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1865章 阮家雙雄
    陳遇還是報上了李登堂這個名號。www.25shu.com

    腳下的阮一鳴聽到這話,心中冰涼。

    這家伙又想要坑騙他們阮家嗎?

    不!

    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阮一鳴的雙眼通紅,流露出瘋狂的神色,然后拼盡全力地大叫道:爺爺,不要相——

    結果話還沒說完呢,陳遇的腳就猛地用力。

    一個磅礴力量傾瀉而出,灌入阮一鳴體內,將他的五臟六腑絞了個稀巴爛。

    嗚哇——

    阮一鳴慘叫一聲,口吐黑血,然后雙眼逐漸暗淡,生機也飛快流逝,最終變成一具尸體。

    電話那頭。

    阮家那位老太爺聽到自己孫兒的尖叫聲,心急如焚,怒吼道:李登堂,你對一鳴做了什么?

    陳明淡淡說道:沒什么,只是殺了他而已。

    你說什么?阮家老爺子徹底驚住了。

    沒聽清嗎?那我就再說一遍好了,我說——阮一鳴已經被我殺掉了,變成一具尸體。

    你!!

    即便是隔著電話,陳遇也能清晰感應到對方的滔天憤怒與瘋狂殺機。

    陳遇卻不以為意,平靜地說道:另外再告訴你,楊家、趙家和玉虎集團的人全部都完蛋了。想殺我的話,還得你們自己來才行。當然,前提是你們要有那個本事。

    電話那頭瘋狂咆哮道:李登堂!老朽不殺你,誓不為人!

    陳遇說道:那就來吧,我在西恒市等你。

    說著,掛斷了電話。

    ……

    漢中省,漢京市。

    一棟豪華的別墅里,一個明亮的房間內。

    可惡!!

    阮家的頂梁柱阮鎮海猛地收攏手掌。

    啪的一聲,手機直接粉碎。

    但只有這樣,還不足以發泄他的滔天憤怒。

    啊啊啊啊!李登堂,老朽要將你碎尸萬段!!

    伴隨咆哮,瘋狂殺機席卷四周。

    房間里的一切都被震成齏粉。

    整棟別墅都劇烈顫動起來。

    這時,房門打開。

    一個下人急急忙忙地沖進來,滿臉慌張地問道:老爺子,您這是怎么了?

    !!阮鎮海猛地甩頭,一雙瘋狂的眼睛鎖定了這個下人。

    下人心頭一驚,剛想說話。

    阮鎮海陡然抬手,隔空一捏。

    嘭!

    下人的腦袋當場炸開。

    血肉飛濺,無比殘忍。

    聞著空氣中彌漫的血腥味道,阮鎮海稍微清醒了一些。

    可心中的怒火還是高漲,不斷燃燒著他的身軀,讓他殺心熾盛。

    這時,門口處又出現一道身影。

    阮鎮海下意識地抬手一揮。

    一股無比狂暴的混元之氣席卷而去,威勢驚人。

    別說普通人了,就連先天級別的武者如果被正面擊中,估計也會當場死亡。

    可那道身影卻僅僅是遞出一只手掌,就輕而易舉地將這股狂暴之氣消泯于無形。

    能做到這種程度的,只有混元歸虛!

    阮鎮海仔細一看。

    來人正是自己的弟弟,與他同為阮家兩大支柱的阮鎮濤。

    阮鎮濤大步走入房間,疑惑問道:大哥,您怎么了?為何如此狂躁?

    阮鎮海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心中的嗜殺之意,咬牙切齒地說道:一鳴他們的行動失敗了。

    阮鎮濤皺起眉頭:就算是這樣,也不值得您這么動氣啊。

    阮鎮海說道:楊家、趙家和玉虎集團的人,估計都覆滅了。

    阮鎮濤的表情變得凝重:兩個混元歸虛,再加上趙知秋這個精通陣法的混元之下第一人,也搞不定區區一個李登堂嗎?

    沒錯。

    哼,真是一群廢物。算了,既然是廢物,死就死了吧,沒什么可惜的。

    阮鎮海雙目泛紅,惡狠狠地說道:那群廢物死了,我自然不會心疼可惜。只是……

    阮鎮濤心中升起不詳的預感:只是什么?

    阮鎮海攥緊雙拳,嘴唇顫抖地說道:只是……一鳴啊!一鳴也死了!

    你說什么?

    阮鎮濤心中巨震,臉上也露出了難以言容的憤怒。

    這怎么可能呢?一鳴身上有您給的玉佩,相當于您的全盛一擊,即便殺不死對方,也應該能換來逃跑的機會才對。

    別說不可能了!剛才我在電話中,真真切切地聽到了一鳴慘叫的聲音!

    電話?誰打來的?

    阮鎮海神色怨毒地說道:那個李登堂!

    阮鎮濤瞳孔收縮:是他?不對啊,以那家伙的實力,怎么殺得了楊家、趙家和玉虎集團那么多人呢?

    阮鎮海惱怒道:你問我,我怎么知道?

    唉,大哥你別急,事情還沒弄清楚呢。

    一鳴都死了,我能不急嗎?無論如何,我都要去西恒市一趟,弄清楚狀況。若是假的,直接把那個敢戲弄我的李登堂宰了。若是真的,我就把他碎尸萬段挫骨揚灰!

    阮鎮海氣極怒極,直接沖天而起,撞破了好幾層天花板,貫穿整棟別墅,來到了半空。

    阮鎮濤急眼了,趕緊跟上,攔住阮鎮海:大哥,不要沖動!

    阮鎮海怒道:閃開,不要攔我!我非把那李登堂活剮了不可!

    阮鎮濤說道:你就算真想去漢西省,也不能這么去啊。

    怎么不能?這樣最快!

    哎呀,漢京到西恒市足足有七百多公里,你直接飛過去要耗損多少精力和元氣啊?若是對方真的設下什么陷阱,以逸待勞,你該怎么辦?

    老子會怕他們?

    對對對,我知道你厲害,但你想啊,對方能連滅楊家、趙家和玉虎集團,實力肯定不簡單。貿然前去的話,只會給對方機會。

    阮鎮海神色陰沉,不過總算恢復了一點理智,問道:那你說,怎么辦?

    阮鎮濤沉聲道:很簡單,坐車去,我和你一起。

    阮鎮海皺起眉頭:你也去?

    阮鎮濤點頭:當然。對方故意打電話過來,肯定有什么詭計,我不放心你,要去就一起去,我們兄弟同進退!

    那漢京這邊?

    管他呢!一鳴現在生死未卜,哪還有閑心關心那個。

    阮鎮海神色緩和了一些。

    好!那我們就一起去!把那個該死的家伙,碎尸萬段!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