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七百二十章 前輩?
    “師父,好像真的打死了。www.1kanshu.cc

    敖玉烈遙遙相望無頭尸體,感受不到上面有任何生機。

    不應當啊,你個牛逼哄哄的奇跡之王,結果就這種水平?

    從艾薩克吊打勇者的姿態來看,這個家伙搞不好可以跟豬八戒五五開,沒那么容易死才對。

    四天王和傳訊員也是面面相覷。

    剛才在勇者被吊打的過程中,他們基本已經做好了陣營選擇,毫無疑問,選擇如今光頭,原版最正宗的魔王是最正確的選擇。

    魔族嘛,臣服強者,不寒磣。

    更別說,強者原本就是他們應該效忠的對象,頓時就更加理直氣壯了。

    結果沒想到,魔王身邊的另一個奇跡之王,反手就被人爆了腦袋。

    你丫原來這么弱?

    不是,是阿努比斯大人居然這么強?!

    確認過眼神,他們永遠都是阿努比斯大人最忠誠的部下!

    直到阿努比斯大人的死亡,嗯,沒錯,就是這樣。

    畢竟奇跡之王嘛,不能活太久。

    到時候改換門庭,不寒磣。

    “好像還真的死了。”唐洛說道,“真的這么弱?”

    話音剛落,沒頭的艾薩克突然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依然保持著無頭的狀態,他伸手在自己脖子上方摸來摸去,沒能摸到自己的腦袋。

    “你把我的頭給毀了!”

    通過某種特殊的空氣共鳴震動,艾薩克“開口”說道。

    “能說話,很好。你是誰?”唐洛問道。

    “該死的小鬼,你會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無頭艾薩克消失無蹤,速度比剛才快了不止十倍,偏偏沒有剛才高速移動帶出來的呼嘯之風。

    悄無聲息劍,他出現在唐洛身前,一拳砸了下去。

    唐洛看向艾薩克,玄金不滅身形成無形的防護。

    艾薩克的拳頭停在唐洛面前十厘米遠的地方,從拳面開始,寸寸崩裂消解。

    不是化作一團血肉,而是直接化作粉末,仿若是枯骨風化。

    跟唐洛的防御無關,純粹是這條手臂無法承受這一拳的力量。

    一拳打掉自己整條右臂,艾薩克顯然是動了真火。

    只可惜,沒有任何作用。

    唐洛連手指都沒有抬一下,依靠在魔王王座上,就這么看著艾薩克。

    “轟!”

    第二拳,打出了聲音,像是一聲炸雷回蕩在房間中。

    四個天王外加一個傳訊員臉色一白,口鼻耳朵中涌出鮮血,當場昏迷過去。

    敖玉烈露出燦爛的笑容,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師父果然還是愛我的,我是師父最寵愛的弟子!

    第二拳報銷掉艾薩克另一條手臂,同樣化作灰白色的粉末飄揚。

    艾薩克不依不饒,雙腳踢出。

    沒有任何變化,甚至連不滅玄金身的輪廓都沒能踢出來,艾薩克頓時成為了一個沒有四肢和腦袋的人。

    他懸浮在半空中,無形的力量維持著身軀:“不得不承認,在一群小鬼中,你的實力不錯。”

    態度略微改變。

    “你是神魔行走?”唐洛看著艾薩克。

    “呵,自以為是,不知所謂的稱呼。”艾薩克的笑聲帶著無邊的自傲。

    看得出來,他知曉唐洛他們的“真實身份”。

    知道神魔行走這群特殊的存在。

    但他對神魔行走不屑一顧,其態度高高在上,還要超過一些神魔行走對任務世界土著的態度。

    偏偏自己把自己打成了人棍,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同時,他也否認了自己是神魔行走。

    “師父,會不會是上次那個吸血鬼,叫什么來著。”敖玉烈說道。

    他想起來遇到的那位該隱斯特,從神魔游戲中脫離的神魔行走。

    唐洛伸手:“看來,我們遇到‘前輩’了。”

    眼前的艾薩克,絕對不可能是這個任務世界的原住民,他稱呼唐洛他們為“沒有破殼的小東西”。

    目前神魔行走中,最“古老”的人,便是宙斯、奧丁、姜尚還有赤精道人。

    可就算是他們,在現實世界的年紀,實際上也不過百來歲而已。

    在他們之前,還有神魔行走存在,并且留下了“武林神話”這一組織的傳承。

    神魔行走的任務不會一直永無止境地持續下去,五十次的任務可能就是終點。

    那么,終點之后會是什么?

