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前往孫掌門落腳地
    看禿鷹將幾人帶走,然后秦澤來到前面的收銀臺,安撫了幾名員工幾句,然后又掏出了一點錢作為補償,這才憂心忡忡的回到了家。www.25shu.com

    本來還僥幸的以為,這次是撞了大運,能通過趙勇亮的關系,很快將孫掌門給找到,但卻沒有想到,好事竟然被上級領導給攪合了。

    家中,秦澤心情郁悶到了極點,也沒有到醫院去上班。

    第二天上午,起床之后簡單洗漱了一番,秦澤便拿著外套出了家門。

    剛出門,就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過來。

    看到兩人之后,秦澤緊繃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連忙喊道:“王大哥,孫大哥,你們怎么過來了?”

    對面走來的兩人,正是孫浩和王天明。

    “過來看看你。”

    孫浩笑了笑問道:“老板,你這是準備去哪里?”

    “去找孫掌門。”秦澤淡淡的說。

    “好,那我們兩個和你一起。”孫浩豪爽的說。

    “是呀老板,帶上我們兩個一起,多個人多個幫手。”王天明也復合道。

    “好,好,那就一起。”

    秦澤點了點頭,應了一句,然后便拿出手機,撥通了禿鷹的電話,讓他再多派幾個人手過來。

    沒有多長時間,禿鷹便派了五人趕來,經過大家一番商量之后,決定兩兩分頭行動。

    這一天,就這樣忙忙碌碌的開始了,可是一直到了天黑,都沒有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越找秦澤的心情越糟糕,心中更是心急如焚,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一旁的孫浩看秦澤心神不寧,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放心了,只要我們堅持不懈,就一定能找到孫掌門的藏身之處,我相信,不久的將來,趙剛大哥和司機兄弟的仇我們

    都會給報了。”

    聽到趙剛和司機兄弟的名字,秦澤的心頭宛如針扎了一樣痛,雙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瞬間,煩躁的心情平靜了下來,更加堅定了,要尋找孫掌門的信念。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不覺的兩天時間已經過去,秦澤剛準備開口給禿鷹說些什么,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看了一下是趙勇亮打來的,秦澤毫不猶豫的接通電話。

    “喂,趙大哥,怎么了?”

    “兄弟,有好消息了。”

    電話那頭的趙勇亮說話無比的興奮,“怪不得我們費了那么大的勁,都沒有找到那小子,你知道孫掌門躲在哪里嗎?”

    “不知道。”秦澤滿臉迷茫,搖了搖頭問。

    “雖然這家伙確實是在你說的那幾個區域之中的一個,但要不是我手下的可靠人給我匯報,咱們就算再找個五天五夜,也找不到那家伙!”趙勇亮笑呵呵的說。

    聽到趙勇亮的話,秦澤心中不由一喜,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急忙說道:“趙大哥,你現在在哪里?我這就去找你。”

    因為他知道,關于這件事情,不是電話里一句兩句就能說得清的,所以索性前去問個明白。

    “我現在就準備朝那小子的藏身之地趕去,你現在在哪?我剛好過去捎上你一起。”

    “好的……”

    兩人約定見面的地址以后,秦澤等人便在路口等趙勇亮。

    過了沒多久,趙勇亮便開了一輛銀色的面包車呼嘯而來,怕走路風聲,這輛面包車是特意借來的,車上除了趙勇亮意外,并沒有其余的人。

    秦澤,禿鷹和孫浩上車后,趙勇亮就開著車子趕快離去,直接朝目的地趕去。

    車上,秦澤故意問趙勇亮,孫掌門躲身之處在哪里,但趙勇亮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呵呵一笑,說一會兒就到了。

    緊接著,趙勇亮開著車,帶著秦澤等人朝南郊的方向走去。

    越走越偏僻,并且這里的建筑一個比一個破,路面上的行人也穿的土里土氣,看這裝扮,大都是外鄉務工人員。

    又走了一段之后,秦澤瞬間恍然大悟,看著窗外笑了笑說道:“哦,我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南郊的一個城中村,可是前段聽說這里準備拆遷了呀!”

    “不錯,這個地方的確是城中村,并且這里的住房,也都算是危樓了,確實在拆遷范圍之內。”

    趙勇亮扭頭,看了一眼副駕駛上的秦澤說道:“兄弟,你是不是也沒有想到,那家伙竟然會躲在這種地方?”

