你沒有對你撒謊。如果可以,我都情愿把我一顆心掏出來捧給你看。”

    “李澤天發瘋也好,變傻也好,死了也好,跟我沒有關系。你可以認為是我干的,我也說不是我干的,我們所缺乏的都是證據,只要你能夠找到證據,哪怕不是我干的我也承認,但是你如果找不到證據,就算是我干的,我說不是,你也一樣沒有任何辦法。”

    “你是警察,不是新聞記者,你是靠證據說話,而不是靠言語靠猜測靠輿論的力量去改變事情的結果和走向。”

    “如果你真的認定這事是我干的,或者說你需要找一個人來對這個事情負責,如果你覺得這個人是我,你需要我對這件事情負責,那我也可以去承認,去對所有人說,是我把李澤天弄瘋的。”

    張曉蕓呆呆地看著王旭東,眼神非常的復雜,好一會才重新開口:“王旭東,我們是夫妻,我不希望你有隱瞞我的地方,特別是在這件事情上面。因為我也想為我們的孩子報仇,我也想親手殺了他,不,我想一刀一刀把他的肉割下來,我想讓他也嘗一嘗,生不如死的痛苦滋味。”

    從事情發生到現在,張曉蕓一直都像是活在一層冰冷的殼里頭,看起來非常的平靜也非常的堅強,但是卻完全地失去了以往的熱情,像是完全沒有了感情。

    只有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她的眼淚終于慢慢地流下來,顯然是再也沒有辦法撐下去。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