    那些曾經強大的神魔行走,又去了什么地方?

    總不能所有的神魔行走,都死在了任務世界和“任務失敗”中吧。

    該隱斯特的出現,給了一個答案。

    但這個答案并不“正確”,該隱斯特是借助了源之力,從神魔游戲中脫離——用他的話,是從某個不可言說“歸墟”離開。

    同時他本人依然被神魔游戲“看”著,盡力躲藏著。

    還分出了很大一部分力量壯士斷腕,特殊的現實任務,那腐敗之血就是該隱斯特的“斷臂”。

    那讓該隱斯特恐懼,不可言說的歸墟之地,到底是任務失敗次數達到上限的懲罰之地,還是神魔行走的最終歸宿?

    艾薩克的出現,讓原本的推測,變成了答案。

    或許,那些任務失敗達到次數上限的神魔行走,并沒有真正死亡。

    而是跟該隱斯特一樣,去了歸墟,接受失敗的懲罰。

    而真正通關了神魔游戲的神魔行走,便是眼前的“艾薩克”!

    當然,他們的稱呼,未必就叫神魔行走。

    神魔行走是唐洛他們這代神魔行走起的名字,武林神話留下的一些東西中,也沒有對神魔行走進行什么額外的稱呼。

    唐洛伸手抓向艾薩克。

    非常輕松地抓住眼前漂浮的殘軀,但同時,那殘軀也化作了一團灰燼。

    “跑了啊。”敖玉烈有些失望。

    “沒跑。”唐洛說道,“他中了我的生死佛國。”

    他站起來,蜷縮在唐洛腿邊的哮天犬“喵嗚”一聲,跳到地上。

    “這次任務隨意吧。”有失敗次數,就是這么任性,唐洛沖天而起。

    從豬八戒兩人撞出來的大洞中離開。

    “我們干什么?”敖玉烈看向哮天犬。

    師父追以前的神魔行走,二師兄打魔王,他也應該動起來,發揮一點作用才對。

    “哈!”敖玉烈猛地一拍手,“狗子,我們去追勇者!”

    那個勇者,大有問題!

    艾薩克作為成功完成神魔游戲的先行者,對唐洛他們這些沒有破殼的小東西不屑一顧。

    卻對勇者這個土著打打殺殺,打了他一頓后又刻意放過他。

    敖玉烈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勇者有問題。

    這個時候,就應該跟上勇者,隨時匯報動向。

    如果勇者爆種時間已經結束,還可以湊上去把人打一頓,再問出點什么來。

    你個濃眉大眼的,隱藏很深啊!

    為什么是打一頓,再問呢?

    因為不打就問,勇者肯定不會回答,自然要先打再問,這是大家很熟悉的基本流程。

    敖玉烈和狗子愉快地追擊勇者去了。

    勇者跑路的速度很快,這個時候早就跑得沒影了。

    不過沒關系,相處中,他的味道已經被哮天犬記住。

    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把自己埋進地下一萬米,也會被哮天犬給刨出來。

    “果然妹子也沒有了。”

    在另一個房間的影和梅林,沒有出乎意料,也消失不見。

    敖玉烈腦補一下,很難想象勇者是怎么把三個妹子一塊帶走的。

    難道是一股腦全部抗在肩膀疊羅漢?

    那還真是男人的肩膀,承受力遠比想象中的要強。

    也有可能是肩頭扛一個,背上背一個,還有一個……夾著跑?