    “的確是。”

    秦澤扯了扯嘴角,滿臉的無奈,怪不得他們在市里搜索了這么幾天,一直沒有找到孫掌門的下落。

    不過這也不怪他們,又有誰會能想到,堂堂的玉佛門掌門,竟然會躲藏在這種拆遷房里呢。

    但在往好的方面想,這也足夠看得出,孫掌門確實是被秦澤瘋狂的舉動,給嚇到了,為了生命,不惜屈尊。

    趙勇亮將車開到城中村口便停了下來,因為再往里面走,都是狹窄的步行路,人流量也比較大,開車顯然不好走。

    于是,停好車之后,趙勇亮便帶著秦澤等人朝里面走去。

    擔心其余的兄弟過來找不到地方,趙勇亮特地從隊里叫了一名,比較信得過的手下過來,守在這里等著,以便給他們帶路。

    趙勇亮帶著秦澤等人,繞過了好幾道步行街,這才來到了一個廢舊的住宅區。

    只見這里面的房子,全都是用一層的小平房,低矮低矮的,并且還有很多都已經塌陷,從外面看去,里面黑咕隆咚的,根本不像有人居住的地方。

    趙勇亮帶著秦澤等人,繼續朝前面的走去。

    剛走到一個破舊小區門口,就看到一旁站了兩名,身穿黑色運動裝的男子,男子的手臂上都刺著一條長長的龍。

    看到趙勇亮和秦澤們走來,兩名男子幫忙上前,笑呵呵的打招呼。

    “趙局,你來了?”

    “嗯。”

    趙勇亮點了點頭,然后將目光看向秦澤等人,一一給兩名男子介紹了一番。

    隨即,又給秦澤等人介紹了兩名男子。

    “各位兄弟們好。”

    小劉和小張趕緊給秦澤等人打招呼,不難看出,這兩名男子對趙勇亮,是十分尊重的。

    “兄弟,這兩個就是我的線人,今天就是他們發現了,孫掌門蹤跡的!”

    趙勇亮對著秦澤說了一句,然后有慌忙看著小劉和小張問道:“那家伙人呢?沒跑吧?”

    “沒有,沒有。”

    小張搖了搖頭,幫忙說道:“我們兩個一直在盯著呢,看上去里面的人不少。”

    說著,小張指了指小區里面,領著秦澤等人繼續朝里面走去。

    其實這幾天來,趙勇亮并沒有放棄尋找孫掌門,除了讓單位那些信得過的同事搜查,還特意找了一些,市面上的地痞流氓等人,也讓他們留意一下孫掌門的下落。

    而這正是一個巴結趙勇亮的好機會,這些混混們豈能放過,就無比賣力的查找了起來。

    聽說,為了找孫掌門一伙人,小張這一群混混,三天三夜都沒有睡覺了……

    趙勇亮也沒有想到,自己也就這么隨口一說,這些混混竟然會這么上心,并且這么快找到了孫掌門的下落。

    “這小區里面住的人,出來進去開的都是好車,就在他們住進來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他們……”

    “剛好前幾天趙局打電話說,局里正在一幫逃犯,讓我私下也留意一下,我看這些人每天都神出鬼沒的,便覺得他們有很大的嫌疑,就一直守在這里。”“可是一直守了兩天兩夜,也沒有發現趙局說的那個人,迫于無奈,我就讓手下的小弟偽裝成送外賣的,進去了三次之后,這才意外的發現,里面有個三十多歲的男子,正

    是趙局要抓捕的人……”

    “好,好,小張,小劉,這次你們可立了大功了,回頭老哥記你們一功。”

    趙勇亮開心一笑,拍了拍小張和小劉的肩膀,滿臉贊賞的說。

    聽到趙勇亮的話,小張和小劉笑得嬉笑眼開,畢恭畢敬的說道:“趙局,你客氣了,能為你效勞,那是兄弟們的榮幸,應該的,應該的。”

    “是的趙局,能為你辦事,是我們的榮幸。”

    看著小張和小劉,秦澤也不由笑了起來,感覺這兩個人還有點腦子,隨即又問道:“你們剛才說,這里面有不少人,大概有多少?”

    “少說也有三十幾個。”

    小張說了一句,然后看了看秦澤和趙勇亮身后也沒有跟幾個兄弟,便立刻說道:

    “趙局,實在不行的話,我就把我手下的那群兄弟們給叫來,不是我吹牛,最起碼能叫來兩百人。”

    “里面那幫頂多三十幾個人,等一下不用我們動手,就算是嚇唬,也給他們嚇唬住了,你等下只要抓人就好了!”

    聽到小張說的話,秦澤無語的搖搖頭,別說兩百個人,就算是兩千個人一起上,也未必是玉佛門人的對手。

    毫不夸張的說,人家只要輕輕松松的動動手指頭,小張等人就會半死不活,勢力懸殊實在太大了。

    但玉佛門人的實力,常人是根本想想不到的。

    “不用了,小張兄弟,你的好意,我和趙大哥心領了。”

    不管怎么說,秦澤感覺小張和小劉挺講義氣的,笑了笑說道。

    “那行,有需要盡管開口,我的那幫兄弟隨叫隨到。”“好,好。”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