    很快,敖玉烈就來到了亞瑟大叔所在的地方。

    第三天王自然已經脫困,現在昏迷在“主舞臺”中。

    亞瑟這位斷后的大叔,有一半的身軀依然被困在寒冰中,保持著和伊拉對抗的姿勢。

    估計還要很長一段時間才可以徹底解凍。

    “有三個妹子了,實在沒有辦法再帶上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這是非常合情合理的。”敖玉烈嘀咕一句,從亞瑟身邊走過,追尋單純不做作的真男人勇者留下的軌跡而去。

    魔王城的高空中。

    兩道殘影不斷飛行撞擊,魔王阿克蒙偶爾停下來,釋放幾個威力不俗的遠程攻擊魔法,和豬八戒戰得難解難分。

    五五開之勢非常明顯。

    可以看到,豬八戒和阿克蒙一樣,都是赤手空拳,用拳頭作為武器,沒有掏出九齒釘耙。

    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來,這是表面的五五開,虛假的五五開。

    豬八戒沒有認真。

    阿克蒙的進步是挺大的,還要勝過目前拿著勇者之劍的勇者。

    擊敗敖玉烈更是不成問題,可遇到豬八戒就有些不夠看了。

    豬八戒一邊應付著這個走上魔王之路的真·魔王,一邊和沙悟凈聊天:“師弟,你要不要出來打一打?很久都不活動沒關系嗎?”

    “不用,二師兄,我很好。”沙悟凈拒絕。

    最為器靈,這樣的戰斗其實對他幫助不大。

    “哎呀,你這樣老是宅著,對身體不好,應該多出來活動活動。”豬八戒勸道。

    其實就是想要偷懶。

    沙師弟實力比不上阿克蒙,但身為琉璃凈衣器靈,防御力驚人,抗住阿克蒙的攻擊沒什么問題。

    他豬八戒就可以接著“鍛煉師弟”的之名,名正言順偷懶了。

    身為出家人,豬八戒是個另類,一點都不喜歡打打殺殺。

    “二師兄,如果你不想打的話,我可以幫忙。”老實孩子沙悟凈有話直說。

    “說什么呢,我是給你鍛煉的機會。”豬八戒義正言辭。

    大師兄不在的日子里,他必須要頂上去——至少表面功夫要做足。

    不然以后大師兄問起來,來一句“呆子你又偷懶了”,變著法子折騰他就不好了。

    盡管他是師父最寵愛的弟子,可大師兄自帶回歸buff,師父多半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不能為了現在犧牲將來。

    這點前瞻性必須有。

    “轟!”

    有前瞻性的豬八戒墜入到黑森林中,大片樹木倒下,一道巨大的溝壑出現在森林中。

    “什么情況?”豬八戒瞪大眼睛,“他怎么突然變強了,師弟你沒事吧?”

    沙悟凈浮現在他身前,身軀微微顫抖著:“無事。”

    正聊天,魔王突然大爆發,將他和沙悟凈一同打落天空。

    “哼,沒想到你這么入戲,早知道我不用這么相信了。”

    高空中,艾薩克活動著雙手,對于這個新身軀非常滿意。

    怎么說也是勇者的宿敵,魔王身軀的強度不是老爺爺能比的,多少可以發揮出他一點實力。

    “先解決了那個小鬼,連蛋殼都沒破,也敢……”

    “轟!”

    一聲巨響,有著魔王之軀的艾薩克消失不見。

    遠處一座山峰緩緩傾斜倒下。

    唐洛伸手抓住艾薩克的腦袋,將其按在山體中,帶著巨大的山峰倒塌。

    恰好擋住高速前進的勇者。

    勇者緊握勇者之劍,抬頭,看到漫天煙塵中。

    阿努比斯抓著魔王的腦袋,像是拖著一條死狗,順著最新形成的下山路走過來。

    “肯,告訴我,你的身份又是什么?”

    對方露出和以前一樣,略帶“慈祥”的笑容。

    勇者心中警鈴大作,手中的勇者之劍瘋狂蜂鳴。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